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美国在拉美峰会上宣布“美洲经济计划”要跟中国比“实在”,引来拉美前大使吐槽


【文/观察者网 熊超然 编辑 徐乾昂】继5月的亚洲之行搞了“印太经济繁荣框架”(IPEF)等一系列遏华动作后,美国总统拜登6月又回到“主场作战”,在洛杉矶主办美洲峰会(Summit of the Americas),开启了这场召开前就已风波不断的地区会议。

据路透社、美联社当地时间6月8日,拜登当天在出席第九届美洲峰会时,代表美国政府宣布了一项与拉美国家建立新经济伙伴关系的提议计划——“美洲经济繁荣伙伴关系”( Americas Partnership for Economic Prosperity,下简称为APEP),旨在抗衡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

此前一天,已有媒体提前分析解读了这个拜登专为美洲打造的经济框架,并指出,不光是名字相似,APEP在重点、性质上也像极了IPEF。拜登在宣布该计划时,承诺将给美洲国家提供经济援助并展现“雄心勃勃的行动”,而其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更是三句话不离中国,高调宣称“美国给美洲的好处比中国更实实在在”。

这届美国政府虽有这番想象,但立刻被拉美以及美国前外交官拉回现实。智利前驻华大使贺乔治称,和中国相比,美国能拿得出手放在台面上的太少了。而美国前驻危地马拉大使麦克法兰直言,美国所谓这套“成功理论”在拉美这个地方已经行不通了。

回到这次峰会现场,也有不少吐槽的地方。美媒指出,由于拜登政府组织不善、资源不足,外界对于此次峰会的期望很低。本次峰会召开前,许多美洲国家宣布抵制,最终出席峰会的领导人减少至只有21人,这也让这场峰会注定变得“分裂”。

当地时间6月8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第九届美洲峰会上发表讲话。图自澎湃影像

美洲峰会上,拜登复刻“印太框架”

当地时间6月6日至10日,第九届美洲峰会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召开,这是自1994年首届峰会以来,美洲峰会首次在美国召开。

“在本次峰会上,我们有机会围绕一些大胆地想法和雄心勃勃的行动聚在一起,向我们的人民展示‘民主’的不可思议的力量,提供具体的利益,让每个人的生活更美好,每个人。”

在8日参加美洲峰会时,作为东道主的拜登在发言中,试图向与会领导人作出其政府对于美洲地区的承诺与保证,一大重点就是宣布了美洲经济繁荣伙伴关系”(APEP)这一计划。

拜登当天在洛杉矶微软剧院说:“我们(美洲国家)必须共同投资,确保我们的贸易是可持续的、负责任的,以创建更有弹性、更安全、更可持续的供应链。”他还称,APEP将帮助各经济体“自下而上、由内而外”发展,而非“自上而下”。“在美国行得通的事情,在每个国家都行得通,而下渗经济学(Trickle-down economics)是行不通的。”

路透社指出,拜登正在寻求为拉美国家提供一个“可以替代中国的选择”,这就要求美国要增加与拉美国家的经济接触,包括增加投资,并在现有贸易协议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

路透社报道截图

然而,拜登的APEP似乎“还未成型”,该计划并没有提供关税减免政策。一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受访时称,APEP最初将把重点放在已经与美国达成贸易协定的“志同道合的伙伴”身上,谈判预计将在今年秋季之初开启。此外,作为计划的一部分,拜登还希望重振美洲开发银行(IADB),为拉美国家提供更多投资资金。

这名官员还称,尽管拜登如今要处理国内的大规模枪击事件、高通货膨胀以及俄乌冲突等重要议题,但他也正寻求通过在美洲地区建立新的伙伴关系,以向中国施压,实现美国政府此前针对中国提出的“竞争性目标”。

此前,美媒“Axios新闻网”报道称,拜登在亚洲宣布的IPEF也是为了给盟友提供一个“替代中国的选择”,APEP和IPEF类似。APEP的重点将放在气候变化、工人权益和供应链三个方面。而IPEF的“四大支柱工作”是数字经济、供应链、环境保护和反腐败。虽然有些许不同,但“两者都侧重于建立共同标准以应对共同挑战”。

更重要的是,APEP和IPEF一样,也不是一个“传统的自贸协定”,因为它同样也不涉及关税等领域。

美国真正目的——想和中国掰手腕

“来自中国的挑战显然是一个主要的考虑因素。”当地时间6月8日,路透社在报道拜登于美洲峰会上宣布APEP时,这样写道。

报道称,数据显示,自拜登2021年1月正式就任美国总统以来,中国在拉美大部分地区扩大了与美国之间的贸易差距。在对2015年至2021年之间来自联合国的贸易数据作出分析后,路透社发现,除了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墨西哥,中国在拉美各国的贸易优势已超美国,并在去年扩大了这种优势。

在前总统特朗普任内,美国近年来相对忽视了美洲地区,而拜登的幕僚团队则把此次美洲峰会定性为是“美国重申其在拉美领导地位的一个机会”。

“应对中国进入该地区的最好办法,是确保我们在经济上推进自己针对该地区的积极愿景。”那名受访的美国政府高级官员这样表示。

美联社则认为,当前局势已提醒拜登政府,美国与拉美国家的关系是“棘手的”。尽管美国正在巩固同欧洲和亚洲的关系,在欧洲针对俄罗斯,在亚洲针对中国,但还有一大挑战是——(美洲地区所在的)西半球明显实力不平衡。

