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邵善波:从拜登的发言看美国对台政策的本质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邵善波】

口误,还是基本政策变化

美国总统拜登日前在日本公然声称,如中国大陆以武力统一台湾,美国会军事介入。这说法自然引起我外交部的强烈反对,美国国务院亦马上澄清美国的“一个中国”及战略模糊政策并没有改变,拜登次日也重申了这一点。

拜登已多次就台海问题作出这样的发言。拜登年纪大,说话常常混淆不清,但如果以为这只是一个老人家的口误问题,就严重错读美国对台政策的基本态度,及近年取态的转变。

拜登去年的说法是:“听着……我与中方领导人曾谈及台湾,我们同意……我们会遵守‘台湾协议’。我们就是这样的,我们都讲得很清楚,我不认为他应做出遵守协议以外的任何事情。”当时这段话亦引来很多不同的解读及延伸。

拜登和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于5月23日共同出席联合记者会(资料图/路透社)

什么协议?什么承诺?

美国媒体将这所谓的“台湾协议”解读成美国国会的对台决议,即“与台湾关系法”(The Taiwan Relations Act),及美对台的所谓“六项保证”。美国网媒Politico就是其中之一,写手Stuart Lau引用了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法国的一段讲话来解释、补充总统的话——

布林肯表示:“我们强烈敦促北京停止对台湾的军事、外交及经济施压和胁迫。而且我们会继续与朋友和盟友站在一起去推进共享的繁荣、安全和价值,以及会继续深化我们与民主台湾的关系”。

在刘(Lau)看来,拜登的所谓“协议”,是指美国内部民主与共和两党、行政与立法两部门之间有强烈共识的一个“协议”,即美国会保护台湾的安全。这解读虽有点勉强,但差不多是美媒的一致说法。

而我认为拜登这里讲的“协议”,也可以指“中美三个联合公报”。

公报中涉及台湾的段落是这样说的:

“双方回顾了中美两国之间长期存在的严重争端。中国方面重申自己的立场:台湾问题是阻碍中美两国关系正常化的关键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早已归还祖国;解放台湾是中国内政,别国无权干涉;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必须从台湾撤走。中国政府坚决反对任何旨在制造‘一中一台’、‘一个中国、两个政府’、‘两个中国’、‘台湾独立’和鼓吹‘台湾地位未定’的活动。”这是中方的态度。

美方跟着的回应是:“美国方面声明:美国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政府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它重申它对由中国人自己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关心。考虑到这一前景,它确认从台湾撤出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的最终目标。在此期间,它将随着这个地区紧张局势的缓和逐步减少它在台湾的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

可以说,“公报”这部分更多像解决香港问题的“中英联合声明”,内容基本上是各自表述自己一方的立场;唯一有共识的内容也不能叫“协议”,“美国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政府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不提出异议”,与“认同”或“同意”有一定的差别。

资料图:央视新闻客户端

“三个联合公报”是中美关系走向正常化的重大转折点,双方当时都尽了极大的努力,就自己的立场及原则作出了重大的让步和妥协。因此这些文件对双方来说,都不可能是完美的产物。而我们目前所面对的,就是这三个声明遗留下来的问题,及因中美两者力量对比出现变化而造成关系急剧恶化的局面。

我们或许应该认识到,中美近50年前达成的三个联合公报中有关台湾的部分,在当下恐难以如过往所希望那般继续充当中美之间对台湾问题的来往基础。

中方在联合公报中提出:“台湾问题是阻碍中美两国关系正常化的关键问题”,这情况到今天仍没有改变;但是,三个联合公报对纾缓及处理中美之间就台湾问题的分歧,目前已难发挥积极作用。

拜登若引用这公报作为依据,试图去说服中国大陆停止对台湾的“挑衅”和“施压”,也同样犯了这个错误。如果他用这三个联合公报内暧昧的表述,来为美国当前挑拨台湾问题的举措作解脱,可能也有一定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