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18年后,崔天凯再次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犀利发问


【文/观察者网 鞠峰 编辑 徐乾昂】

第19届香格里拉对话会(下简称“香会”)即将收尾,中美关系主导着整场峰会主题。观察者网注意到,在昨日(6月11日)的会场上,曾任中国驻美大使的崔天凯,作为中国代表团的一员也出现在镜头中,并在随后的问答环节中犀利发问。主持人也注意到这位已离任大使的出现,在隆重介绍他时,还回忆道崔天凯18年前曾在“香会”向时任美国防长提出犀利一问,“今天,您又来了”。

“法国是否准备将北约和欧盟的方式强加给亚洲?” “日本还试图将核废水排入大海吗?”崔天凯这次在“香会”上向法国国防部长和日本防卫大臣接连发出尖锐问题。

“香会”第二场全会 视频截图 下同

“今天,您又来了

当地时间6月11日下午,“香会”11日第二场全会开始,主题为“管理多极化地区的地缘政治竞争”。法国新任国防部长塞巴斯蒂安·勒科尔努(Sébastien Lecornu)、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和印尼国防部长普拉博沃·苏比安托(Prabowo Subianto)发言。

“香会”主办方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总负责人兼CEO约翰·奇普曼(John Chipman)博士主持发言之后的部长级圆桌会议和答问环节。

奇普曼表示,要“隆重介绍一个人”,接着邀请崔天凯提问。

奇普曼回忆道,“我记得18年前,您还是中国外交部政策研究室主任(观察者网注,2005年崔天凯已担任外交部亚洲司司长),当时您(在‘香会’上)问了美国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Don Rumsfeld)一个非常尖锐的问题(rough question)。在担任过中国驻美大使之后,今天,您又来了。请问问题吧。”

接过话筒的崔天凯首先对印尼国防部长提出“用亚洲的方式解决问题”的发言表示非常感谢,“特别是和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今天早上的发言一比。”

首先,崔天凯向法国新任国防部长勒科尔努提出问题:“我们当然欢迎欧洲朋友参与我们地区的稳定与繁荣(建设),但你准备好尊重、并欣赏‘用亚洲的方式解决问题’了吗?你有没有什么试图强加给我们的,比如北约的方式、或欧洲的方式?”

紧接着,崔天凯指出,我们必须对这场会谈主题中的“多极化地区”一词有深刻的理解,“当我们谈论‘多极化地区’时,我们谈论的不是一两个所谓‘超级大国’,我们必须平衡地区内所有国家的需求和关切,包括重要的地区国际组织,例如东盟。”

崔天凯抛出第二个问题,给到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这是一个非常具体的问题,日本还试图将核废水(原话:nuclear waste water)排入大海吗?因为这在地区内引起了许多关切,无论是安全还是环境上的。”

年轻的法国新任国防部长勒科尔努当天正好是36岁生日。他在正面回答崔天凯问题前,先对提问的“坦率而直接”表达了感谢。

勒科尔努强调,“我们就存在在地区内”。他提到波利尼西亚等法国在太平洋地区的多个属地,并称“我们在这里的法国人捍卫‘地区方式’。”

对于崔天凯提到的东盟,勒科尔努强调,“这是个优秀的地区组织”,所以法国想加入东盟防长会议(ADMM)和东盟防长扩大会议(ADMM-Plus)的讨论,这也“证明了法国的外交方式,都是从区域内出发的。”(观察者网注:最早在2013年,法国就提出参与ADMM-Plus的意愿。)

勒科尔努称,法国不想“留给我们的伙伴和竞争对手的只是二元的选项……法国作为欧盟国之一,也有许多工作要做,而法国的策略是‘基于主题’的,我们想把环境、渔权、基建、新冠等等议题都摆在台面上,这样才能跳出二元框架,不在那些主权问题或是被曲解的主权问题上纠结。”

