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詹姆斯·柯伦:工党上台,澳大利亚对华政策有多大空间?


【文/詹姆斯·柯伦 译/观察者网 宁栎】

最近,澳大利亚政府将面对这样一个世界:欧洲的军事敌对行动仍在继续,从澳大利亚、美国、日本、中国各方,都在担忧亚洲和太平洋战争的可能性。

澳大利亚工党想降低调门,改变莫里森政府自2020年中期以来的意识形态狂热,试图恢复与中国的关系。

新任中国大使也希望打破敌意。但目前,澳大利亚政界各方都不愿意接住橄榄枝。

澳新政府面临的问题是,中澳两国如何,或者能否恢复彼此的信任?

自二战结束以来,澳大利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多地被美国的亚洲政策紧紧束缚住了。

鉴于中国对澳经济压力仍在继续,在今年12月的澳中建交50周年纪念日,也可能无法提供打破僵局的机会。

今年年初,中国方面曾建议中美两国共同纪念1972年《上海公报》签署50周年,但是美国退缩了。

但至少,澳大利亚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来庆祝澳大利亚华裔社区对国家的贡献。这将有助于弥合最近的损害,因为华裔的忠诚受到了侮辱性的质疑。

澳中关系研究所的分析师艾莉娜·柯林森最近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虽然58%的澳大利亚人支持在对华关系上更强硬,但78%的人也认为,中澳双方都有责任改善两国关系。

在双边关系陷入低点以及中国与所罗门群岛签署协议的情况下,莫里森政府试图将中澳关系问题“国际化”的口号是空洞的。这种说法只不过是莫里森政府对澳大利亚在世界事务中的重要性的误解。这届政府的拉拉队,那些精心安排的评论员,也犯了这个错误。

澳大利亚工党承诺将开展更多的外交活动,提振国际发展部的活力,敏锐地关注东南亚的合作伙伴特别是印尼,处理好中澳关系。但是,如果不迅速清理官僚机构的马厩,工党政府边上的高级情报官员也将主导澳大利亚对中国的政策。

澳大利亚工党在选举中获胜(来源:路透社)

而且,澳大利亚工党被锁定在各种协定中,特别是澳英美三边机制。这些协定加强了澳大利亚与长期以来的文化和政治盟友共同面对不确定世界的冲动。由于工党希望巩固其在国家安全领域的地位,因此没有很大愿望保持节制或重新审查政策。

澳英美三边机制是长达数十年的国家行动。但是自最初宣布以来,莫里森政府从未试图公开解释该机制如何运作。但它已经耗费了大量官僚的努力。选民也被迫为三边机制付出代价。

这意味着就三边机制对澳大利亚政策自由的影响,需要进行更持久、更关键的辩论。高级情报官员强调,澳大利亚保留了自主权,但这需要进一步解释。澳大利亚已经投入美国在亚洲的议程,而自身的目标还不明确。

美国在应对俄乌冲突中精明地争取盟友支持,这一点受到了赞扬。拜登总统将世界局势描述为专制国家和民主国家之间新意识形态竞赛。但为拜登欢呼是有问题的。印度和印尼都拒绝一边倒。

如果说过去四五年澳大利亚的对华外交和国防政策面临挑战,那么接下来就更难了。拜登政府能不能抵制新冷战的政策和思想,将受到严峻的考验。

在下一届澳大利亚选举时,政府将需要应对一个可能由特朗普或类似人物领导的美国。在一场竞争激烈的总统选举之后,美国国内可能更混乱。

不可回避的现实是,尽管有各种挑战,澳大利亚的政界都押注在美国长期遏制中国的决心上。

莫里森政府与美国加强了关系,使澳大利亚成为美国在亚洲最忠诚和最可靠的盟友。

与二战以来的任何时候相比,澳大利亚现在被进一步绑在美国的亚洲政策上。

工党只能支持这一立场,即使它必须创造一种新的语言来阐述澳大利亚在世界上的作用和地位。

(本文发表于2022年5月16日《澳大利亚金融评论》网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