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称:在实施“印太经济框架”上,我们将挑战极限


(观察者网讯)宣布启动一周后,美国主导的“印太经济框架”(IPEF)仍然只是个“框架”。

5月29日,在日媒发布的采访中,美国贸易代表戴琪似乎给出了IPEF的时间表,并称这不是“传统的贸易协定”,它将在实施的问题上“挑战极限”。但在许多细节问题上,她只给出模棱两可的回答,十分“留有余地”。

当日媒试图将IPEF与“施压中国”联系起来时,戴琪也有所回避。

报道截图

据《日经亚洲》5月29日报道,戴琪说,拜登政府正想办法实施“印太经济框架”中的规则,谈判将在仲夏前开始。

采访中,对于是否所有成员国都对加入“贸易”合作感兴趣,戴琪并没有给出肯定回答。

从内容看,“印太经济框架”包含所谓“四大支柱”:公平和有弹性的贸易;供应链弹性;清洁能源、脱碳和基础设施建设;税收和反腐败。但戴琪强调,只要有意加入“四大支柱”当中的一个,就能参与倡议启动。启动后,美国官员将在未来几周提供更多信息,让成员国评估参与意愿。

戴琪不止一次提到“非传统”一词。

她称,“我们现在和过去几年所处的全球经济形势,确实与我们在近代历史中所经历的不同。这是一个非传统的时代。这就是为什么这次约定是一种非传统的形式。我们说过,这不是一个传统的贸易协议。”

“传统模式的挑战之一是,当你必须把事情做全面时,需要花费数年时间。”她接着提到全球经济形势是动态变化的,强调“速度”和“灵活性”对推进IPEF的重要性,“是打破传统的关键部分”。

“我们也在挑战极限,超越传统的争端解决方式,思索能够查验规则遵守情况的机制。”

当被问到是否希望IPEF谈判在仲夏前开始时,戴琪称,“我想这就是我们的计划。我们为未来几周制定了一项计划。”

但她否认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是完成谈判的目标时间之一。这时候,戴琪又开始强调“灵活性”,并称“APEC左右的转折点很重要”,但“不要设定错误的截止日期”。

采访最后,日媒不忘扯到中国,问起了IPEF能否对中国“施加更大的压力,促使其改变行为方式,更公平竞争”。但戴琪试图强调IPEF首先事关美国与加入该框架的经济体关系,“我认为我们对中国的态度是,我们需要改变老剧本。但关于中国,我们会有直接的双边接触。”

而在5月20日,她还在鼓吹IPEF将“有效反制”中国不断增长的影响力。

5月23日,美国总统拜登在访日期间宣布启动“印太经济框架”。除美国外,澳大利亚、文莱、印度等13个国家先后加入。

框架的“四大支柱”虽然早已公布,但细节仍需在成员国之间进行谈判,因此很难说该协议将如何履行拜登“帮助美国工人和企业”承诺、同时也更好地满足全球需求。

美联社还称,由于忌惮美国国内的保护主义情绪等因素,IPEF并没有提供美国市场准入的优惠条款,在关税方面也没有做出承诺,因此其吸引力遭受怀疑。“我们看不到东南亚新兴经济体加入IPEF的好处,”一位日本国贸企业的主管对日本《每日新闻》说,“IPEF没有关税削减,也没有(提供更好的)机会进入美国市场。”

之后,不仅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表态“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无法被IPEF取代,新西兰总理阿德恩也表达相同看法,称如果美国想要在印太地区进行经济合作,就应该重返CPTPP。

5月24日,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就美国启动IPEF表示,中方认为,亚太经济的成功受益于开放合作、互利共赢。相关倡议要为本地区繁荣发展贡献力量,应保持开放包容,而不是歧视排他;应促进经济合作与团结,而不是损害和分裂现有机制。中方一直以来对符合上述标准的地区经济合作倡议均持开放态度。

中方将坚持开放的区域主义,与亚太地区贸易伙伴同舟共济、命运与共。中方愿进一步深化与各方的务实合作,推进区域经济一体化,促进本地区经济复苏,维护地区和平稳定发展。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