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陈文玲:我们不能让台积电转移到美国


【文/陈文玲】

(对于当下的中美关系,)我主要谈四个方面的观点。

第一,用基辛格最近的话来说,中美若能缓和敌对关系,对整体世界和平具有重要性。

5月27日有媒体报道,基辛格在瑞士达沃斯论坛上表示,美国和中国必须寻求避免在两国紧张的外交关系中把台湾置于中心地位,美国和中国若能缓和敌对关系,对整体世界和平具有重要性。他特别直言不讳地指出,美国不应该耍花招以渐进的方式制造“两个中国”的方案,中国也会因此继续保持直到今日仍在保持的耐心。

按我的理解,基辛格的意思是,中国已经保持了足够的耐心,而美国不要力图用渐进式“切香肠”的方式制造“两个中国”的方案来激怒中国。作为一个接近100岁的国际战略家,这些话可以说是他的切身感受,也是他对中美关系的一种警告。

基辛格(资料图)

基辛格最近还发表了一系列观点,包括25号出席英国皇家研究所举办的线上活动,发表了对当今国际秩序和中美关系的看法。他特别提出,美国应该学会适应新的国际秩序,也因为美国及其西方盟友所构建的国际秩序不再适用于全球稳定,由于当前世界早已不是百年前的世界,各国的科技和军事力量也得到了大幅提升,武器装备也先进得多,所以,一旦动手,冲突将变得更加激烈,后果和影响力也会非常巨大。

2019年,我们中心和彭博社联合举办了创新经济论坛,基辛格在会上有40分钟的对话。他在对话中特别指出,美国和中国作为全球两个最大的经济体,有一些互相踩脚是正常的,但如果把任何全球冲突都和中美联系起来,那将是很危险的。

2019年,我陪同周小川行长和王超会长到美国,参加基辛格中心举办的中美专家内部闭门会。那次会议上,基辛格也指出,如果中美两国走向对抗,将比一战、二战给人类带来更为严重的灾难。

我在开头用这么大的篇幅来介绍基辛格近些年来的重要观点,一个结论就是中美关系不能走向对抗,否则就是人类的灾难,而且这个灾难比一战、二战带给人类的灾难还要严重。所以,他不惜在一切场合呼吁中美关系不能走向新冷战。

我想,基辛格的这些劝诫对世界都有很大的影响力,但是对美国的这些政客能否起作用?他们还是不够尊重这样一个世纪老人,不够尊重这样一些至理名言。我们面对的不是像基辛格这样清醒的战略家在制定政策,我们面临的是失去理智、失去方向的政客和所谓的美国的战略家在制定对华政策。

所以,我们现在不能有幻想,我们要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第二,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是不愿意选边站队的。

从特朗普发起的中美贸易战开始,其实各个国家都表示了非常明确的共同倾向,即不愿意在中美两国之间选边站队。

拜登把中国视作最重要的战略竞争对手,布林肯现在说中国是最严重的长期战略竞争对手,在这样的情况下,实际上美国不管是搞“亚太经济框架”,还是搞“四方机制”、美英澳AUKUS机制、民主价值观联盟等等,推出的东西都是在逼迫一些国家选边站队,逼迫这些国家跟随美国的鼓点起舞,企图在世界性的产业链、供应链、贸易科技中去中国化,全方位地把中国从世界舞台上清除掉。

可以想象,美国的政客真的是异想天开。我们观察到,从一开始的中美贸易战到目前一系列围堵中国的政策,所有的国家,除了那些铁杆的跟着美国最紧的、但是也不见得能够得到好处的个别国家,几乎所有的国家都没有明确表示在中美之间会选边站队。

最近,美国把东盟领导人请到了美国——第一次就只请到了李显龙,第二次请到了东盟八国。在美日印澳会议、在日本召开的会议等国际场合,可以看到所有被他们纳入到成员国的这些国家发出的声音,除了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等几个国家之外,所有的国家发出的声音都是:不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

这里最典型的代表,比如李显龙、菲律宾前总统和现总统、越南领导人,大家发出的声音都是一样的,即不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接受媒体采访的资料照片(资料图/新华社)

特别是李显龙,在5月26日访问日本期间的会议上发表演讲,指出日本应该思考如何面对自己的历史,让长期悬而未决的历史问题得到处理。李显龙在接受《日本经济新闻》采访时也表示,东盟是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与合作的重要核心机制,机会和市场都在中国,各国不能不和中国做生意,并且欢迎来自中国的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