最后,勒科尔努表示,法国要倡导多边主义,倾听地区内所有国家、甚至最小的国家的需求,因为“这是我们的责任。”

对于崔天凯关于福岛核废水排海的发问,岸信夫简短地表示,只有在适当、彻底地处理后,我们才会(将其)排入海洋。

在回答问题前的讲话中,岸信夫公然将俄罗斯、中国和朝鲜三个国家抹黑为“无视规则的主体”,他呼吁与东南亚国家合作,并以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为由,称“我们正处于维护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历史性十字路口”。

虽然崔天凯没有向其发问,但印尼国防部长普拉博沃在回答其他问题时强调,中国一直是反帝国主义运动的主导力量之一,也一直是印尼的好朋友。“我们有分歧、有过分歧。但‘亚洲的方式’,就是每个国家都可以有自己解决问题的方式,但每个国家都要和邻国、和所有世界上的大国保持良好关系。”

11日早晨的“香会”发言阶段,美国防长奥斯汀在讲话中大谈美国与“印太地区”伙伴的合作和友谊,声称要寻求建立一个没有“侵略和欺凌”的亚洲。奥斯汀抹黑中国对周边地区采取了“更具胁迫性和侵略性的态度”,并污蔑中国在东海、南海及中印边界等地区与邻国制造争端。

然而,东南亚国家纷纷表示不愿意选边站队。马来西亚政府高级部长兼国防部长希沙姆丁11日在讲话中同样强调,“东盟将决定自己的道路”。“无论美国的要求是什么,我们都必须让他们相信,这必须符合东盟的利益,而不仅仅是美国的利益。”

18年前,会场上的“交锋”

香格里拉对话会是亚洲最高规格的防务峰会之一。多国国防部长级官员们在会上讨论亚洲紧迫的安全挑战,并开展重要的双边会谈等外交事务。

昨天的“香会”上,主持人奇普曼对于崔天凯18年前的提问还记忆犹新。观察者网翻阅了印度媒体《Frontline》2005年的有关报道,发现时任美国防长的拉姆斯菲尔德在当年“香会”发言时大谈中国内部局势和军费问题。而在时任中国外交部亚洲司司长主任崔天凯的追问下,拉姆斯菲尔德竟开始傲慢地给中国“开出药方”。

首先拉姆斯菲尔德在讲话中宣称“没有国家威胁中国”,崔天凯一针见血地问道,“你是否真的这么相信?”

“我不知道有什么国家威胁中国,”拉姆斯菲尔德坚称,“是的,我真的相信。”

崔天凯追问,“你是否真的相信,美国对所谓的‘中国崛起’感到威胁?如果是的,是以何种方式?”

拉姆斯菲尔德先是傲慢地表示,“不,美国不会因为中国的崛起而感到威胁。然后又大谈中国该如何做,“必须开放政治制度”云云。但也许是觉得在重要场合妄议别国内政不谨慎,拉姆斯菲尔德赶紧找补称“应该是由中国人民自己做出决定。”

印媒称,中美官员之间的问答环节,竟成了这场会议的“重头戏”(main event)。

据当年报道会议的凤凰卫视记者郑浩回忆,2005年是中美两国第一次在“香会”正面交锋。拉姆斯菲尔德发表对中国不怀好意的言论之后,崔天凯第一个举手提问。主持人齐普曼立马就注意到了他,第一个点他提问。“就在崔天凯讲话结束后,会场内一阵骚动,很多代表窃窃私语。”第二天,多家中、英文报章都对这件事进行了详细报导,标题类似“中国团长反击拉姆斯菲尔德”的报道登上许多报纸头条。

崔天凯出生于1952年,是中国资深外交官。他曾担任过外交部发言人,外交部部长助理,中国驻日大使,外交部副部长,中国驻美大使等重要职务。2013年4月,崔天凯担任第十任中国驻美国特命全权大使。驻外8年后,崔天凯在2021年6月底发表辞别信,宣布将离任回国。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