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中东流浪站:中巴两国像“异地恋”,我穿过克什米尔和巴“奔现”了


【文/莫邪君】

最近几天巴基斯坦的议会十分热闹,总理伊姆兰·汗和反对党之间针锋相对。“不信任动议”和反“不信任动议”的大戏演得不可开交。最终,伊姆兰·汗成为该国历史上第一位被投票罢免的总理。

2018年领导正义运动党上台的伊姆兰·汗正意气风发,撇开那些政治主张,“公子哥”、“前板球明星”、“风流倜傥”无不是当年民众竞相吃瓜的标签。他曾经带领巴基斯坦板球队赢得了1992年的板球世界杯冠军,按照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这个花花公子在伦敦夜总会的斩获也不亚于他在板球场上取得的成绩。”这位结束了数十年来谢里夫家族和布托家族“二人转”的政坛新星如今却又重重摔下。

巴基斯坦作为第一个与中国建交的伊斯兰教国家,无论总统和总理怎样“印度河后浪推前浪”,数十年来对华关系一直都十分稳定,在互联网上更是以“巴铁”而闻名。另一方面,虽然与中国山水相连、情感亲近,但两国民间直接的经济和文化交流一直不多,这朋友处得有点像异地恋——我就琢磨着赶紧奔现。

当地人称塔县办事处,地图上要搜晨光伊甸园小区门口。图源:“中东流浪站”微信公众号

我跟这个国家万里奔现的时候还是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穿过帕米尔高原,沿着中巴公路进入巴基斯坦。这条中巴两国的友谊之路又称喀喇昆仑公路,北起喀什,南到巴基斯坦的塔科特。工程修建十分艰险,1966年动工,直到1978年才全线贯通。由于地质条件所限,时常有泥石流和洪水冲击。即使是中国段的路况也难称乐观,从喀什市区到塔什库尔干县城300多公里,行程大约需要六七个小时。

喀喇昆仑公路。图源:“中东流浪站”微信公众号

我本来早早就跑去长途汽车站窗口排队,但是每日仅有清晨的一班车发往塔县,甫一放票就被插队的大妈抢光。没有办法,我只好再按着当地人的指引,来到传说中的塔县驻喀什办事处门口乘坐皮卡车(但凡路况还说得过去,也不至于用皮卡作为运输主力吧)。

卡拉库里湖背后就是被称为“冰川之父”的慕士塔格峰。图源:“中东流浪站”微信公众号

一路上颠来颠去,我的骨头都要晃散了,司机师傅话也不多,自顾自地开。别看车速慢如牛,必经之路上的慕士塔格峰和卡拉库里湖绝对是顶级的风光,柯尔克孜牧民的一座座毡房就散落在卡湖边上,牦牛在草地上优哉游哉地咀嚼着。窗外的雪峰、牲畜、湖泊和草地静静地舒展。3600米的海拔还会让人面色潮红、心跳加速,这生理反应倒着实很符合异地恋奔现的样子。

区别于维族的方形花帽,塔吉克族女性的花帽是圆形的,她们还会在外面再罩一层头巾。图源:“中东流浪站”微信公众号

登上帕米尔,塔什库尔干塔吉克族自治县是中国唯一的塔吉克族自治地方,一个县同时与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三国接壤,是向中亚南亚沟通的咽喉要道,也是戍边反恐的最前沿。这里呈现出了与新疆各地截然不同的社会风貌。

由于地处高原,县城街景倒是有几分像西藏,牧民的牲畜中牦牛占据了相当大的比例,酥油等“西藏特色”的食物在这里随处可见。充足的阳光和稀薄的大气让能见度明显更高,塔里木盆地上常见的黄沙天已经难觅踪迹。建筑的色调也与喀什、莎车等地差异甚大,普通水泥二层房替代了南疆盆地上常见的土黄色花砖。从五官上来看,塔吉克族明显比维吾尔族更加立体,鼻梁和眉骨普遍更高。在宗教上亦有别于周边所有民族,是我国仅有的什叶派穆斯林,属于伊斯玛仪派。

逼着川菜师傅做出的甜版宫保鸡丁,下方的菜单可以看出,由于物资运输不便,小饭馆的菜价略微偏高。图源:“中东流浪站”微信公众号

川菜馆在塔县格外常见。我不想在临行前的最后一餐吃我不喜欢的辣味,那就只能另辟蹊径。

“老板,点个宫保鸡丁,一丁点辣椒、花椒、麻椒也不要。”

“啊?!那怎么做?只有鸡丁干炒吗?”

“放黄瓜啊,然后你给我做甜一点,放甜面酱。”

他一脸疑惑,估计心里觉得我是来砸场子的吧。

我又补充说:“没甜面酱您就加点糖吧。”

就这样,我在川菜馆如愿吃到了一份鲁菜风味的宫保鸡丁。

红其拉甫山口,穿过国门不远就是巴基斯坦地界了,这里海拔5000米,气候条件十分恶劣。口岸办公地及出入境办理地已经搬到县城,只留下边防兵在国门执勤。图源:“中东流浪站”微信公众号

清晨办理过出境手续之后,大家就准备等着那辆一步三摇的蓝色卧铺大巴。同车的乘客大多是从喀什采购满载而归的巴基斯坦商人和边民,他们会不定期地从中国采购物美价廉的生活用品。

喀什的两亚市场里总能找到他们的身影,每年夏天在喀什举办的中亚南亚商品交易会更不会少了他们。这些伙计们一看就是边境线上的老油条,抢座经验极其丰富:车子缓缓开来时就跟着车小跑,待车子停住时一排人已经齐刷刷地站在车门口。然后先把不那么大的行李搬上车厢占座,再下车来把大件的填进行李架。

到巴方一侧不时能见到的吉普车,样式十分古早,但是油漆十分光亮。吉普车越多,往往说明道路系统越差。图源:“中东流浪站”微信公众号

从县城到国门的公路还算能够让人接受,待到了巴方一侧道路就开始明显颠簸起来——然而比起之后的路段这里已经是最好的了。跑了120多公里到了对面的口岸小镇苏斯特,从这里敲章过关开始,就算正式开启巴基斯坦之旅了。

海关的胡子大叔看我明显不是边民,敲完章还不忘跟我说声:“欢迎来到巴基斯坦,朋友!”在边检站门口换汇的贩子也已经恭候多时,我掏出美元他不要,只换人民币。以往在任何两国交界的地方换汇,美元永远是最坚挺的货币,没想到在这里还是要给“中巴友谊”让让道。

图源:“中东流浪站”微信公众号

喀喇昆仑公路之旅的精华在罕萨河谷,离中巴边境有200公里,秀丽的风光和安定的社会环境仿佛一个世外桃源,总让人觉得这不是真正的巴基斯坦。电影《消失的地平线》就在这里取景,西方人对这里趋之若鹜,常年有欧美登山者来这里挑战乔戈里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