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拉夫罗夫答法国记者:如果比利时禁止说法语,马克龙会怎么做?


(观察者网 讯)俄罗斯外交部网站消息,当地时间5月29日,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接受了法国电视一台TF1的采访,拉夫罗夫重申,俄罗斯正在做必须做的事情,即捍卫遭到乌克兰政府歧视、被侵犯的俄罗斯族人和俄语。他还特别反问记者和观众,“如果比利时禁止使用法语,马克龙会怎么做?”

俄外交部网站通告截图

拉夫罗夫在采访中就俄乌局势进行了详细的阐述,他指出,俄罗斯曾经多次尝试与西方沟通,但西方一而再、再而三地无视了俄方伸出的手,因此,特别军事行动“不可避免”。

在谈及顿巴斯局势时,拉夫罗夫表示,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地区是俄罗斯的一个“绝对优先事项”,至于乌克兰其它领土,则应该由当地人民自己决定他们的未来。

此外,拉夫罗夫还对法国等国的沟通意愿表示了欢迎,“众所周知,俄罗斯总统普京从来不会拒绝电话和会面请求。”

“我们的军事行动是不可避免的”

采访的第一个问题,记者请拉夫罗夫评价特别军事行动的结果,是成功还是失败。拉夫罗夫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花了大量篇幅详述俄罗斯特别军事行动的背景。

拉夫罗夫首先明确,俄特别军事行动不追求外部效应,其目的不在于国际上的认同或者成功,俄罗斯只是在做“必须做的事情”,即捍卫俄罗斯族人、捍卫俄罗斯语言。他对记者和观众说,“我想提请您和您的听众注意,有一些原因使我们别无选择,只能保护生活在乌克兰的俄罗斯人和公民不受新纳粹的摆布,保护俄罗斯语言和文化。想象一下,如果比利时禁止使用法语,马克龙会怎么做?”

接着,拉夫罗夫揭示西方一贯的虚伪称,从1999年的南斯拉夫、到2003年的伊拉克、2011年的利比亚,美国和北约发起了一次又一次军事行动,导致100多万平民丧生,理由居然是这些距离美国海岸线一万公里之遥的地区对他们构成了威胁。“每个人都认为这没有问题,因为这个世界的头号‘宗主’支配着所有人。”

拉夫罗夫强调,俄罗斯特别军事行动是不可避免的。他指出,多年来,俄罗斯一再呼吁西方敦促乌克兰履行其宪法和国际规则所规定的义务,西方充耳不闻;多年来,俄罗斯一再呼吁西方不要把乌克兰纳入北约,西方充耳不闻;直到2021年12月,俄罗斯还在向西方提议签署《欧洲安全条约》,而西方依旧充耳不闻。

拉夫罗夫在采访中 图源:俄外交部

“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地区是俄罗斯的绝对优先事项”

被问及顿巴斯地区的相关问题时,拉夫罗夫直言“解放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地区,是俄罗斯的一个绝对优先事项。”

他指出,俄罗斯的目标是普京在开始行动时就已经宣布的事情,即阻止基辅政府在顿巴斯杀害平民,“尽管签了明斯克协议,乌克兰还是这么做了八年之久。”

TF1记者提到,她在顿巴斯呆了三个月,看到了很多痛苦,拉夫罗夫对此回应称,“是的,人们正在死亡,但耗时这么久,主要是因为俄罗斯军队接到明确的命令不能对民用设施进行攻击。而乌克兰军队和新纳粹营则不同,他们把平民当作人肉盾牌。”

至于乌克兰其它领土,那些居住其间却不想和俄罗斯断绝关系的人,拉夫罗夫表示,“我认为他们不会愿意回到新纳粹政权的统治之下,这要由他们自己决定。”

“普京从来不会拒绝谈话的请求”

记者问拉夫罗夫,在西方制裁不断加码的情况下,“俄罗斯还愿意和法国继续沟通吗?”

拉夫罗夫回答称,“众所周知,俄罗斯总统普京从来不会拒绝电话或者会面的请求,我和其它俄罗斯高层同样如此。”

拉夫罗夫还就制裁问题作出了阐述,他点明,这些“歇斯底里”般的制裁都是由西方发起的,而且“不是一夜之间”形成的,显然已经被酝酿了相当一段时间。虽然美国没有公开说明,但它向盟友表示过,冲突结束后,制裁也会继续。“这一切其实与乌克兰无关。乌克兰只是一个工具,一个谈判筹码,用来限制俄罗斯发展。”

拉夫罗夫反问道,“在地缘政治上,欧洲能得到什么呢?”他引述了马克龙关于“战略自主”的讲话,随后分析称,欧盟早已被北约视为附属品,而不是独立的实体,“就未来的前景而言,欧洲将是主要的输家。”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