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史阳:独裁再现还是王者归来?——超越刻板印象的小马科斯和菲律宾大选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史阳】

经过十多天的手工计票和确认,5月25日菲律宾参议院、众议院联合议事,确认并宣布总统选举结果,费迪南德·罗穆亚尔得斯·马科斯(Ferdinand Romualdez Marcos, 又称Bongbong Marcos Jr.)获31629783票,其搭档萨拉·杜特尔特(Sara Duterte-Capio)获32208417票,两位正式赢得2022年菲律宾总统、副总统选举。

2022年菲律宾大选,终于落下帷幕。

选举结果本身丝毫不出人意料。

自2022年2月8日菲律宾选举署宣布开启竞选季以来,连续3个月各种机构的民调大都显示小马科斯的支持率在10位候选人中遥遥领先,一直都在50-60%,最接近他的莱尼·罗布雷多也只有他的一半甚至不到。其实从2021年底候选人选出炉以来,最近半年的民调都是如此势态,小马科斯的优势明显且稳定。

若说有出人意料的部分,那就是:小马科斯赢得实在是太多了,他开创了历史。

资料图来源:新华社

菲律宾大选包括中央政府、国会两院、省市两级政府和议会的选举,总统选举是权力游戏的王冠,但议会选举、地方选举也是各政治派系权力游戏的重要部分。

总统选举采取一轮制,总统、副总统分开选举,都是多位候选人中的简单多数者获胜。于是一些总统候选人、副总统候选人还可以结对成搭档,一起举行造势活动、相互利用对方影响力提升自己的支持率,不过也可能出现最终选出的总统和副总统恰好是政敌。

历年来,若能获得30%的选票,基本就锁定胜局;如果能获得35%,那就是高票当选。2016年,杜特尔特展现出人气之王、民心所向的气势,以39%的得票率当选,一举开创得票率历史记录。没想到六年之后,就被小马科斯突破了,得票率居然至少高达58.8%——这一新高度已经不能简单地用“刷新历史”来形容,而是直接让菲律宾大选记录进入一个历史新维度。

看到这样的结果,不少菲律宾精英和西方媒体的评价难掩失望和不屑,“虽然不得不接受他赢,但这家伙怎么能赢这么多?”一时间,“独裁归来”的忧虑言论四溢,把他塑造成为“独裁者之子”“独裁者2.0”行将复辟的形象。过去几天,更是冒出很多揶揄他胜选的说法:

他是独裁者的儿子,善于玩弄概念,把父亲的独裁统治的“黑历史”洗白为“黄金时代”;

他和他的团队特别擅长且积极使用社交媒体,特别是TikTok等短视频平台,从而成功地给选民洗脑;

选民中年轻人特别多,没有经历过40多年前他爸爸独裁统治之苦,所以很容易就被“忽悠”;

他的家族当年巨额贪污、盗窃国库,有巨资去撒钱收买人心,直接买票、找人做票、操纵选举;

他是政治家族二代,一直在宠溺中长大,就读国外名校但正经文凭未到手,能力堪忧,只是他母亲伊梅尔达一心想让家里再出一个“马科斯总统”,所以家族力量全力赶他上架而已。

这些言论不一而足,直击菲律宾选举的长年流弊,被称作“3G选举”(Gold Gun Goon),充满了金钱收买、选举暴力、帮派拉锯,是各大政治家族昂贵而华丽的游戏。但它们有一个共同缺陷,即都无法回答一个问题——

上述指责小马科斯做的那些事,包括买票、社交媒体等,其他候选人也都可以做,他们并不真缺做那些事的金钱、人力和能力,但是为什么只有小马科斯最终做成了?小马科斯比别人还多一个独裁者父亲作为负面资产,但为什么他依然能做成,并且还做到了创造历史的程度?

当地时间5月7日,菲律宾马尼拉大都会帕拉纳克市,菲律宾总统候选人小马科斯的支持者走上街头。(图自澎湃影像)

要回答这些问题、解读小马科斯的成功,必须穿透对菲律宾总统选举的刻板印象,去认识菲律宾政治的本质属性,从而也能理解未来小马科斯治下,中菲关系会走向何方。

刻板印象之一:是“民主橱窗”,还是庇护制下家族政治的权力游戏?

因为一个多世纪前美国殖民者为菲律宾设计和构建了民主制度,所以很久以来菲律宾被认为是“民主橱窗”。

菲律宾总统、国会两院以及地方政府和议会选举,在程序上和西方选举有颇多相似之处,于是“美式民主亚洲特供版”经常成为菲律宾政治给人的刻板印象。旁观菲律宾大选时,很容易从政党、政纲、口号、选举形象、选举策略、造势活动等角度进行思考分析。

然而在笔者看来,菲律宾政治的实质仍是传统庇护制政治文化背景下,各个政治家族由家族内的强人主导进行纵横捭阖、分配利益的家族政治;在这一核心之外,再包上了一层薄薄的“美式民主”外衣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