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俄能源出口收入百天达创纪录的930亿欧元,超过其在俄乌冲突中的支出


【文/观察者网 周弋博】

俄乌冲突爆发后,西方国家针对俄罗斯能源实施多轮制裁,希望借此限制俄方军费供应。然而,不断上涨的能源价格仍使俄罗斯的出口收入处于高位。

当地时间6月12日,总部位于芬兰赫尔辛基的研究机构“能源与清洁空气研究中心”(CREA)发布报告称,在俄乌冲突爆发的头100天里,俄罗斯通过化石燃料出口获得了930亿欧元的收入,其中61%由欧盟进口,最大进口国为中国(126亿欧元)。

《纽约时报》报道称,俄罗斯目前的化石燃料出口收入已飙升至“创纪录水平”。CREA也指出,该出口收入速度是“前所未有的”,出口量也接近历史最高水平,这笔收入已超过其在俄乌冲突中的支出。

受部分国家或公司取消同俄罗斯交易的影响,俄罗斯5月的化石燃料出口量有所减少。然而,国际能源价格的飙升使俄罗斯的化石燃料出口的平均价格比去年高出60%左右,完全抵消了出口量减少的影响。

“能源与清洁空气研究中心”(CREA)报告截图

CREA于12日发布的报告指出,对俄罗斯化石燃料管道和海上贸易数据的研究结果显示,俄罗斯的化石燃料出口收入正在填补该国的军费支出。

具体而言,在俄罗斯俄乌冲突爆发后的头100天里(2月24日-6月3日)通过化石燃料出口获得了93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6530.4亿元)的收入,其中61%(约570亿欧元)由欧盟进口。

其中,最大的进口国分别为中国(126亿欧元)、德国(121亿欧元)、意大利(78亿欧元)、荷兰(78亿欧元)、土耳其(67亿欧元)、波兰(44亿欧元)、法国(43亿欧元)和印度(34亿欧元)。

该报告指出,中国对俄能源的进口量与往年相比基本没有变化,但德国减少了部分俄油的进口,这才导致中国超过德国成为俄罗斯最大的化石燃料进口国。

值得注意的是,印度成为俄罗斯原油的重要进口国,不仅购买了俄罗斯出口原油的18%,其中很大一部分原油还被作为成品油再出口销往美国和欧洲——这也导致欧美间接购买了俄油。

从俄罗斯进口化石燃料的各国进口量对比 图源:CREA

单从出口的化石能源种类上来看,俄罗斯原油收入为460亿欧元,管道天然气收入为240亿欧元,石油产品收入为130亿欧元,液化天然气收入为51亿欧元,煤炭收入为48亿欧元。

该报告分析称,由于部分国家和公司不再同俄罗斯进行能源交易,该国5月份的化石燃料出口量与俄乌冲突爆发前相比略有下降,约为15%。

不过,国家能源价格的飙升,反而使俄罗斯的化石燃料出口的平均价格比去年高出60%左右,即便考虑到俄原油价格比国际市场价格低30%的“折扣价”也是如此。

据《纽约时报》报道,长期以来,欧洲国家严重依赖俄罗斯能源的供应。俄乌冲突爆发后,欧盟从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比去年同期减少了23%,但由于天然气价格上涨,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的收入仍是去年的两倍左右。

俄罗斯各类化石能源出口收入对比图 图源:CREA

根据国际能源署(IEA)的数据,2021年,俄政府预算的45%来自油气出口。CREA估计,俄罗斯化石燃料出口带来的收入已经超过了该国在俄乌冲突上的支出。

“目前(俄罗斯)的(出口)收入速度是前所未有的,因为(化石燃料)价格是前所未有的,出口量接近历史最高水平。”CREA的分析师劳里·米利维尔塔说。

据报道,乌克兰方面也一直在追踪俄罗斯的出口收入情况,乌克兰总统的经济顾问奥列格·乌斯滕科在基辅接受采访时表示,CREA的数据计算还是“太保守”了。

“(我们)最根本的结论是一样的:化石燃料继续为俄罗斯的战争提供资金。”乌斯滕科称,“你可以停止进口俄罗斯鱼子酱和俄罗斯伏特加,这很好,但绝对不够。你需要停止进口俄罗斯原油。”

美国财长耶伦上周表示,美国正在与欧洲盟友就成立一个临时价格联盟进行磋商,旨在为俄罗斯原油设定一个与产量大致相等的价格上限,从而在保证俄油能涌向全球市场一稳定油价的情况下,削减俄方的出口收入。

乌斯滕科对此表示赞成,希望能在欧洲将禁止俄油进口的决定落地之前,先采取这一临时措施。他还建议,各国应该把俄油价格和最高限价之间的差价支付给一个基金,以帮助乌克兰的重建。

5月30日晚间,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宣布,欧盟已就对俄实施石油禁运达成共识,“将立即覆盖三分之二欧盟从俄罗斯进口的石油”。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则表示,她对欧盟各国领导人在对俄石油禁运问题上达成一致表示欢迎,此举将使欧盟自俄罗斯进口的石油量在今年底前被削减90%。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