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印度外长:欧洲得摆脱这种心态,中国不需要其他先例来决定如何与我们接触


【编译/观察者网 王恺雯】当地时间6月2日至4日,欧洲智库GLOBSEC举行第17届布拉迪斯拉发论坛。

综合“今日印度”、《印度时报》等印媒消息及现场视频,印度外长苏杰生(S Jaishankar)在3日的一场活动上驳斥了西方对印度购买俄油的指责,质问“如果印度购买俄罗斯石油是资助战争,那欧盟购买俄罗斯天然气就不算吗?”

对于西方一些人将俄乌冲突和中印关系相关联,认为印度在乌克兰问题上的立场可能会影响全球对新德里的支持,苏杰生指出,欧洲必须摆脱“欧洲问题是世界问题”的心态,印度有能力管理中印关系,中国也不需要世界其他地方的先例来决定如何与印度接触。

印媒报道截图

俄乌冲突爆发后,印度并没有跟随西方国家的脚步对俄实施制裁,也拒绝在有关问题上谴责俄罗斯,更不顾西方施压,继续增购俄油。面对外界质疑,苏杰生3日表示,欧洲仍在从俄罗斯购买石油和天然气,即便是新的一揽子制裁计划也考虑到了欧洲民众的福祉,并没有立刻禁运石油,也排除了部分输油管道。

“人们需要明白,如果你能为自己着想,你当然也能为别人着想。”苏杰生说,“如果欧洲说,我们必须采取一种不会对我们经济造成创伤的管理方式,那么其他人也应该拥有自由和选择的权利……不要对此附加任何政治信息。”

当被问到印度购买俄油是否是“资助这场战争”时,苏杰生反问道:“如果印度购买俄罗斯石油是资助战争,那(欧盟)购买俄罗斯天然气就不算吗?让我们公平一点好不好。”

他还指出,如果西方国家如此担心印度购买俄油,为什么他们不允许伊朗和委内瑞拉的石油进入市场?“他们掐断了我们所有其他的石油来源。”

现场有观众质疑,印度现在不“帮助”乌克兰,如果将来中印出现矛盾,其在乌克兰问题上的立场可能会影响全球对新德里的支持。苏杰生表示:“如果我把欧洲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欧洲对于正在发生的很多事情都保持沉默,例如在亚洲(发生的事)。你也可以问,为什么亚洲会有人在任何事情上都信任欧洲呢?”

苏杰生坦言,目前印度和中国的关系“很困难”,“但我们完全有能力去管理它,如果我们能得到全球的理解和支持,显然这是有帮助的。但是,在一场冲突中进行交易,是为了能在第二场冲突中获得帮助,这不是世界的运作方式。”

苏杰生表示,印度和中国的很多问题和俄乌冲突无关,“如果我们要讨论谁在什么时候对什么问题保持沉默,我可以指出很多,就像我说的,欧洲在这些问题上一直保持沉默。”

视频截图

在此后的对话中,苏杰生再次驳斥了把俄乌冲突和中印关系相联系的说法。

“欧洲必须摆脱‘欧洲的问题是世界的问题,但世界的问题不是欧洲的问题’的心态。”他表示,印度与中国的问题早于乌克兰危机,试图在这两者之间建立联系是错误的,“中国和印度发生的事情比乌克兰发生的事情早得多……中国不需要世界其他地方的先例来决定如何与我们接触、是否与我们接触,或是与我们的关系困不困难。”

当被问及若印度不得不在中美之间做选择,会“站在哪一边”时,苏杰生称,他不接受印度一定要加入某一边的说法,“我们占了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是世界第五或第六大经济体……我们有权站在自己的一边,有权权衡自己的利益,做出自己的选择……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不关心自己的利益。”

主持人追问印度在世界舞台上所处的位置,指出既然拥有五分之一的人口,就无法保持中立,“骑墙观望”(sitting on the fetch)不是成为世界领袖的选项。

苏杰生表示,印度没有“骑墙观望”,而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世界正在发生改变,新的参与者正在到来……世界不能像过去那样以欧洲为中心。”

他还称,印度作为“民主国家”,拥有市场经济和多元化社会,不会排斥与美国、中国或俄罗斯“一起玩”。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