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立陶宛外长向日本取经:“印太”我们不熟,日本可提供帮助


【文/观察者网 周弋博】

去年7月,立陶宛允许台当局以“台湾名义”设立“代表处”的决定,招致中方强硬反击。如今,立陶宛还在该问题上继续狡辩。

据《日经亚洲》消息,当地时间6月7日,立陶宛外长兰茨贝尔吉斯在访日期间宣称,所谓的“台湾代表处”并不是“外交代表处”,立陶宛没有违反“一个中国原则”。

此外,兰茨贝尔吉斯还撺掇欧盟国家退出“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机制”(China-CEEC),声称这种在欧盟内部“抱团分组”的行为将不利于欧盟发展。

报道分析称,立陶宛目前正在加强与“印太地区”的接触,即兰茨贝尔吉斯访日的目的之一,这也表明该国需要寻找能替代中国的贸易伙伴。这位来自波罗的海的立陶宛人还表示对“印太”不熟悉,需要日本帮忙:“我们在这方面(印太地区)就是新人……在了解该地区和该地区所有错综复杂的事物时,日本可以为我们提供更多帮助。”

《日经亚洲》报道截图

6月7日,兰茨贝尔吉斯在日本东京接受《日经亚洲》专访,谈及立陶宛退出“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机制”、设置“台湾代表处”等一系列问题。

兰茨贝尔吉斯声称,“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机制”对其成员国而言没有好处,欧盟国家也不应该参与其中。

“没有人能准确指出这种(合作)形式的任何好处。”兰茨贝尔吉斯称,他也对欧盟内部形成不同的国家分组持反对态度。

“(欧盟)首先是一个联盟……因此,与中国等合作伙伴进行贸易的决定必须由欧盟做出,而不是由欧盟框架下的某个团体做出。”

“如果世界上每个国家都在欧盟内部拥有自己的朋友圈,我无法想象欧盟会变成什么样子。”兰茨贝尔吉斯称,“我们将无法做出任何决定。”

事实上,这番言论还是在老调重弹。去年5月21日,兰茨贝尔吉斯宣布退出“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机制”,当时就声称该合作机制在欧盟“制造了分裂”,敦促欧盟其他国家一同退出。

公开资料显示,除了已经退出的立陶宛,“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机制”中的欧盟国家还包括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希腊。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去年5月24日表示,当前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峰会各项成果稳步落实,中方愿同各方继续共享发展机遇和合作成果,推动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行稳致远。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符合各方共同利益,机制成立9年来,成果丰硕,不会因个别事件受到影响。

立陶宛外长兰茨贝尔吉斯 图源:立陶宛国家广播电视台(LRT)

在被问及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设置的所谓“台湾代表处”时,兰茨贝尔吉斯一改此前的“嘴硬”态度,转而在该机构的性质问题上狡辩了起来。

兰茨贝尔吉斯坚称,该“代表处”并不是“外交代表处”,立陶宛没有违反“一个中国原则”。

不过,立陶宛之前也用过这番说辞。去年11月21日,立陶宛副外长曼塔斯∙阿多梅纳斯接受立陶宛新闻广播电台(LRT) 采访时声称,维尔纽斯设立的“台湾代表处”不具有外交地位。

据报道,阿多梅纳斯在采访中还狡辩称:“立陶宛和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一样承认北京。我们最初十分明确地表示,不打算建立或者开设外交代表处。希望当这个代表处开始运行时,所有人就会明白其性质,对华关系就会正常化。”

同日,立陶宛总理格丽达·希莫尼特也发出了类似言论,宣称“这个不具有正式外交地位的代表处的开业,不应该让任何人感到意外”。

“立陶宛希望加强与台湾地区的经济、文化或科学联系,这一事实是在我们政府的计划中宣布的,因此我们的举动不应非常令人惊讶。”希莫尼特称,“我想强调的是,这并不意味着与‘一个中国’政策有任何冲突或分歧。”

立陶宛副外长曼塔斯∙阿多梅纳斯 资料图

《日经亚洲》分析称,立陶宛目前正在加强与“印太地区”的接触,即兰茨贝尔吉斯访日的目的之一,这也表明该国需要寻找能替代中国的贸易伙伴。

兰茨贝尔吉斯也表示,中国在外交层面对立陶宛的处理,也导致他们需要寻求新的伙伴关系。

“我们在这方面(印太地区)就是新人。”兰茨贝尔吉斯称,“在了解该地区和该地区所有错综复杂的事物时,日本可以为我们提供更多帮助。”

值得注意的是,兰茨伯格斯还渴望与台湾地区进行更直接的接触,并表达出想吸引台湾地区投资该国激光和生物技术等领域。

报道认为,即便立陶宛总拿台湾地区说事,但该国否认“台湾代表处”外交属性的行为,表明其政治立场仍然有些混乱。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