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又一名美军退伍老兵在乌失踪,美国务院:还没问俄罗斯


(观察者网 讯)继两名退伍老兵被报道遭俄军俘虏后,又一名退役美军在乌克兰战场上失踪了。

 第三名在乌失踪的美军退伍老兵格雷迪·库尔帕西(资料图) 图源:CNN

当地时间6月16日,美国国务院发言普莱斯在发布会上确认有第三名美国人在乌克兰下落不明。被问及进一步信息时,普莱斯表示,美国正在向乌克兰和红十字会等组织寻求线索,但“截至目前,我们还没有向俄罗斯提出这个问题。”

美国国务院网站16日发布会纪要截图

当天的发布会上,记者对普莱斯提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关于被俘的美国人的,普莱斯回答称,“我没办法提供更多信息,主要基于两个原因,首先是隐私和国务院的立场问题,但另一方面,也因为我们目前所知的信息确实有限。”

普莱斯补充说,“我可以透露我能说的,那就是我们正与乌克兰当局、红十字会以及失踪公民的家属保持联系。至于进一步的信息,我再次重申,我们敦促美国公民不要前往乌克兰。”

一位记者指出,“乌克兰政府并没有关押他们,这几个人不在乌克兰手上。请问您到底在向谁了解情况?”

普莱斯一开始试图回避这个问题,但记者追问道,“所以你们还没有和俄罗斯人谈过?”

于是普莱斯表示,“截至今天,我们还没有向俄罗斯提出这个问题。如果我们认为通过驻莫斯科大使馆或其它方式进行此类外交活动有助于找到这些人的下落,我们将毫不犹豫。”

普莱斯补充道,“我们没有看到迹象表明有这样两个人被俄罗斯扣押,如果俄罗斯声称有,或是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确信此事,那么我们将酌情处理。但目前为止,我们没有独立确认到这些人的下落。”

普莱斯还提到,“有报道称还有一名美国人下落不明,我无法透露具体情况,我们尚不知道全部细节。”

当被问及失踪者是否曾参加战斗时,普莱斯回答称,“我们的理解是此人曾前往乌克兰拿起武器。”

当天晚些时候,美国有限电视新闻网CNN找到了第三名失踪者的妻子。经确认,失踪者名为格雷迪·库尔帕西Grady Kurpasi,曾在美国海军陆战队服役20年,2021年11月刚刚退伍。

CNN报道截图

库尔帕西的亲密好友告诉CNN,库尔帕西于3月7日抵达乌克兰,随后在3月21日抵达基辅。4月底,库尔帕西和其它国际战队的成员一起受命在赫尔松附近设立一个观察哨,大约在此期间,他中断了与妻子和朋友的联系。

库尔帕西的朋友从其它国际战队的成员那里获悉,4月26日,库尔帕西和同伴开始“遭到轻武器火力”,于是库尔帕西和另一名士兵离开观察哨“前去调查发生了什么”。随后,库尔帕西通过无线电要求乌军发起反击,据称这是最后一次有人收到他的消息。美国国务院向他们确认,具体的失踪日期是4月28日。

库尔帕西的朋友表示,“他(库尔帕西)认为自己有用得上的技能,因此想去帮助乌克兰人民,做做志愿者什么的,并不是真的想去打仗。”

此前,英国《电讯报》15日报道称,两名美国人,39岁的亚历山大·德鲁克(Alexander Drueke)和27岁的安迪·黄(Andy Huynh)作为“志愿者”为乌克兰机械化步兵第92旅服役。6月9日,他们在哈尔科夫东北30英里的伊兹比茨克村(该村距离俄罗斯边境不到5英里)进行战斗,期间遭遇到了一支规模远超他们的俄罗斯部队。德鲁克和安迪·黄在战斗中被俘。

16日,一位俄罗斯博主在Telegram上发布了这张未注明日期的照片,据传被俘的两人在一辆军用卡车上,双手被绑。该照片未得到证实。 图自网络

据传被俘的两人,亚历山大·德鲁克和安迪·黄(资料图) 图源:CNN

值得注意的是,当天的发布会上,普莱斯作出声明称,“任何参加乌克兰武装部队进行作战的人都应被视为战俘,无论俄罗斯是否承认。任何在战场上被俘的人都应该得到同样的基本保障。”

但当记者提到的伊拉克和阿富汗、关塔那摩和黑狱时,普莱斯却说,“美国遵守包括日内瓦公约在内的国际条约和法律。至于那些极端的情况,它们无疑是发生在前任政府期间,而不是本届政府。”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