国内新闻翻译

英国家庭收留乌克兰难民,10天后相恋8年的男友和难民跑了


(观察者网讯)“我决定在别人急需帮助的时候给他们提供一个栖身之所,这是一件正确的事情。但索菲亚就是这样报答我给她一个家的。”

对于在22日如此向英媒控诉的洛娜来说,收留乌克兰难民索菲亚是她不幸的开端。因为就在洛娜和她的伴侣托尼欢迎索菲亚进入他们家的10天后,与洛娜育有两个孩子的托尼,就抛弃了相恋8年的洛娜与孩子们,与索菲亚一起离开了……

英国《太阳报》报道截图

这两日,多家英媒都报道了28岁英国女子洛娜·加内特(Lorna Garnett)的遭遇。

据《太阳报》22日报道,洛娜与她的29岁伴侣托尼·加内特(Tony Garnett)居住在英国西约克郡的布拉德福德市(Bradford),尽管二人从2014年就在一起了,还一起安了家,并育有6岁和3岁大的女儿们,但二人并未结婚,洛娜只是把自己的姓氏改成托尼的姓。

然而,随着22岁的乌克兰难民索菲亚·卡卡迪姆(sofia Karkadym)的到来,洛娜的家庭开始走向分崩离析。

在俄乌战争爆发后,托尼签署了英国政府难民安置计划,决定为一名难民提供住所。“我最初只是想做一件正确的事情,让需要帮助的人有个栖身之所,无论这个人是男是女,”托尼告诉《太阳报》,“但索菲亚走进了我的生活,这是我将永远感激的事情。”

索菲亚是一名IT经理,原本住在乌克兰首都基辅,战争爆发后,她逃往乌克兰西部城市利沃夫。在3月底,随着空袭警报频繁响起,她设法进入波兰,在难民营恢复了几天,然后乘公共汽车去了德国汉堡市。之后,她又前往柏林,并在那里等待英国签证。

索菲亚·卡卡迪姆

5月4日,在与托尼取得联系并获得政府的许可后,她飞往英国曼彻斯特机场,并住进了托尼和洛娜的家。之前,托尼发现政府申请过程太慢,因此他开始通过社交媒体提供帮助。这名在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中心工作的保安在脸书上被介绍给了索菲亚,并主动提出成为她的英国担保人。

但索菲亚的到来引发了紧张关系。先是托尼不顾洛娜的反对,让他6岁的女儿腾出房间给索菲亚住。因此,大女儿只能搬到一个双层床上,和她3岁的妹妹一起睡。

然后,短短几天内,托尼和索菲亚变得越来越亲密。索菲亚开始陪托尼去健身房,之后他们会坐在托尼的车里聊天。“我知道我们之间发生了一些事情,索菲亚也有同感——这是我们谁都无法阻止的事情。”托尼如此说道。在家里,托尼和索菲亚的身体接触也越来越多。“我意识到我们正在找借口互相触碰,这非常调情,但在那个阶段没有发生更多的事情。”

随着两人越走越近,托尼称,洛娜变得“非常嫉妒”,并开始质疑为什么索菲亚总是跟着他。“气氛变得非常糟糕,索菲亚告诉我,她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是否还能继续和我们住在一起。洛娜从来都不喜欢我们家有难民,因为这意味着女儿们不得不搬到一个房间。”

直到5月14日,在洛娜和索菲亚发生激烈争吵后,事情到了顶点。据报道,当时,索菲亚哭着说,她觉得自己不能再和洛娜他们住在一起了,这让托尼“内心的某些东西发出了咔嗒声”。他告诉洛娜,“如果她(索菲亚)要离开,我也会离开。”

之后,托尼和索菲亚收拾好行李,一起搬进了托尼父母的家。托尼称,他已经爱上了索菲亚,想和她共度余生,并开始为索菲亚申请永久签证。索菲亚也称,她一见到托尼就“迷上了”他。

而对于洛娜,托尼称,他感到非常抱歉。“这不是她的错,也不是她做错了什么。我们从未打算这样做,这不是计划中的,我们也无意伤害任何人。”

托尼和洛娜合影(左)、托尼和索菲亚合影(右)

尽管托尼声称他们无意伤害任何人,但洛娜已经“完全崩溃”了。她的一个朋友说,“她完全崩溃了,在10天的时间里,她的家庭就被拆散了。”

22日,洛娜还向《太阳报》控诉说,她的伴侣决定为了索菲亚离开她后,她的心都碎了。她称自己起初对托尼帮助乌克兰难民的计划持保留态度,但在看到新闻中乌克兰“可怕”的局势后,她觉得这是正确的做法。

洛娜说:“我决定在别人急需帮助的时候给他们提供一个栖身之所,这是一件正确的事情。但索菲亚就是这样报答我给她一个家的。”

洛娜认为,索菲亚“从一开始就盯上了托尼”,她不在乎对洛娜一家造成的破坏。“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在两周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没有我的朋友,我不知道我会做什么,自从他离开后,他们每分钟都在我身边,”洛娜说道,“我只是不明白,他怎么会为了一个认识了两周的女人而抛弃这一切。我所熟悉的生活已经支离破碎。”

需要一提的是,据《太阳报》22日称,由于关于托尼和索菲亚的报道在网上疯传,甚至登上了乌克兰的头条新闻,托尼和索菲亚21日被托尼父母赶出了家门。托尼21日晚称,他们从未想过事情会闹的这么大,“这事真是糟透了”。

在俄乌战争爆发后,英国政府于3月推出了“乌克兰之家”计划,该计划允许英国人为躲避战争的乌克兰人提供赞助,并向他们提供一处至少可以生活6个月的住所。作为回报,房东每月可获得350英镑(约合人民币2928元)。

然而,英国政府并没有为这一计划提供联系渠道,成千上万的乌克兰求助者只能通过不受监管的社交媒体群组与英国房东联系,寻找自己的栖身之地。这也给了一些觊觎乌克兰女性的英国单身男子可趁之机。

在4月份,联合国难民署还就此发出警告,称英国“乌克兰之家”计划可能导致乌克兰女性难民遭受性剥削。联合馆难民署专员呼吁英国政府介入干预,阻止单身英国男性与独身或者带着孩子的乌克兰女性难民配对。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