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美国油价又创新高,拜登:考虑允许俄油以低价对外出售


(观察者网 讯)在欧盟一致同意禁止2/3俄罗斯石油进口后,国际油价应声而涨。6月1日,美国汽油价格达到创纪录的每加仑4.67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1.3元)。对此,拜登回应称,美国目前没有办法大幅降低汽油价格,并暗示”可以购买俄石油,但给它价格设定上限“。此外,有美媒报道称,白宫正考虑对沙特阿拉伯的访问,希望对方增加石油产量,为美国汽油消费者带来一些缓解的希望。

彭博社报道截图

“可能会以低于市场的价格购买俄石油”

据彭博社6月2日报道,5月30日晚,欧盟领导人宣布了对俄罗斯实施石油禁运的有关共识,欧盟自俄罗斯进口的石油量在今年年底前将会被削减90%。这一消息随后推高国际油价重回每桶120美元上方。俄油等能源供给面承压,或将继续抬升全球油价,并进一步加剧美欧等地的通胀问题。

根据美国汽车协会(American Automobile Association)的数据,当地时间6月1日,美国全国普通汽油平均价格攀升了5美分(折合人民币约0.335元),达到每加仑4.67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1.3元),创新纪录,使汽油价格仅在过去一个月内就上涨了48美分(折合人民币约3.2元)。数据显示,目前美国所有州平均油价均高于4.15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7.8元),其中有七个州的汽油平均价格不低于5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3.5元),而加州目前的平均油价更是达到每加仑6.19美元(折合人民币约41.45元)。(注:1加仑(美)约等于3.785升)

对此,拜登星期三在白宫对记者坦言“降低汽油成本的想法在近期不太可能实现,食品价格也不可能。”不过,美国已经动用了战略储备,试图限制这种“痛苦”。拜登信誓旦旦称,他的政府所做的努力将有助于防止油价进一步上涨。

拜登暗示应对之策是,美国可能允许对俄罗斯的某些原油销售设定价格上限。“我们正在考虑可以做些什么,也许甚至可以购买石油,但价格设定上限。因为俄罗斯人有极大的需求来出售它(俄罗斯天然气快没库容了),而且它的价格将大大低于现在的市场价格。”

报道称,拜登没有透露更多的相关细节。

美联社报道截图

本月拜登或将访问沙特

此外,据美联社6月2日报道,在能源价格的压力之下,白宫正在考虑对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出口国沙特阿拉伯的访问,希望对方增加石油产量,为美国汽油消费者带来一些缓解的希望。

“这也有可能让这位美国领导人在公众面前蒙羞。”美联社旧事重提,拜登在2019年曾承诺要让沙特王室成为“贱民”,起因是2018年沙特记者卡舒吉(Jamal Khashoggi)被杀害和肢解案。美方发布的报告认为,正是沙特王储萨勒曼批准了“抓捕或杀害”卡舒吉的行动,扬言“追究他们侵犯人权的责任”。随即,美沙关系恶化。而自俄乌冲突升级以来,沙特阿拉伯对美国的态度一直是“爱答不理”。

白宫新闻秘书卡琳·让-皮埃尔(Karine Jean-Pierre)周三拒绝就拜登是否会前往沙特阿拉伯发表评论。美联社称,拜登预计将于6月底访问欧洲。他可能会在沙特阿拉伯停留,会见穆罕默德王子、沙特国王萨勒曼和其他领导人。

OPEC考虑将俄罗斯豁免在产油目标之外

英国卫报 报道截图

在欧盟对俄实施制裁后,部分OPEC(石油输出国组织,简称“欧佩克”)成员国领导人正在考虑在全球制裁威胁下向俄罗斯提供生产目标的“豁免”。

据英国卫报6月1日报道,OPEC和俄罗斯等10个非OPEC产油国(OPEC+)定于本周四开会,讨论怎样调整产油政策。由于这是自欧盟对俄原油实施制裁以来的首次会议,所以备受关注。预计该组织将决定7月保持6月的增产规模43.2万桶/日不变。

此外,卫报称,目前,OPEC面临一些成员国的压力,要求将世界第三大石油生产国俄罗斯排除在未来配额之外(即豁免俄罗斯参与石油生产协议),此举可能为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和其他产油国大幅增加原油开采量铺平道路。

OPEC的代表们还表示,到目前为止,OPEC还没有被正式敦促增产以弥补俄罗斯可能出现的供应下降,但一些成员国已经开始计划在未来几个月内增产。

投资银行 SEB 的首席大宗商品分析师Bjarne Schieldrop表示,OPEC+集团的解体将使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能够利用其闲置产能来提高产量。然而,他对这是否会缓解全球市场的压力表示怀疑。

“欧盟和美国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损害俄罗斯的石油收入上,”他说。“来自沙特和阿联酋的更多石油将使西方实施更严厉的禁令,迫使俄罗斯石油出口下降,同时不会推高油价。因此,净值不会为市场增加供应。”

不过,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周三表示,俄罗斯希望继续与OPEC合作。

拜登政府内部分歧大

自俄乌冲突以来,美国就不停拱火,对俄罗斯进行了一轮又一轮的制裁。据彭博社周三报道,美国的制裁来到了“十字路口”,拜登政府内部对于能够在不伤害全球经济稳定性、损害美欧团结的基础上将制裁推进到何种程度存在分歧。

据拜登政府匿名官员爆料,包括白宫和国务院多位官员在内的内阁成员主张继续向俄施压,推动“二级制裁”;他们认为,来自盟友的反对意见是可以克服的。二级制裁指主要针对非美国主体与俄关系的制裁。

但另一方面,以耶伦领导的财政部下属官员为主,一些官员则担忧国际经济面临进一步压力;目前经济已经受到供应链、通胀、石油价格和潜在粮食危机的多重影响。一些官员则担忧如果汽油价格持续走高,民主党可能在中期选举中迎来糟糕结果。他们主张采取另一种制裁思路,即给国际石油限价。这样各国仍然可以从俄罗斯购买石油,但莫斯科的收入将是有限的。

彭博社报道截图

报道援引知情人士的话指出,随着白宫副国安顾问辛格(Daleep Singh)的离职,对俄制裁面临更大的挑战;此前辛格负责监督制裁的推出,并曾访问印度,推动后者疏远俄罗斯。随着辛格的离开,外界怀疑美国是否仍能对印度保持足够的影响力。

此外,报道还指出,到目前为止,“美欧团结”一直对俄制裁的主旋律。而如果美国在未与盟友达成一致的情况下选择加码制裁,那么它将只能独自前行。

而对于美国国内来说,汽油和食品价格高企已经成为拜登面临的一个“爆炸性”的政治问题。5月31日,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发文指出,创纪录的通胀、飙升的油价、持续蔓延的新冠疫情、频繁发生的大规模枪击案,这些堆积的危机正让白宫手忙脚乱。民主党人坦言,拜登想要挽救自己的支持率已变得困难重重,而这完全可能让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丧失对国会的控制权。

NBC还曝光称,拜登对不断下滑的支持率感到极为不安,担心会成为比特朗普更不受欢迎的美国总统。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