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耶伦承认去年误判通胀形势:美国经济遭受意料之外巨大冲击,当时我没完全理解


【文/观察者网 熊超然】全球通货膨胀高企,美国民众更是正在面临“40年来的最高通胀”,当地时间5月31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会见了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和刚刚连任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等人,讨论的重点就是通货膨胀问题。

当天会谈后,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耶伦时提问,当初对通胀风险轻描淡写是不是一种错误,这种错误是否导致如今美国经济出现问题。对此,耶伦迄今为止最为直接地一次承认,她去年预测“通胀上行不会造成持续性问题”的判断是错误的,美国经济已经受到巨大冲击,而当时她本人并未完全看出这些问题。

面对通胀难题,拜登政府有点“焦头烂额”,彭博社则从拜登会见鲍威尔前的讲话中观察到,他正在试图“甩锅”,推卸责任。拜登当天表示,他尊重“美联储的独立性”,此言被认为是在将高通胀之责转嫁给由鲍威尔所领导的美联储。

拜登会见耶伦和鲍威尔 图自美媒

据报道,当地时间5月31日,在拜登会见了耶伦和鲍威尔等人之后,耶伦接受了CNN的采访。她在采访中表示,新冠疫情和俄乌冲突等因素都对(美国)经济造成了冲击。

而当时主持人提问,当初对通胀风险轻描淡写是不是一种错误,这种错误是否导致如今美国经济出现问题。耶伦当场认错:“我对于通胀将走向何方的看法是错误的,(美国)经济受到了意料之外的巨大冲击,这推高了能源及食品价格,供应链瓶颈严重影响了我们的经济,当时我没有完全理解这一点。”

去年11月,伴随供应链瓶颈和其他阻滞加剧,通胀压力在整个美国经济中进一步蔓延。当时,耶伦曾信誓旦旦地承诺不会让通胀数据重回上世纪“双位数时代”,但随后10月美国通胀数据公开,结果显示:通胀数据以31年来最快速度上涨。耶伦和其他一些政府官员还坚持认为,通胀应该在2022年下半年得到缓解。

然而,进入2022年以来,全美通胀数据连续数月创下新高。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3月CPI环比上涨1.2%,同比增长8.5%,同比涨幅创1981年12月以来最高水平。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指出,这一数据要高于道琼斯8.4%的预期,也意味着美国已出现过去40年从未有过的物价上涨水平。

耶伦在CNN的采访中还强调了美国经济在其他方面的表现,尤其是就业方面。她明确表示,预计经济增长和创造就业的步伐并不会非常强劲。“现在我们正处于一个过渡时期。”

耶伦接受CNN采访

耶伦还表示,核心的通胀指标已经有所下降,“这令人鼓舞”。关键指标显示,美国4月通胀放缓,但仍接近40年的高位。但她同时指出,欧洲国家近期采取措施限制从俄罗斯进口石油,此举导致全球油价上涨,不能排除美国经济受到进一步冲击的可能性。

当天,除了耶伦之外,拜登还同时会见了刚刚连任美联储主席一职的鲍威尔。5月10日,拜登就曾强调对通胀问题的重视性,承诺把该问题作为“国内的首要任务”。

随着美国通胀率的飙升,商界对拜登政府的压力越来越大,美媒也注意到,拜登对此问题似乎已显露出“甩锅”之意,特别是今年11月将迎来中期选举。

彭博社报道称,在会见政府官员之前,拜登当天在白宫发表了一段简短讲话。他表示,虽然遏制物价上涨是其首要任务,但这项工作主要是在美联储的权限范围之内。

“我的计划是解决通货膨胀问题。这要从一个简单的命题开始:尊重美联储,尊重美联储的独立性,我已经这么做了,而且将继续这么做。”

拜登发表讲话 CNN视频截图

在彭博社看来,拜登的这一段讲话太值得人玩味了。报道指出,这是拜登就职总统以来第三次与鲍威尔会面,让人想起近40年前,美国前总统里根在物价飙涨的压力之下寻求连任时,会见了时任美联储主席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

彭博社报道截图

在今年11月的中期选举之前,拜登试图展示自己正在尽最大努力遏制40年来最严重的通胀,因为民主党人很有可能在中期选举后失去他们在国会的“微弱多数”优势。

因此,与其说拜登强调了“尊重美联储的独立性”,倒不如说是在转移中期选举前有关控制高通胀的责任。事实上,白宫方面的公开讲话已越来越多地寻求将责任转嫁给美联储,在发表于《华尔街日报》的一篇专栏文章中,拜登称美联储对于控制通胀负有“主要责任”,并表示不会像前任特朗普那样影响美联储的决定。

彭博社称,一般而言,美国总统都比较强调个人对于美联储独立性的承诺,并对任何给予美联储的批评或建议保密。但特朗普打破了这一传统,在任内经常批评美联储,甚至威胁“炒掉”美联储主席鲍威尔。

除了拜登,其政府多名高级官员也发表了相同的说法。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CEA)主席塞西莉亚·劳斯(Cecilia Rouse)表示,拜登向美联储传递的信息是,他“计划不插手他们的事情”。而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布莱恩·迪斯(Brian Deese)则称,拜登利用此次会面强调,他将给美联储独立运作的“空间”,以应对通胀危机。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 图自美媒

值得注意的是,当地时间5月10日,拜登在华盛顿发表一段关于美国通胀问题的讲话时称,新冠疫情、供应链问题和俄乌军事冲突是美国通胀率飙升的“罪魁祸首”,自己将致力于解决这个问题。在发表这段讲话期间,拜登还提到了特朗普时期对华加征的关税问题。

当时,有记者提问“是否会放弃前总统特朗普对中国(加征)的关税”,拜登表示,“我们现在正在讨论这个问题,我们正在研究怎样做才会产生最积极的影响。”在被记者追问“是选择降低还是取消(对华加征关税)”时,拜登称,这个问题还在讨论中,目前暂未作出决定。

时任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也证实,拜登正在评估是否放松对中国的关税制裁,美国政府将在未来几周里对此发表更多态度。

《纽约时报》称,在关税方面,拜登政府内部存在辩论,并且已经公开化。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认为调整关税对公司和消费者有好处,但贸易代表戴琪,农业部长汤姆·维尔萨克、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倾向于反对取消关税。

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此前曾表示,美方单边加征关税措施不利于中国,不利于美国,不利于世界。在当前通胀持续走高、全球经济复苏面临挑战的形势下,希望美方从中美两国消费者和生产者的根本利益出发,尽快取消全部对华加征关税,推动双边经贸关系早日回到正常轨道。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