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王娇杨、施兰茶:手里有粮的印度,为何刚说要当救世主,转眼就“鸽”了?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娇杨、施兰茶】

俄乌冲突未解,小麦生产受阻,世界多地面临粮食危机。

在这呼唤救世英雄的关键时刻,印度跳了出来,宣称要照顾全世界;结果,却是演了出自打脸的闹剧……

翻脸比翻书还快,莫迪政府“鸽”了全世界

俄罗斯和乌克兰小麦出口量相加,占世界近三分之一。然而,自2月份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俄乌谷物、化肥、植物油出口量均大打折扣,严重扰乱了这些产品的全球供应,也使全球粮食危机、饥饿危机概率暴增。

就国际小麦市场来看,长期以来,由于印度国内巨大的粮食需求叠加印度政府补贴推高国内售价,印度可供出口的粮食余量有限。此外,世界贸易组织对谷物规格质量有严格规定,而印度小麦质量整体较低,在国际市场缺乏竞争力。

因此,虽然印度是全球第二大小麦生产国,产量仅次于中国,但其国产小麦长期以国内消费为主,并未进入全球小麦出口前十梯队,而2021年出口的小麦近一半都流向邻近的孟加拉国。

近期,印度曾表示已准备填补自2月乌克兰危机以来国际市场的部分供应短缺,并计划本财年出口量将从700万吨增加到1000万吨。印度商工部长皮尤什·戈亚尔(Piyush Goyal)更是于4月许诺,“印度农民不仅将确保印度本国,且将确保全世界都得到照顾”。这番听上去情深意切的言辞令早已不“要啥自行车”的多国充满期待。

印度政府本财年已签订约450万吨小麦出口合同,其中仅4月就出口了146万吨(图源:路透社)

然而,没想到,印度这是在给全世界“画了个大饼”,且反水速度之快令人大跌眼镜。

5月12日,印度商工部还曾透露,将派贸易代表团前往至少九个小麦进口国探讨洽谈,名单上有摩洛哥、突尼斯、印度尼西亚、菲律宾、泰国、越南、土耳其、阿尔及利亚和黎巴嫩。次日,印度贸易署就突然以“保障印度及领国的粮食安全”为由,全面禁止小麦出口,并规定禁令即刻生效,且未设置实施期限。

禁令一出,舆论哗然。

“鸽王”有何难言之隐?

印度原计划于2022-23财年出口1200万吨小麦,远高于2021-22财年创下的720万吨出口纪录。但是,如今出尔反尔,不惜牺牲信誉也要“鸽”了全世界,最重要的原因可能有二:

一方面,乌克兰危机叠加极端气候,导致印度14亿国民陷入粮食危机的风险暴增。

印度近来饱受热浪冲击,多地气温甚至高达45度,旁遮普邦、哈里亚纳邦、北方邦、中央邦等印度小麦主产区普遍受灾。由于在关键发育阶段受高温缺水等极端情况冲击,大批作物枯萎、绝收。受此影响,印度政府预测,2022年小麦产量将比2021年的1.09亿吨至少下降5%。

换言之,印度恐“自身难保”,这可能是推动莫迪政府全面禁止小麦出口的重要诱因。

另一方面,逐利个体导致市场混乱,印度政府希望预防为国家粮食库存背锅。

产出下降加上强劲的出口需求推高了印度国内小麦价格,目前其价格已高于政府的固定采购价。有印商工部门高官透露,印度国内部分地区小麦、面粉价格几周之内就上涨近40%。

粮农嗅到盈利机会,自然开始逃避政府收购,转向出价更高的粮商,这导致政府难以收储,储备粮捉襟见肘。莫迪政府担心,疫情期间为避免饥荒,需向数百万贫困家庭提供救济,如果难以补充库存,政府粮库近2000万吨的现有储备将很快耗尽。

莫迪的小算盘

印度发布小麦出口禁令,有人欢喜有人忧。

对印度政府与多数民众来说,禁令确保“肥水不流外人田”,在粮食紧缺背景下,保障老百姓能够吃饱饭、吃便宜的饭。

但对供需已严重失衡的全球小麦市场来讲,印度的自保之举也可能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使世界深陷粮食危机。

而对小麦贸易商而言,禁令将增加印国内小麦供给,从而压低售价,大幅削减潜在可得利益。

印度网民对小麦出口禁令看法不一,有人表示理解支持,有人吐槽“这不是莫迪第一次这么草率了”(截图自The Economic Times)

印度其实5月刚刚完成小麦收割,莫迪政府在这一节骨眼上发布出口禁令,原本用于出口的部分作物现在只能在国内销售或储存,仅有已获得出口粮食信用证的份额能够豁免。受禁令影响,当地小麦市场已有所反应,多个现货市场小麦价格下跌,严重压缩小麦贸易商的利润空间。禁令还导致180万吨粮食被困港口,未来只能以低价在国内销售。

面对各路反对,莫迪政府于5月17日有所松口,宣布放宽部分小麦出口限制,批准5月13日之前移交海关评估的小麦继续出口。同时,印度政府允许6万多吨小麦在坎德拉港装载运至埃及。此外,莫迪政府还承诺,将批准与其他国家粮食安全挂钩的出口需求。

莫迪政府突然限制小麦出口,在难言之隐之外,恐怕也有自己的小算盘。

“这给其他国家带来了一些混乱,并引发了争夺,因为各国都想尽快获得印度的小麦。也因为这个原因,现在有很多国家急于向印度确认能否获得小麦。”一位印度高级官员向媒体谈道。

这间接表明,莫迪政府推出禁令,实质上是将出口小麦作为经济外交的杠杆工具。

印度以往小麦出口十分集中,绝大部分出口至亚洲国家,包括孟加拉国、印度尼西亚、尼泊尔、土耳其等国。如今,眼见各国小麦供不应求,印度作为产粮相对较多的国家,在这一风口掌握了小麦出口主动权。

若能抓住这一可遇不可得的“宝贵契机”,以小麦出口作为筹码与各国主动谈判,虽然伴随着弃信违义导致声誉受损等潜在代价,但或能够帮助印度争取更多外交自主权、谋得更多实际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