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刘宗义:斯里兰卡想用亭可马里挑起中国与美西方的竞争?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刘宗义】

俄乌冲突发生后,对世界很多地区都产生了直接或者间接的影响,特别是由于能源、粮食和化肥等价格的上升,对很多发展中国家造成了比较严重的外溢效应。南亚的斯里兰卡、巴基斯坦、尼泊尔、孟加拉国等中小国家受到了较严重的冲击,尤其是斯里兰卡和巴基斯坦两国,因为在俄乌冲突之前已经发生了债务危机,所以后果尤其严重。

对于斯里兰卡来说,上述因素与先前已经存在的债务危机结合起来,形成了一场 “完美风暴”。俄乌冲突的外溢效应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斯里兰卡出现自1947年独立以来首次主权债务违约,国家实际已经破产;总理马欣达·拉贾帕克萨宣布辞职,政府倒台;民众生活物资奇缺,社会陷入政治动荡。

马欣达·拉贾帕克萨(新华社发 资料图)

对于斯里兰卡现在面临的政治经济动荡以及原因,最近媒体报道很多,有很多学者进行了比较深入的分析。就像很多人分析的那样,斯里兰卡之所以发生如此严重的政治经济危机,既有外部因素的影响,也有政府决策失当的原因。

外部因素主要是新冠疫情、美联储加息和俄乌冲突。斯里兰卡外汇收入主要来自四个方面:海外汇款、旅游业、纺织和茶叶出口。疫情爆发后,这四个主要出口创汇行业都受到严重影响,外汇收入锐减。

斯海外劳工汇款从2017年就开始下降,2018年降到71亿美元多一点儿;2021年比上年减少22.7%,今年前4个月又比上年降低6成;2019年,斯里兰卡接待外国游客人数190万名,旅游业的收入在36亿美元,占其总出口的24%。但2019年发生了恐怖主义袭击,2020年全球疫情爆发,到了2021年,斯里兰卡接待外国游客人数急剧降至15万名,旅游业收入缩水到10亿美元以下。并且,疫情引发全球通胀,斯里兰卡国内消费价格上涨剧烈。

内部原因,一是2019年戈塔巴雅上台之后推出了大规模减税政策。一方面,减税刺激了消费,引发民众购买进口商品的热潮,加速了外汇储备的消耗。另一方面,财政部长说,减税使斯里兰卡政府每年的收入损失超过14亿美元;总理府在声明中说,减税每年造成约22亿美元的财政收入损失。

二是2021年4月,斯里兰卡外汇短缺成为一个严重问题,斯政府试图通过禁止进口化肥来限制外汇流出,戈塔巴雅总统告诉农民要发展有机农业,改用有机肥,导致了大面积的农作物歉收,影响了茶叶和橡胶出口,斯里兰卡不得不增加粮食进口,使其外汇短缺更加严重。

俄乌冲突使得斯里兰卡面临的财政危机和外汇危机雪上加霜。一方面,俄乌冲突导致国际市场能源、粮食、化肥短缺,价格上涨;另一方面,对斯里兰卡创汇部门造成了更沉重的打击。斯里兰卡的海外游客约有30%来自俄罗斯、乌克兰、波兰和白俄罗斯,其中俄罗斯是其旅游业最大客户,占其市场份额的15%。俄乌冲突发生后,大量俄乌两国游客滞留斯里兰卡,斯里兰卡对他们不收任何费用。

2021年1月,斯里兰卡正式对外开放机场并重启旅游业。新华网资料图

同时,俄罗斯是斯里兰卡茶叶第一大出口市场,10%出口到俄罗斯,因俄罗斯受到金融和贸易制裁而受阻。另外美联储的加息政策和美元升值进一步加剧了斯里兰卡的债务危机和外汇短缺。

但以上这些因素只是斯里兰卡当前这场政治经济社会危机的直接原因或者表层原因,并不是根本原因。其根本原因是斯里兰卡债务融资型增长模式已难以为继。

斯里兰卡全称“斯里兰卡民主社会主义共和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同时也是一个福利国家,工业基础薄弱,能源资源较为匮乏,大量维持经济社会正常运行的生产、生活要素严重依赖进口,对外贸易长年处于赤字状态,经常账户逆差每年在30亿美元左右。2019年底,斯里兰卡拥有76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到2020年3月,其外汇储备已降至19.3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