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克里斯托弗·考德威尔:谁为乌克兰冲突升级负有责任?


【文/克里斯托弗·考德威尔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5月,法国前总统尼古拉·萨科齐的高级顾问亨利·瓜伊诺在巴黎日报《费加罗报》上发文警告说,在美国的短视领导下,欧洲国家正“梦游”着步入对俄战争。“梦游”本是历史学家克里斯多夫·克拉克用来描述第一次世界大战起源的一个比喻,瓜伊诺在此借用了这个比喻。

瓜伊诺自然明白,俄罗斯对当下的乌克兰冲突负有最直接的责任。去年秋冬之际,正是俄罗斯在边境集结重兵,在北约拒绝向其提供涉及乌克兰的一系列安全承诺后,于今年2月24日开始发动炮击和杀戮。然而,把这场悲剧性地区纷争转变成潜在世界大战的却是美国。瓜伊诺先生认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误解了这场战争的逻辑,导致这场冲突可能会陷入到无休无止的境地。

他是对的。

2014年,美国支持了一场最终演变成暴力运动的民变,这场民变反对乌克兰合法当选的维克托·亚努科维奇(Viktor Yanukovych)亲俄政府。(这次民变的辩护者一直在控诉亚努科维奇政府的腐败,但腐败是乌克兰长期存在的问题,甚至在今天也是如此。)俄罗斯反过来吞并了长期以来一直是俄语人口聚居区的克里米亚,该地区自18世纪以来还一直是俄罗斯黑海舰队的驻地。

俄罗斯对克里米亚是否拥有主权尚存争议,但俄罗斯人却真把它当回事。在两次克里米亚攻防战中——一次是在克里米亚战争期间,另一次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数十万俄罗斯和苏联士兵在保卫克里米亚城市塞瓦斯托波尔免遭欧洲军队入侵的战役中牺牲。近年来,俄罗斯似乎稳固控制了克里米亚:至少,俄罗斯的欧洲邻国已经不闻不问了。

但美国从未接受这种稳定。2021年11月10日,美国和乌克兰签署了“战略伙伴关系宪章”,呼吁乌克兰加入北约,谴责“俄罗斯正在进行的侵略”,并重申其对克里米亚回归乌克兰的“坚定承诺”。

瓜伊诺写道,该宪章“让俄罗斯相信,它必须率先进攻,否则就会被进攻。这纯粹就是1914年困境的可怕重现。”

普京总统所要打的战争就是这样一场战争。在5月9日举行的俄罗斯胜利日年度阅兵式上,普京谈到了外国势力武装乌克兰的问题:“最先进的武器装备源源不断(进入乌克兰)。危险与日俱增。”

他对俄罗斯的安全忧虑是否合理本是见仁见智的事。但西方媒体却往往对他的这一看法不以为然。

到目前为止,乌克兰战争的曲折进程证明了普京的论断(若非他的行动)是正确的。尽管乌克兰的军事工业在苏联时代很重要,但到了2014年,该国几乎已没有现代化的武装力量。是寡头,而非国家,武装和资助了一些民兵组织,去对抗乌东分裂分子。美国自奥巴马执政后才开始仓促武装和训练乌军,在特朗普执政时期才向其提供现代化装备。然而,时至今日,这个国家已经武装到了牙齿。

自2018年以来,乌克兰已接收了美制“标枪”反坦克导弹、捷克的火炮和土耳其的Bayraktar无人机,以及其他北约制式武器。最近,美国和加拿大又向其输送了英国设计的最新式M777榴弹炮,该炮可以发射GPS制导的“神剑”炮弹。拜登总统还签署了一项总值400亿美元的军事援助计划。

M777榴弹炮

有鉴于此,嘲讽俄罗斯战场表现不佳并不恰当。让俄罗斯裹足不前的,并不是这个只有俄三分之一大小的农业国表现出了什么勇气,而是因为至少在目前,北约先进的经济、网络和战场武器打得俄罗斯无力招架。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说瓜伊诺指责西方梦游是正确的。美国试图维持这样一种假象,即武装盟友与参与战斗不是一回事。

