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美国国会骚乱第三场听证会聚焦彭斯撤离:离暴徒仅12米,有“生命危险”


(观察者网讯)“彭斯的这一天,以被上司(特朗普)骂是‘娘炮’为开始,以一边与家人缩在停车场,躲避试图制造伤害、横冲直撞的暴徒,一边听高级助手诵读圣经为结尾。”《华盛顿邮报》在报道中如此写道。

震惊世界的“围攻国会山”事件的后续又更新了。美东时间6月16日下午1点,在因技术原因推迟一天后,负责调查美国国会大厦骚乱事件的众议院特别委员会举行了第三场听证会,聚焦前总统特朗普究竟是如何屡屡向时任副总统彭斯施压,试图推翻大选结果的。

委员会还曝出,去年1月6日下午,彭斯被迫撤离时,距离那些骚乱者最近仅有40英尺(约12.19米)。有骚乱者高喊要把彭斯“拖到街上”,听证会上的调查人员表示,如果有机会的话,极右翼组织“骄傲男孩”甚至会杀了彭斯。

去年1月6日,彭斯因骚乱事件匆匆撤离自己的办公室。图片来源:美联社

综合《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等外媒报道,当天,听证会邀请到彭斯的两名前法律顾问——知名律师格雷格·雅各布(Greg Jacob)和退休的保守派法官J·迈克尔·卢蒂格(J. Michael Luttig)到场公开作证,前幕僚长马克·肖特(Marc Short)等多名彭斯的高级助手,以及特朗普女儿伊万卡等人的证词也通过视频播放。彭斯本人则始终拒绝向委员会提供证词。

特别委员会副主席、共和党人利兹·切尼(Liz Cheney)表示,特朗普的律师约翰·伊斯特曼(John Eastman)策划了整起“荒谬”计划。根据伊斯特曼的理论,作为国会联席会议的主席,彭斯有权利在国会清点审议选举人团投票时,拒绝“选举欺诈”的结果,从而帮助特朗普连任。

卢蒂格在听证会现场指出,彭斯主持国会认证程序纯粹是“仪式性的”,他根本无权反对大选结果,“伊斯特曼所支持的理论在美国宪法或法律中根本没有根据,一点都没有,毫无根据”。

雅各布也作证说,“对文本、历史,以及坦率地说对常识的审查”可以证实,彭斯没有这样的权利。他补充称,18世纪美国的开国元勋们制定法律时,绝不可能“让一个人——尤其是与选举结果有直接利益关系的人——担任对选举结果有决定性影响的角色”。

委员会获得的多人证词和电子邮件也显示,伊斯特曼和其他特朗普阵营的人曾被告知这样的计划不合法。伊斯特曼还曾在国会骚乱发生数天后给特朗普前私人律师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发电子邮件,要求纳入可能的总统赦免名单,但最后没有如愿。委员会指出,这代表伊斯特曼知道自己的行为可能有罪,因此事先寻求退路。

但特朗普开始对这一说法产生执念,主张执行该计划,并在公开场合和私下“多次”“直接”向彭斯及其团队施压。

16日的听证会上,特别委员会放出照片:彭斯在地下避难时,拿手机看特朗普发布的推文。图片来源:法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