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德普起诉前妻诽谤案胜诉,艾梅柏:这个结果伤害了女性权利


(观察者网讯)据美媒CNN当地时间6月1日报道,“杰克船长”约翰尼·德普(Johnny Depp)起诉前妻“海后”艾梅柏·希尔德(Amber Heard)诽谤的官司终于迎来判决。德普胜诉,获得1000万美元的补偿性赔偿金和500万美元的惩罚性赔偿金;

此外,针对艾梅柏反诉德普指控其家暴的言论涉嫌诽谤一案,陪审团裁定艾梅柏获得200万补偿性赔偿金,但没有任何惩罚性赔偿金。

德普在判决出炉后发表声明称,“陪审团让我重获新生”“真相永不消亡”;艾梅柏则称“堆积如山的证据不足以抵抗我前夫不成比例的权力、影响力”,她还称这个判决结果伤害了女性权利,“使得应该严肃对待针对女性的暴力的观念倒退”,并且还伤害了自己言论自由的权利。

德普和前妻艾梅柏的这场诽谤官司自4月11日开打,历时一个多月,引发全球关注。

德普起诉艾梅柏2018年在《华盛顿邮报》发表的一篇专栏文章中,诽谤自己家暴,艾梅柏在这篇文章中称自己是“代表了家暴的公众人物”。尽管艾梅柏没有直接提到德普的名字,但是德普一方认为,这篇文章明确提到了他们的关系,读者普遍会认为这是在描述他们五年的恋情。如此说法,会导致德普的声誉和职业生涯遭到破坏。

“破坏职业生涯”的表现之一是迪士尼将德普从其《加勒比海盗》电影中除名。而最近热映的《神奇动物在哪里》系列电影中,同样没有了德普的踪迹——他原本在里面饰演重要角色格林德沃。

艾梅柏一方也反诉德普诽谤,称德普在其律师发布的一份声明中有关艾梅柏家暴的指控不实。

德普一方要求赔偿5000万美元,艾梅柏则要求赔偿1亿美元。

4月21日,艾梅柏(前方左二)在法庭上和律师团队讨论

在听取了众多证人们长达100多个小时的证词后,七人陪审团于5月27日开始审议本案。当地时间6月1日下午1:30左右,陪审团宣布裁决结果。约翰尼·德普起诉前妻艾梅柏·希尔德诽谤案胜诉,陪审团称德普证明了他的立场,即艾梅柏捏造了在他们短暂婚姻期间被德普虐待的说法。

陪审团裁决德普应在诽谤诉讼中获得1000万美元的补偿性赔偿金和500万美元的惩罚性赔偿金。但由于弗吉尼亚州的惩罚性赔偿金的最高上限为35万美元,因此,德普获得的赔偿金总额为1035万美元。

针对艾梅柏反诉德普诽谤一案,陪审团做出了有利于艾梅柏的判决。艾梅柏获得200万美元的补偿性赔偿金,但没有任何惩罚性赔偿金。

德普在宣布判决当天没有出席法庭,他之后发表了一份声明,向陪审团、法官、法院工作人员和所有支持相信他的人表示感谢。

“媒体对我进行了虚假的、非常严重的刑事指控,这引发了无休止的仇恨内容……对我的事业和生活产生了非常严重的影响。”德普写道,“六年后,陪审团让我重获新生。”

德普称,他选择起诉的目的就是揭露真相,这是他欠自己的孩子和所有坚定支持他的人的一个交代。而当案件终于胜诉时,德普称:“我感到很平静”。

“最好的还在后面,新的篇章终于开始了。”德普在声明末尾写道,“真相永不消亡(Truth never perishes)”。

5月24日,出席法庭的德普

虽然德普在声明中称“新的篇章开始了”,但他的前妻艾梅柏却似乎不这样认为。

艾梅柏在判决结果出炉后发表声明称,自己对这一结果非常失望,“堆积如山的证据仍然不足以对抗我前夫不成比例的权力、影响力。”

艾梅柏还把这一判决上升到了伤害女性权利的高度,她称“(德普胜诉)让时间倒退到了一个女人说出自己心声会被公开羞辱耻笑的时代,使得应该严肃对待针对女性的暴力的观念倒退。”

艾梅柏还写道:“我很遗憾我输掉了这个案子。但更让我难过的是,我似乎失去了我认为作为美国人应有的权利——自由和公开地发言。”

CNN称,艾梅柏的发言人大卫·谢恩(David Shane)表示,她计划对这一判决结果提出上诉。

6月1日,判决结束后艾梅柏走出法庭

据悉,德普和前妻艾梅柏的离婚纠纷从2016年持续至今。

2016年5月,德普和艾梅柏向法院提出离婚申请,离婚理由是“不可调和的分歧”,艾梅柏指控德普酗酒、吸毒、具有暴力倾向等。 8月,德普与艾梅柏达成了离婚协议,当时双方约定,德普支付700万美元的离婚赡养费,艾梅柏则公开表示自己将会把这笔钱全部捐给慈善机构。

但2016年年底时,离婚案再起波澜,直至2017年1月13日才短暂画上“句号”——在8个月的官司,235天的诉讼之后,两人此前达成的离婚协议“将被强制执行”,双方无需再商讨新的离婚协议,原来达成的离婚协议正式生效。

但故事远远没有结束。2018年,艾梅柏在为《华盛顿邮报》发表专栏文章,称自己是一名“代表家暴的公众人物”。德普自此背上“家暴男”标签,职业生涯严重受损。

2019年3月,德普再次提起一场诉讼,在文件中否认自己存在家暴行为,并且称艾梅柏才是虐待者,她曾殴打、踢他,并用伏特加酒瓶扔向他。而德普提起这场诉讼的原因,是为了“洗清自己的名声”。

这场诉讼案几经推迟,一直到今年才在美国弗吉尼亚州进行。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