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美媒曝光:拜登不满白宫澄清“不当发言”,担心支持率低于特朗普


【编译/观察者网 陈思佳】“在接连不断的灾难和不断下降的支持率中,(美国)总统最近的感觉是,他喘不过气来”,2022年美国中期选举还剩半年时间,美国总统拜登支持率却一路走低,这愈发引起白宫和民主党人对于失去国会控制权的担忧。面对这样的政治困境,拜登正试图让助手们发出更强有力的信息来争取支持,而这却让白宫陷入更大的混乱之中。

5月31日,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发文曝光称,拜登对不断下滑的支持率感到极为不安,担心会成为比特朗普更不受欢迎的美国总统。因此他对白宫屡屡澄清自己“不当发言”的做法大为恼怒,认为白宫官员的做法正在损害自己的形象。

NBC报道截图

有20多名匿名的现任和前任美国政府官员、议员和民主党人接受了NBC的采访,他们透露,拜登和白宫官员失败的管理让他们不断错失政策的机会,而支持率的下跌也让白宫和民主党议员陷入相互指责的境地,“焦虑正在民主党内蔓延”。因此拜登希望能重新获得选民的信心,提高自己的支持率以“发挥领导作用”。

但NBC指出,创纪录的通胀、飙升的油价、持续蔓延的新冠疫情、频繁发生的大规模枪击案,这些堆积的危机正让白宫手忙脚乱。民主党人坦言,拜登想要挽救自己的支持率已变得困难重重,而这完全可能让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丧失对国会的控制权。

曾在2020年民主党初选中支持拜登的美国南卡罗来纳州众议员詹姆斯·克莱伯恩(James Clyburn)直言:“我不知道这里需要什么,但我知道,民调数字已经停滞太久。”

“不靠谱”发言连遭澄清,拜登形象被白宫“破坏”

NBC援引白宫相关人士的话称,在持续不断的麻烦中,最令拜登沮丧的是他无法抓住扭转局势的机会,但这一问题实际出在拜登自己身上。

美国政界此前认为,拜登数十年的公职经验有助于他领导一届平稳运行的政府,这也是他在2020年美国大选中被推举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前提之一。然而近期的迹象表明,拜登和他的政党在管理方面简直问题百出。

自今年3月以来,美国出现婴儿奶粉明显短缺的情况,这迫使拜登采用《国防生产法》等手段缓解供应危机。但报道称,拜登直到上个月才首次得到关于奶粉短缺问题的简报,未能及时收到警告令拜登极为恼火。

白宫频繁对自己的言论做出澄清,也让拜登感到不满。报道称,拜登曾私下告诉顾问,这种澄清的行为实际上破坏了他作为美国总统的形象,还助长了共和党人一直以来鼓吹的“拜登的权力被架空”的论调。

NBC举例称,拜登3月在波兰发表讲话时曾把矛头对准俄罗斯总统普京,称其“不能继续掌权”。当时白宫官员紧急出面澄清,强调拜登的言论并不是在要求普京下台,美国的政策没有发生改变。

今年3月,拜登在波兰发表演讲时称“普京不能继续掌权” 视频截图

拜登对于自己的言论被视为“不靠谱”而感到愤怒,因此他试图提醒工作人员,他才是执掌白宫的美国总统。但对此,一名参与爆料的白宫官员暗示,所有“找补”的言论都是在拜登的授意下发布的:“我们不会说总统不想让我们说的任何事情。”

与民主党人日渐疏远

对于支持率走低的焦虑,也加深了白宫与民主党人之间的隔阂。报道称,面对中期选举失败的风险,民主党人开始互相指责,还要求白宫为“暗淡的前景”负责;拜登则私下埋怨一些民主党人“不作为”,批评民主党没有为自己提供支持。

佛罗里达州民主党众议员斯蒂芬妮·墨菲(Stephanie Murphy)表示,从民调结果来看,通货膨胀是当前美国民众最关心的经济问题,但白宫却没有提出所谓“理智的计划”来遏制通胀增长,反而忙于与政治对手相互指责。

墨菲的一名发言人表示,她已经有六个月时间没有与白宫高级官员讨论政策问题了。不过白宫官员拒绝承认这一说法,称墨菲“一直与白宫工作人员保持着定期联系”。

民主党议员与白宫的矛盾也让拜登大为恼怒。知情人士向NBC透露,拜登曾对助手抱怨说,他认为对美国有帮助的政策大多都没有得到美国民众或新闻媒体的赞扬,也没有足够多的民主党人在电视上为他辩护。

为了缓解政治困境,拜登自今年年初开始视察美国各地,但他听到的大多是民主党人和选民的批评。一名民主党高级资助者透露,“人们和他对质,他听到的都是‘你为什么什么事都办不成?’的声音。”

如今,拜登的支持率正在一路走低,仅仅略高于前总统特朗普。美国民调机构FiveThirtyEight在5月30日发布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拜登的支持率已经跌至40.8%,较上个月下降一个百分点,接近他上任以来的最低水平(40.4%)。NBC近期的一项民调也发现,约四分之三的受访者认为,美国正“走在错误的轨道上”。

美国民调机构FiveThirtyEight发布的拜登支持率民调结果

“他(拜登)的地位都快比特朗普低了,这让他感到非常纠结。”一名白宫相关人士说。

为了给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争取支持,拜登已经开始使用丑化反对派这一美国总统的常用策略。拜登试图将共和党人与特朗普的“让美国再次伟大”(MAGA)议程捆绑在一起,并提出了“极端MAGA”(Ultra MAGA)这个词来批评共和党人的“极端主义”。

