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吉迪恩·拉赫曼:乌克兰战争预示着第二次冷战的开始


【文/吉迪恩·拉赫曼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自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人们一直在谈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启示和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的风险。但当前的全球形势却更像是冷战的回归。

美国正再次组建民主国家联盟去对抗中俄轴心。爆发核战争的风险再次成为国际政治的核心议题。重现的还有两方都开始积极争取那些不结盟国家,即现在通常所称的“发展中国家”。

许多发展中国家坚持认为,乌克兰战争是一场地区冲突,绝不能让它扰乱或改变整个世界。但美国决策者却已从全球视角来看待这场战争。他们认为中俄合伙挑战美国及其盟友维护的“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在这场宏观冲突中,乌克兰目前是中心战场。

以华盛顿的视角看,欧亚各自面临的安全威胁是紧密相关的,以至于官员们将这两个大陆视为“一盘棋”。这种思维模式令人回想起了冷战时期,当时的美国总以为在越南或朝鲜发生的事情可能会影响到东西柏林或北大西洋地区。

美军陷入越战泥潭

与上一次冷战不同的是,这一次美国人将中国、而非俄罗斯,视为他们最主要的对手。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发动了一场战争,但这一事实并没有改变他们的看法。事实上,拜登政府聚焦中国加剧了一种倾向,即认为乌克兰战争不仅关系到欧洲的安全,还关系到更宏观的全球秩序。

尽管西方有人调侃要“效仿基辛格”——像1970年代那样再次离间中俄——但很少有美国官员相信这在短期内做得到。相反,美国官员认为中国会非常坚定地站在俄罗斯一边。劝阻北京不要将其亲俄情绪转化为对莫斯科的直接军事或经济援助,仍然是美国的首要任务。

美国在亚洲的盟友——尤其是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也非常清楚乌克兰战争对其自身安全的影响。对它们来说,最糟糕的情况是俄罗斯的侵略行为会“怂恿”中国大陆出兵“武统”台湾,让美国分心,从而改变地区格局。最好的情况是,乌克兰战争重振了西方联盟和美国的全球领导力,并迫使中国在亚洲韬光养晦。

但实际上,拜登的手下并不认为俄罗斯深陷乌克兰泥潭会改变中国大陆对台湾的想法。他们认为,中方更感兴趣的是弄清楚俄罗斯在哪里出了问题,并相应调整自己的计划;中方可能吸取到的一个教训是,在任何军事行动中都应尽锐出战;另一个教训是,需要保护中国经济免受西方制裁重创。

5月下旬,拜登访问了日本和韩国,并再次暗示美国将会“保护”台湾。(其政府成员又再次被迫缓和了他的说法。)6月底,北约将在马德里举行峰会。值得注意的是,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都获邀参加此次峰会。

组建民主国家联盟的目的是改善西方在欧洲和亚洲的安全处境。在与俄罗斯的斗争中,日本等国扮演着重要的象征性和实际性角色。它们使得莫斯科更难轻易绕过制裁,因此它们对制裁奏效起了关键性作用。反过来,亚洲国家也希望看到欧洲国家在亚洲安全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英国、法国、德国和荷兰最近派海军出访亚洲就深受亚洲国家欢迎。

英国伊丽莎白号航母窜访南海

然而,在对乌克兰战争的态度方面,尽管美国人对其最重要的东北亚盟友感到满意,但他们却对自己未能赢得东南亚舆论战感到担忧。在最近举行的美国-东盟华盛顿峰会上,一些东盟国家领导人私下附和了俄罗斯的某些观点,即北约应对乌克兰战争和所谓的“抹黑”行为负有责任。

印度被视为一个更重要的挑战。印度莫迪政府一直小心翼翼地避免在乌克兰问题上偏袒任何一方,在关键的联合国投票中弃权,并从俄罗斯进口了更多的石油。美国人认为,在这个问题上威吓印度可能会适得其反。相反,他们打算强调两国在遏制中国方面拥有共同的安全利益,以此逐步拉近印度与他们的距离。

一些历史学家现在将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视为同一场冲突的两个阶段——不过是被时长一代人的脆弱和平期分开而已。或许,未来的历史学家也会这样评论第一次和第二次冷战——不过是同一场冷战被长达30年的全球化时期分成两段而已。第一次冷战以1989年柏林墙倒塌而告终。而第二次冷战似乎始于2022年2月俄乌战争。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英国《金融时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