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黎安友:中国为何要在乌克兰问题上走钢丝?


【文/黎安友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在俄罗斯侵乌战争陷入僵局之际,莫斯科的反对者很多,支持者却很少。就连俄罗斯(除白俄罗斯之外)最亲密的外交盟友中国,也刻意与俄罗斯保持距离——中国一方面指责西方对俄罗斯的国家安全构成了所谓的威胁,谴责美国对俄实施制裁,而另一方面又重申其在原则上支持主权国家保持领土完整,呼吁通过谈判解决所谓的“乌克兰危机”。为什么中国既不支持也不谴责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发动的这场战争呢?

答案藏在中国外交政策的首要原则里:不信任美国。几十年来,中国一直在寻求承担其自认为的历史宿命——成为亚洲的主导力量。作为战略现实主义者,中国领导人一直以为美国会为了维持美国在亚洲的传统主导地位而反击中国。

在北京看来,美国已经在这么做了。随着中国的实力和雄心迅速膨胀,北京估计华盛顿会以意识形态和人权为幌子攻击中国共产党;试图破坏中国对西藏、新疆和香港等边疆地区的控制;使台湾与大陆的分裂永久化;反对中国在南海主张自己的权利;与盟友和伙伴国勾结,结成诸如“美印日澳四方安全对话”之类明目张胆的联盟来遏制中国;并试图利用加征关税来迫使中国开放经济并改变共产党视为成功的经济模式。

然而,中国仍在稳步前进。尽管面临一系列挑战——最近上海和其他城市因新冠疫情而实施严格的封城措施加剧了这些挑战——但执政党仍然有信心在2049年,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0周年之际,把中国建设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美国“外交政策”网站刊载本文

他们同样相信,美国陷入了不可逆转的衰落之中,其对亚洲的影响力会逐渐消失。他们的信心部分基于马克思主义理论。马克思主义理论认为,像美国这样成熟的资本主义经济体必然会遭遇金融危机和阶级冲突,这些危机和冲突会将美国从繁荣的顶峰拉下来。他们的信心还部分基于他们对近期事件的理解,因为在美国发生的事件似乎真按照理论预测的那样发生了。

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提振了中国的信心,当时的中国副总理王岐山对时任美国财政部长亨利·“汉克”·保尔森说,“你们曾经是我们的老师,但我们的老师现在看起来可不太聪明!”接下来,北京迎来了被认为是优柔寡断的奥巴马政府;接着是恶劣的2016年总统选举,当时的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为了应对选举压力,放弃了针对中国的主要战略资产——《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贸易协定》;此后上台的特朗普政府破坏了美国与其盟友的关系,糟糕地应对了新冠疫情;2021年1月6日美国民众袭击了国会山;美国从阿富汗灾难性地撤军;在拜登时代则出现了政治瘫痪和日益扩大的两极分化。在发生上述事件的同时,美国在太平洋的舰队还抱怨自己没有足够的舰艇来威慑中国,美国占全球GDP的份额从2000年的30%下降到2019年的24%。

普京对乌克兰的攻击可能暴露了美国的犹豫不决及其联盟的脆弱性,从而促成了美国的衰落。然而,美国扭转了这一进程——尽管中国认为,这是暂时的。这场战争促使美国朝野形成了罕见的共识,巩固了美国的同盟体系,并强化了华盛顿对美中、美俄关系的看法,美国认为自己与中俄的价值观冲突和体制冲突是生死之争。普京的战争给了美国一个借口,使美国可以借此施压中国,要求美国的亚洲盟友进行更多的合作,并迫使印度减少与俄罗斯的经济联系。最糟糕的是,这场战争还加强了美国对台湾的防御承诺。

在此背景下,中国的战略重点是避免做任何会打断美国衰落进程的事情。中国对美国的道德姿态深感不满——美国声称要为正义法制挺身而出,还告诉北京要怎么做才符合中国的利益以及不按美国说的做会遭受何种惩罚。尽管美方的态度极其认真,但对中国来说,美国看起来更像是虚情假意或(不过是)自欺欺人,因为中国认为美国总是无利不起早的。在北京看来,道德姿态是美国长期用来合法化其政治控制和军事干预的手段,即北京所说的美国霸权。现在,美国想通过离间中俄来从俄乌战争中获利。

北京不会落入这个圈套。相反,为了遏制美国的傲慢,北京想方设法保护其仅存的重要伙伴(以及朝鲜)。将中俄联系在一起的纽带是两国都对美国抱有敌意。中俄领导人在战前最后一次面对面会晤中称中俄关系“没有上限”。事实上,俄罗斯对中国的主要安全关切——台湾问题和南海问题——没有兴趣,而中国对俄罗斯在东欧的主要安全关切——西方入侵——也没有兴趣。尽管两国最终在2008年解决了所有边界争端,但中国并没有忘记它所认为的历史侵略问题,俄罗斯也仍然一直担心中国工人会涌入人烟稀少的俄罗斯远东地区。2001年,上海合作组织成立,两国通过该组织制定了合作性的安全政策,但两国仍竞相争夺对该组织四个中亚成员国的影响力。中国从俄罗斯购买了石油和天然气,却在价格上斤斤计较。

尽管存有上述分歧,但中国的战略家们生活在现实的世界里,而非他们渴望的世界里。无疑,普京使俄罗斯的战略资产大为缩水。俄罗斯的军事实力下降了,它通过能源销售对西欧施加影响的能力正在消失,它的外交信誉也破产了。中国并不欣赏莫斯科搅乱了局势且误判了乌克兰的抵抗能力、欧美的决心以及本国的军事实力。他们也不喜欢俄罗斯毁掉中国的一个重要贸易伙伴:乌克兰。然而,除非普京政权崩溃,否则即使是一个衰落的俄罗斯也可以被中国用来抵抗美国霸权。中国是不会放弃这个重要战略伙伴的。

但中国也不希望被利用,而过早卷入与西方的对抗中。中国更愿意让历史按照既定轨迹发展——中国逐渐崛起,美国逐渐衰落,而在此过程中,美国不要与中国脱钩并对中国采取彻底的遏制政策。

2017年4月,中国领导人对时任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说,“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其后又在2021年11月对美国总统乔·拜登说,“推动中美各自发展,维护和平稳定的国际环境,都需要一个健康稳定的中美关系……中美应该相互尊重、和平共处、合作共赢。”中国一直很难让美国及其盟友保持冷静,因为中国施加影响力的行为不仅在华盛顿,甚至在其许多附庸国都不可避免地引发了强烈反对。然而,站到普京一边,会增大中国面临的阻力,减少中国接触西方市场、资本和技术的机会。

这些复杂的算计解释了为什么中国在言辞和行动上都采取了中间立场。中国指责是美国让普京处于需要捍卫俄罗斯安全的境地,但中国也要求结束这场战争,尊重乌克兰的领土完整。中国只在不违反国际制裁的情况下才与俄罗斯进行贸易(并将在石油和天然气方面获得一些优惠)。

美国决策者似乎理解这种小心翼翼并愿意接受这种态度。在3月18日与中国领导人举行的视频会议上,拜登并没有就他所谓的中国向俄罗斯提供“物资支持”给出过度威胁,而是心照不宣地给了中国活动空间,让其继续保持这种中间立场。“物资支持”这个词含义不明,但很可能是指向莫斯科提供武器或帮助俄罗斯规避制裁,而不是禁止中俄正常贸易。看着欧洲大戏上演,中国将继续袖手旁观,而当一切都尘埃落定时,中国则希望重新走上其重回亚洲之巅的长征之路。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美国“外交政策”网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