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美洲峰会召开:墨西哥总统拒绝参加,移民大篷车队开始出发


(观察者网讯)当地时间6月6日到10日,第九届美洲峰会在美国洛杉矶召开。本是一场“重申美国领导力”的峰会,但却以墨西哥等多个国家的坚决抵制而尴尬开场。

6日,墨西哥总统洛佩斯正式宣布,由于部分国家被美国排除在峰会之外,他将不会出席此次峰会。此外,危地马拉、洪都拉斯和萨尔瓦多等多国也已明确表示不会出席此次峰会。

这是美国自1994年首次峰会以来首次主办美洲峰会。此前拜登政府已经花了一个多月时间努力说服洛佩斯参加峰会,最终仍遭拒绝。

“这是对拜登的重大冷落,为此次峰会带来毁灭性威胁”,美国有线电视新闻(CNN)称。墨西哥《宇宙报》6日进一步指出,美洲峰会反映了美洲体系的功能失调,表明整个半球的所有努力尝试都以一厢情愿告终。

就在峰会召开的同时,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移民大篷车队之一开始为峰会“造势”,从墨西哥南部前往美墨边境,为这一以移民为首要议题的峰会更添了一层阴影。

“我不接受霸权”

此前拜登政府已做出最终决定,由于“缺乏民主空间和人权状况”,不邀请古巴、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政府参加本周的美洲峰会,但这一决定遭到了墨西哥等相当一部分美洲国家抵制,直到峰会召开最后一刻,白宫仍未能公布与会国家名单。白宫新闻秘书卡琳·让-皮埃尔6日在被问及此事时态度极其强硬,声称“我们不后悔,总统将坚持他的原则”。

墨西哥总统洛佩斯此前多次警告称,墨西哥不会承认或接受排除任何国家的做法。综合美国有线电视网(CNN)、路透社等媒体报道,他6日在新闻发布会上正式宣布,自己不会出席此次峰会,只派出外交部长代表参会。

墨西哥总统洛佩斯6月6日宣布,不会出席美洲峰会。视频截图

“如果不是美洲大陆的所有国家都参加,就不会有美洲峰会”。洛佩斯强调,“我们认为这意味着继续干预主义的旧政策,缺乏对国家及其人民的尊重”。

洛佩斯表示,美国这种“排除异己”的政策已经延续了几个世纪,亟待改变。“我认为有必要改变几个世纪以来强加给我们的政策:排除异己,想要无理统治,不尊重国家主权。”

“我对这种情况感到非常失望,但我不接受任何人凌驾于国家之上,我不接受霸权。”洛佩斯说,“所有国家,无论多小,都是自由和独立的”。

对拜登的重大冷落

洛佩斯拒绝参会后,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赞扬了洛佩斯的“勇气”和“团结”,他表示,拜登政府不邀请自己或古巴和尼加拉瓜领导人的决定“是一种歧视行为”,美国政府将“确保峰会失败”。

除了墨西哥以外,危地马拉、洪都拉斯、萨尔瓦多、玻利维亚等多国也已表示不会出席此次峰会。由于组织过程混乱,直到峰会召开,白宫也没有给出正式出席的国家名单。“政客”(Politico)新闻网指出,由于拜登政府组织不善、资源不足,外界对此次峰会的期望很低。

墨西哥是美国邻国,两国在包括移民在内的各种问题上需要密切合作。洛佩斯拒绝参会后,美国有线电视新闻(CNN)指出,此举是对拜登的重大冷落,为此次峰会带来毁灭性威胁。路透社也称,多个左翼政府的抵制表明,拉丁美洲的许多人不再愿意像过去那样跟随华盛顿的领导。

墨西哥《宇宙报》6日刊登观点文章称,美洲峰会实际上反映了美洲体系的功能失调,阐明整个半球的所有努力尝试都以一厢情愿告终。世界上很少有地区在构建解决共同问题的方案方面如此低效。(美国)霸权主义的力量在零星的渴望融入和完全不关心之间摇摆不定。

《宇宙报》表示,美国缺乏一个半球项目,想当然地认为在它的后院,社会不平等和政府功能失调是常态,可以忍受。在拉丁美洲方面,近年来没有稳定的、协商一致的和富有成效的对话项目。

墨西哥《宇宙报》发表观点文章《最后一次美洲峰会?》

最大移民车队启程前往美国

就在峰会召开的同时,数千名美洲移民正在从墨西哥南部出发,向着美国前进,为峰会“造势”。路透社称,这一大篷车队至少有6000人,可能是近年来该地区最大的移民大篷车队之一。其中很多移民来自委内瑞拉。

6月6日,移民队伍在雨中前进。图自社交媒体

据路透社报道,大篷车组织者维拉格兰(Luis Garcia Villagran)呼吁参会国家重视移民问题:“我们强烈敦促那些参加峰会的人……看看正在发生的事情,如果不尽快完成某些事情,墨西哥可能会更频繁地发生什么。”

哥伦比亚移民罗宾逊·雷耶斯(Robinson Reyes)表示,他希望移民队伍能够在峰会上引起领导人的注意。“我们希望我们的孩子有一个未来……我们希望毫无问题地穿越墨西哥。”他说,“上帝保佑,他们可以谈谈并解决这个问题”。

如何遏制美国南部边境的移民本是峰会重点讨论内容之一,现在浩浩荡荡的移民队伍再为峰会添了一层阴影。预计美国总统拜登将在本周晚些时候宣布一项关于移民的区域协议。但《纽约时报》指出,鉴于墨西哥是美国最大的移民来源地,并且是美国应对移民危机的最重要伙伴,洛佩斯不出席峰会,意味着峰会将无法就移民问题达成任何实质性协议。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