但报道称,此举虽然给白宫和民主党人赢得了一些支持,却也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激发了特朗普支持者的热情。“他(拜登)也认为,我们还无法确保中期选举的胜利。”另一名白宫相关人士透露,“他给人们施加了很大的压力,试图弄清楚情况。”

白宫遭遇黑人官员辞职潮

政治困境和工作环境的压力,还让拜登领导的白宫面临严峻的人员流失问题。由于辞职的多为黑人官员,拜登的“多元化政府”承诺也面临挑战。美国Politico新闻网5月31日报道称,自去年年底以来,至少有21名黑人官员已经或计划离开白宫。

首名辞职的黑人官员是美国副总统哈里斯的高级顾问兼首席发言人西蒙·桑德斯(Symone Sanders),她在去年12月宣布将辞去在白宫的职务,这随即引起了一批黑人官员的辞职浪潮。

Politico新闻网称,这些官员的辞职原因多有不同,一些人是为了进一步深造、“跳槽”到其他内阁部门或是解决家庭问题。但还有人表示,他们希望借辞职的机会重新集中精力,因为多年来的紧张工作让他们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

为打消外界的顾虑,白宫新闻发言人卡琳·让-皮埃尔强调,这都是正常的人员流动,“总统拜登非常自豪能够建立史上最多元化的白宫团队,他致力于保持黑人工作人员和所有社区的代表。在任何一届政府中,这都是全面人员流动的正常时期,黑人员工的晋升率要高于非多元化员工。”

但有三名仍在白宫工作的黑人官员透露,黑人工作人员在白宫内的处境其实颇为窘迫,不仅难以得到上级的支持,也往往没有多少晋升机会。“我们做了很多工作,但我们并非决策者,也没有真正的途径加入其中。”其中一名黑人官员说,“没有真正的反馈,也没有任何明确的晋升途径。”

一些人士甚至开始用“Blaxit”来形容白宫这一轮离职潮,这个词由英语中的“黑人”(Black)和“离开”(Exit)组合而成,通常用于形容黑人因种族歧视等原因“逃离”美国移居海外的现象。

此外,薪资问题和白宫对种族歧视问题的态度也引起黑人官员的不满。有工作人员表示,许多黑人官员都不是来自富裕家庭,而白宫支付的薪水往往难以负担美国大城市那高昂的生活成本。

一名白宫官员还指出,拜登政府确实为建设黑人学校、加强警察暴力问责机制、黑人社区基础设施等项目提供了更多支持,但工作人员们愈发感觉到,白宫现在已不那么重视那些黑人选民和议员关注的重大议题。

不仅如此,随着中期选举临近,黑人官员的辞职浪潮已不再是白宫面临的唯一人事问题,拜登可能还将对白宫进行一次人员调整。多名消息人士向NBC透露,白宫幕僚长罗恩·克莱恩(Ron Klain)可能会在中期选举之后的某个时间点离任,颇受拜登信任的白宫顾问安妮塔·邓恩(Anita Dunn)或将成为克莱恩的继任者。

“民主党可能失去对国会的控制权”

美国2022年中期选举将在11月举行,由于总统的支持率对中期选举的结果往往有着重要的影响,因此拜登持续走低的支持率将让民主党人面临严峻的挑战。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6日发文称,中期选举通常都对现任美国总统的政党不利,尤其当总统不受欢迎的时候,丢失国会席位的概率会明显增加。在拜登支持率已经跌至41%以下的情况下,一股共和党的“浪潮”似乎正在形成。

报道提到,美国知名无党派政治分析机构“库克政治报告”26日已将共和党在众议院竞选中的支持率调高了10个百分点,预测共和党可能在众议院赢得20至35个席位。

CNN:共和党浪潮正在快速形成

彭博社27日则分析称,新冠疫情和经济衰退是民众对拜登不满的两大主要因素,而后者在很大程度与美国愈发严重的通货膨胀有关。对于拜登而言,控制疫情、遏制通货膨胀或许是扭转局面的最佳手段。

但想解决经济问题却并不那么容易。美国3月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增长8.5%,创40年来的新高。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4月20日发布的经济形势调查报告也指出,劳动力短缺和价格上涨等因素仍在持续带来挑战。由于俄乌冲突及价格上涨带来的不确定性增加,未来经济增长前景持续蒙上阴影。在物价方面,通胀压力依然巨大,其中原材料、运输和劳动力的价格都出现显著上涨,农产品、金属和燃料价格也升至更高水平。

华尔街资深经济学者彼得·希夫表示,尽管有部分市场分析师认为美国的通胀已经见顶,因为从3月的数据看核心通胀率没有预期的高,但实际情况可能并非如此,通货膨胀更有可能加速上行。

他认为,3月份美国核心CPI环比增速为0.3%,低于预期的0.5%,但这仍是一个较高的数字,如果按年率计算,CPI仍为3.7%,几乎是美联储2%目标的两倍。CPI可以剥离食物和能源,但家庭不能。食品和能源价格同比大幅上涨,并不是一次波动,而是一个趋势。

NBC也指出,创纪录的通胀、飙升的油价、持续蔓延的新冠疫情、频繁发生的大规模枪击案,这些堆积的危机正让白宫手忙脚乱。民主党人坦言,拜登想要挽救自己的支持率已变得困难重重,而这完全可能让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丧失对国会的控制权。

曾在2020年民主党初选中支持拜登的美国南卡罗来纳州众议员詹姆斯·克莱伯恩(James Clyburn)直言:“我不知道这里需要什么,但我知道,民调数字已经停滞太久。”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