在信息时代,这种差别正变得越来越模糊。美国提供情报,杀掉了俄军将领。美国提供坐标信息,帮助乌克兰击沉了俄罗斯黑海舰队的“莫斯科号”导弹巡洋舰,造成约40名船员丧生。

甚至,美国可能卷入得更深。目前,在乌克兰有数千名外国武装人员。一名志愿者本月向加拿大广播公司讲述了其与“美国海军陆战队朋友”并肩作战的故事。正如军火商和战斗员可以轻易转换一样,一场代理人战争也很容易被转化成一场秘密战。

一个试图打这样一场战争的国家,有可能在道义力量的驱动下,以一种更微妙的方式从局部卷入战争转变为全面介入。也许美国官员会用同一个理由来为他们的武器出口和经费调拨进行辩护:这种方式作用巨大,因此能起到吓阻效果。经费花得物有所值,因为靠花钱能买来和平。然而,一旦更强大的武器没有起到吓阻效果,那这些武器就有可能导致战事扩大。

2014年俄罗斯占领克里米亚时,因此丧生的人并不多。但这一次,俄乌两国武器水平相当,甚至在某些情况下乌克兰的武器性能还要超过俄罗斯,于是俄罗斯重新打起了貌似二战时代的火力战。

尽管我们不接受普京的说法,即美国向乌克兰提供武器是这场战争发生的首要原因,但这肯定是这场战争变得如此激烈、暴烈甚至惨烈的原因。我们并不是被动或偶然地卷入这场战争。是我们让乌克兰人相信,他们能在战争升级后取得胜利。

如果美国袖手旁观,那成千上万的乌克兰人本可生还。这自然会使美国决策者产生了一种道德和政治责任感——坚持到底,升级冲突,对任何暴行以牙还牙。

美国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它不仅有“义务”升级这场战争,而且还倾向于升级这场战争。今年3月,拜登假借上帝的名义,坚称普京“不能再继续掌权”。4月,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交待说,美国希望“看到俄罗斯被削弱”。

诺姆·乔姆斯基在今年4月的一次采访中警告称,此类“英勇声明”的动机自相矛盾。“这些话感觉像是温斯顿·丘吉尔说的,令人热血沸腾,”他说,“但这些话翻译过来却是:摧毁乌克兰。”

似乎同样矛盾的是,拜登建议以战争罪审判普京,而这一建议则是完全不负责任的。战争罪指控非常严重,一旦提出,就可能令人铤而走险。毕竟,犯下一次暴行的领导人与犯下一千次暴行的领导人都是战犯。无论是否有意,这么做的结果都是在阻碍和平谈判。

乌克兰战场上的局势已经发展到了一个尴尬的阶段。俄罗斯和乌克兰都遭受了重大损失,但也各自取得了些许进展。俄罗斯占领了通往克里米亚的大陆桥,并控制了乌克兰一些最肥沃的耕地和能源矿产。最近几天,俄罗斯还掌握了战场主动权。乌克兰在打了一些漂亮的城市防御战后,有可能获得北约进一步的支持,获得一些技术和武器——这是促使乌克兰继续打下去的强大动力。

但是,如果战争不能很快结束,各种风险就都会出现。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5月底警告说,“为了避免战争演变成难以化解的动荡和危机,谈判应在两个月内开始。”他呼吁恢复战前的状态,并补充道,“一旦过界,这场战争就不再是解放乌克兰之战,而是演变成了一场针对俄罗斯本身的新战争。”

在这一点上,基辛格与瓜伊诺意见一致。瓜伊诺警告说,“向俄罗斯做出让步就是屈服于‘侵略’,而不让步则是屈服于疯狂。”

美国目前还没有做出任何让步。做出让步会让美国颜面无存。美国即将迎来中期选举。因此,美国政府正在关闭谈判通道,努力煽风点火。我们参与其中就是为了取胜。随着时间的推移,乌克兰会引进大量致命武器,包括那些通过最新400亿美元拨款购买到的武器,这些武器会将这场战争推向新的高度。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本月在学校演讲时曾警告说,这场战争最血腥的阶段即将到来。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美国《纽约时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