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阿诺德·贝特朗:制裁俄国,西方可能力不从心


【文/阿诺德·贝特朗 译/ 观察者网 余烈】

还记得有人声称俄罗斯的经济或多或少是无关紧要的,只是相当于一个不怎么起眼的欧洲小国吗?“普京的经济规模相当于意大利,”美国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在2014年俄罗斯入侵克里米亚后说,“他正在用一对2玩扑克牌游戏,而且打赢了。”

对于俄罗斯在欧洲、中东和东亚日益增长的外交和地缘政治影响力,《经济学人》在2019年发出疑问:“一个经济规模与西班牙相当的国家……是如何做到这些的?”

西方很少会如此严重地误判一个经济体的全球意义。法国经济学家雅克·萨皮尔(Jacques Sapir)是著名的俄罗斯经济专家,他在莫斯科和巴黎经济学院任教,他最近解释说,乌克兰战争“让我们意识到,俄罗斯经济比我们想象的要重要得多。”

在萨皮尔看来,这种误判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汇率。如果你简单地将俄罗斯GDP从卢布转换为美元来进行比较,你确实会认为它是一个与西班牙一样大的经济体。但是,如果不对购买力平价进行调整,这样的比较是没有意义的,购买力平价说明了生产力和生活水平,从而说明了人均福利和资源的使用。事实上,购买力平价是大多数国际机构(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到经合组织)所青睐的衡量标准。

而当你根据购买力平价衡量俄罗斯GDP时,很明显,俄罗斯的经济实际上更像德国的规模,俄罗斯约为4.4万亿美元,而德国为4.6万亿美元。从一个小的、有点病态的欧洲经济体的规模到欧洲最大的经济体和世界最大的经济体之一,这不是一个可以忽略的差距。

萨皮尔还鼓励我们追问:“服务部门的份额与产品和工业部门的份额相比是多少?”在他看来,与工业部门和石油、天然气、铜和农产品等商品相比,今天的服务部门被严重高估了。如果我们降低服务业在全球经济中的比例重要性,萨皮尔说,“俄罗斯的经济规模远远大于德国,可能占世界经济的5%或6%”,更像日本而不是西班牙。

对俄制裁后美国油价上涨(来源:新华社)

这有直观的意义。当处于危急时刻,我们知道为人们提供他们真正需要的东西,如食物和能源,比提供娱乐或金融服务等无形的东西更有价值。当像网飞这样的公司,其市盈率比世界上最大的食品公司雀巢高三倍时,这更可能是市场泡沫的反映,而不是实际情况。网飞是一个杰出的服务业公司,但只要世界上大约有8亿人仍然营养不良,雀巢公司仍然会提供更多的价值。

所有这一切都意味着,目前的乌克兰危机有助于澄清我们的看法,包括理所当然地把现代经济中的那一面看作是“陈旧”的,如工业和商品,其价格今年已经飙升;以及也许高估了服务和“技术”,其价值最近已经崩溃。

俄罗斯经济的规模和重要性因忽视全球贸易流而被进一步扭曲,萨皮尔估计俄罗斯在其中“可能占到15%的份额”。例如,虽然俄罗斯不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生产国,但它一直是最大的石油出口国,甚至超过了沙特。许多其他基本产品也是如此,如小麦,这种世界上最重要的粮食作物,俄罗斯控制着小麦全球出口的约19.5%,以及镍(20.4%)、半成品铁(18.8%)、铂金(16.6%)和冷冻鱼肉(11.2%)。

在这么多基本商品的生产中具有如此重要的地位,意味着俄罗斯与地球上其他几个国家一样,在许多方面是全球化生产链的关键。与对伊朗或委内瑞拉这样的国家进行“最大限度的制裁”不同,试图切断俄罗斯与世界市场的联系已经意味着并将可能继续带来全球经济的巨大重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