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美国的经济规模是此次峰会上的第二大经济体巴西的14倍多,而巴西从俄罗斯进口化肥产品,美国及其盟友对俄罗斯的制裁,反让巴西更加受伤。同时,贸易数据还显示,美洲地区同中国的关系正在加深,中国也在该地区进行了投资。

美联社称,此次美洲峰会,美国有机会向拉美国家游说,在疫情下经济复苏和通胀加剧的背景下,与华盛顿建立更紧密的关系是有好处的。对此,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就高调承诺称,美国将在美洲地区“投入实实在在的资金以产生实实在在的成果”。

他还不忘提到中国:“当你们把所有这些都加在一起,看看美洲峰会的成果对于公共领域的实际影响,它对该地区人们的实际生活和生计的影响,比中国投资的那些开采挖掘项目要大得多。”

梦想拉回现实,“这套行不通了”

这届美国政府虽有番想象,但立刻被拉美以及美国前外交官拉回现实。美国“政客”网站6月9日报道,智利前驻华大使贺乔治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是‘房间里的大象’,美国想和中国比较在拉美地区的影响力,然而美国能拿得出手放在台面上的太少了。”

美国前驻危地马拉大使麦克法兰也认为,虽然美国在本次峰会上承诺要加大和中美洲地区的接触,但现在的努力可谓又小又迟。“因为(美国和拉美地区)太近了。因为这个地区没有潜在的竞争者,没有核国家,而且一直有些精英人士尽可能地去掩盖不平等、系统性腐败等问题。所以美国一直以来都相信,自己不用在拉美地区花太多政治经济资源,如果有必要,自己都能追赶上(外部竞争者)。”

麦克法伦直言:“美国所谓这套‘成功理论’,比如可以自我强化的民主圈子,法制和自由贸易,私企引导的经济发展之类的——这套在拉美这个地方已经行不通了。”

无论是拜登提出了多么“雄心勃勃”的美洲经济计划,还是沙利文高调放话要和中国争夺地区影响力,但外界对于这场美洲峰会的评价和形容并不怎么正面。

“分裂”、“分歧”、“外交冷遇”、“蒙上阴影”……这是外媒对于这场峰会所给予的形容词。美联社称,“拜登是在分裂的美洲峰会上寻求共识”;路透社则认为,拜登召开的,是一场因参会名单问题而饱受争议和受到冷落的地区峰会。

美联社报道截图

美洲峰会本应由加拿大、美国、拉丁美洲国家和加勒比国家的政府首脑共同参与。可就像并不是所有所谓“印太”国家都响应IPEF一样,本届美洲峰会也因为美国政府操弄邀请名单,而变成了一场“残缺”的峰会,背离了美洲国家共同参与的初衷。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拉美左翼政治家在秘鲁、洪都拉斯和智利等国接连当选领导人,左翼在该地区有全面回归的势头。希望挫一挫这股势头的拜登政府又开始“排除异己”,不邀请古巴、委内瑞拉等国首脑,这引起了墨西哥等国领导人的不满。

因此,本届在美国举行的美洲峰会遭到了拉美多国的抵制,有超过25个国家的领导人表态谴责美国排斥他国的做法。

据法新社6月4日报道,就在峰会召开前几天,白宫仍在敲定邀请名单,誓言要拥护“民主”的拜登,计划以“专制”为由,将古巴、尼加拉瓜和委内瑞拉左翼政府领导人排除在峰会之外,只邀请这三个国家的民间社会代表。而在6月6日,墨西哥总统洛佩斯正式宣布,由于部分国家被美国排除在峰会之外,他将不会出席此次峰会。此外,危地马拉、洪都拉斯和萨尔瓦多等多国也已明确表示不会出席此次峰会。

据路透社统计,由于上述种种原因,最终出席此次美洲峰会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减少至只有21人。

当地时间6月8日,美国总统拜登和妻子吉尔出席美洲峰会,迎接各国领导人。图自澎湃影像

除去没来参会的,来得人当中也有让拜登尴尬的,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就是这样一号人物。据美联社报道,虽然博索纳罗答应前来出席,却很不情愿,作为特朗普的坚定盟友,他在参会前还吐槽质疑“拜登当选总统的合法性”。巴西官员透露,“博索纳罗答应出席是有条件的”,只进行私人会晤并且要求与拜登见面时不提及“不愉快”的话题。

对此,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否认了拜登同意与博索纳罗会面有任何“先决条件”的说法,声称两人的任何双边会谈话题都是“百无禁忌”。

上个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曾针对有关美洲峰会的问题回应称,两个世纪以来,美国表面上说的是“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实际上做的是“美洲是美国人的美洲”。美国将拉美视作后院,不是尽心扶助,而是随意霸凌,不仅自身的发展繁荣没有惠及拉美,反而对拉美大肆盘剥、滥施制裁、输出通胀,搞政治干预、政权颠覆、暗杀政要乃至武装侵略。

赵立坚强调,时至今日,美国仍不顾国际社会和地区国家的反对,执意维持对部分拉美国家的单边非法制裁,还对拉美国家与其他国家合作谋求发展的正当举动污蔑抹黑,对拉美国家也缺乏应有的基本尊重。希望美方应该切实尊重拉美国家主权和尊严,切实遵守国际关系基本准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