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两名伊朗青年科学家离奇死亡,伊朗怀疑:遭以色列毒杀


【编译/观察者网 李焕宇】上上周,两名伊朗青年科学家在几天内相继死亡。伊朗怀疑,这是以色列策划的毒杀,后者则拒绝置评。

6月13日,美国《纽约时报》刊文称,以伊间的“隐蔽战争”已经开打,随着伊朗核实力的提升,战争的烈度将达到新的高度,两名青年科学家只不过是这场战争最新的两位受害者。

两名科学家的神秘死亡

据《纽约时报》报道,两名伊朗科学家分别是为一家军事研究中心工作的航空工程师阿尤布(Ayoub Entezari)和地质学家卡姆兰(Kamran Aghamolaei)。尽管两人相距近400英里,但他们都毕业于伊朗顶尖大学,年轻、充满活力、热爱运动。

可在上上周,两人突然病倒,然后病情持续恶化,最终死在了各自城市的重症监护室。

卡姆兰(左)和阿尤布() 图片来源:伊朗媒体

航空学博士阿尤布曾在亚兹德市的一个政府航空中心从事与导弹和飞机涡轮机相关的项目。有一天,他在受邀参加一场晚宴后出现了食物中毒症状,而宴会的主人早已失踪,伊朗媒体还指出,跟阿尤布吃了相同食物的家人根本没有生病,只有阿尤布突然病倒。

为私人地质研究公司工作的卡姆兰则是在从大不里士回到首都德黑兰之后就出现强烈的恶心和腹泻症状,且情况一天比一天严重,直到他本人因器官衰竭死亡。以色列和境外波斯语媒体宣称,此人曾在纳坦兹核设施工作。

大不里士、德黑兰和亚兹德的位置

要求匿名的一位伊朗官员和两名政府相关人士称,伊朗政府认为以色列人是通过在食物中下毒杀死两人的。以色列总理办公室的发言人则拒绝对伊朗近期发生的两期死亡案件置评。

《纽约时报》认为,如果真就像伊朗政府怀疑的那样,这些神秘的死亡案件全都是有针对性的杀戮。那么这就说明以色列和伊朗正在打一场隐蔽战争,即双方都以足够隐蔽的方式来打击对方,以避免爆发全面战争。

但是,过去两周发生的一系列同以色列有关的死亡事件令伊朗不安,因为以色列似乎把目标从与核计划有关的高级官员扩大到了军事人员和较低级别的科学家。

伊朗核计划,以色列的眼中钉

据《纽约时报》报道,以色列多年来一直在暗中破坏伊朗的核计划。比如有针对性地杀害参与这些活动的科学家,攻击伊朗开发先进无人机和导弹的军事基地。伊朗则以各地的以色列公民为目标,武装或资助敌视以色列的地区民兵组织,比如黎巴嫩真主党。

这些冲突的关键在于以色列对伊朗核能力的担忧。

报道称,以色列非常担心伊朗会有生产武器级浓缩铀的能力。所以尽管伊核协议支持者坚称联合国监督机构对伊朗的监督能够减少伊朗发展核武器的威胁,以色列仍然坚决反对该协议,认为它对伊朗核活动的限制不够。

伊朗则一直坚称他们的核项目只是用于和平目的。但在2018年,美国单方面撕毁伊核协议使局面变得更加复杂,如果重启协议的谈判破裂,伊朗很有可能加快核进程,或者说减少同联合国的合作,那它与以色列的隐蔽战争可能会变成公开的冲突。

但协议只是双方冲突的一部分。美国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的伊朗问题分析师表示,无论协议是否重启,伊朗都会将其触角伸到以色列周边,以色列则会把它的触角伸进伊朗的腹地。

《纽约时报》指出,随着以方对伊朗攻击频率的提高,再结合以色列领导人最近的言论,以色列的战略发生了转变。

以色列频繁出手,伊朗低调处理

6月7日,以色列总理贝内特在议会国防和外交事务委员会的一次会议上说:“过去一年,以色列对伊朗的战略发生了变化……我们将切换到一个更高的档位,无论任何时间和地点都在行动,而且会继续这么做下去。”

于是在过去两周,我们看到伊朗革命卫队的一上校在首都德黑兰遭暗杀身亡;一名年轻的国防部工程师死于无人机袭击;一名革命卫队高级成员可疑地从阳台坠亡……然后,就是最近神秘死亡的两名青年科学家。

但是,伊朗政府对两名科学家的处理却非常矛盾。报道称,亚兹德省省长向阿尤布的家人赠送了一份装裱好的慰问信,称他为“烈士”,并感谢他的家人为国家做出的牺牲。但在两天后,州长办公室撤回了烈士的称号,并否认阿尤布是一名航空航天工程师,称他是一家工业公司的普通员工。但他母校的大学校友会表示,他确实是一名航空航天工程师。

2019年,伊朗媒体曾发布了阿尤布在他工作的一家工业涡轮机公司向时任总统鲁哈尼做演讲时的照片。据他的亲戚回忆,这张照片曝光后阿尤布曾担心自己有生命危险,他告诉亲戚这些照片应该保密。不过这位亲戚拒绝就此事向媒体置评。

相比之下,伊朗政府对卡姆兰的处理要更加低调,只有他的母校塔比阿特莫达勒斯大学(Tarbiat Modares)发了一份哀悼声明,称他是一位地质学博士,在家乡死于心脏病发作。

卡姆兰的朋友称,他的家人正在等待他的尸检报告,考虑到此案的敏感性,家人们担心尸检结果可能不会透露给他们。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