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韩外交部官员:第一时间详细向中方介绍了韩美会谈结果


【文/观察者网 鞠峰】

近日,美国总统拜登在亚洲留下“印太经济框架”(IPEF)、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Quad)领导人联合声明等排挤、制衡中国的动作后,又飞回大洋另一边。然而,与中国一衣带水的邻国韩国,却无法不重视与中国的关系。

据韩联社5月24日晚消息,韩国外交部第一次官赵贤东强调,韩方正为维护良好的韩中关系付出外交努力。

对于韩国加入IPEF是否会导致中韩之间产生矛盾,赵贤东在韩国新闻频道YTN重申政府立场称,不排挤特定国家是IPEF机制的大原则,韩方在该原则下谋求各领域合作。他说,中国是韩国最大的贸易对象国,也是需要继续合作的伙伴。政府将同步推进印太经济框架层面的合作与韩中双边合作。

对于中韩间的自贸协定(FTA)后续谈判,赵贤东指出,受到新冠疫情影响,有关谈判从2020年至今未取得较大进展,但预计在疫情好转后,后续谈判将会有序开展。

据赵贤东介绍,在日前韩美首脑会谈结束后,韩方在第一时间通过首尔和北京间的外交渠道向中方详细介绍了会谈结果,同时就中方关切详细说明韩方立场。中方有自身立场和关切,韩方将努力消除中方忧虑,并与其加强合作。

虽然成为了IPEF的初始成员国,但韩国政府已不止一次强调,不认同IPEF“牵制中国”的观点。

韩国外交部发言人崔泳杉在IPEF启动一天后(5月24日)强调,韩国政府认为,IPEF起源于“如何在印太新秩序中实现增长并寻找新机遇”的思考。包括韩国在内的诸多成员国在经济方面都与中国有着不可割舍的关系。在今后形成框架规则的过程中,韩国将与中国保持紧密沟通。韩方并不认同该框架旨在牵制中国的观点。

5月20日至22日,拜登对韩国开展了为期三天的访问。韩国总统尹锡悦21日和美国总统拜登举行正式会谈,讨论了IPEF相关事宜和双边经济合作,并在联合声明中重申双方将致力于维护在包括南海在内海域的“航行自由”。

针对外界关于此举旨在“牵制中国”的说法,尹锡悦的最高外交政策顾问金成汉表示,这些问题与韩国的国家利益直接相关,因为韩国的船只会经过这些航线。他说:“所以我认为,中国对此进行报复或产生误解的空间很小。”

金成汉还重申,美韩联合声明和IPEF都没有将任何国家排除在外。

韩国经济安保秘书王允钟21日同样解释称,韩美领导人发表的联合声明中一句也没有涉及将中国从供应链中排除的内容。他还就“印太经济框架”表示,该机制聚焦如何稳定供应链,会谈完全没有提及将中国从供应链排除。

拜登在亚洲之行的终点站日本正式启动了IPEF之后,这个彰显美国在经济上“回归”亚太的构想却因为缺乏自由贸易协定里“标配”的关税、市场准入优惠而被诟病。《日经》称IPEF吸引力因此“大打折扣”。

而拜登另一项关键议程——Quad峰会联合声明中,刻意避开谈及中国和俄罗斯。分析人士指出,四国集团小心地避免提及硬性安全问题,安抚亚太地区其他国家。

对此,美国威拉米特大学经济学教授梁燕表示,拜登政府逐渐意识到,亚太地区国家对“刺激中国、以及将Quad变成亚洲版北约”这两件事不感兴趣。与之相反,“他们希望在与美国合作时实现真正的经济一体化和利益,而不是被当作对抗中国的工具”。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