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普京演讲全文:俄经济发展将遵循六项主要原则


资料图来源:俄媒

【翻译/上海外国语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副主任 杨波】

俄罗斯总统 弗拉基米尔·普京:

尊敬的卡西姆-若马尔特·克梅列维奇,尊敬的各位朋友、同事:

欢迎各位嘉宾莅临第二十五届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

本次论坛在复杂的国际环境下召开,经济、市场乃至全球经济体系的根基都受到了冲击。尚未从新冠疫情打击下完全恢复的国际贸易、生产和物流体系再次面临严峻考验。

不仅如此,商业信誉、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对全球货币的信任等核心概念已经被彻底破坏——很遗憾,被我们的西方的伙伴破坏了,为了满足自己的野心,以维持过时的地缘政治幻想的名义故意破坏了。

今天,我将向大家阐述“我们”对全球经济形势的看法——“我们”指的是俄罗斯领导层。我会详细介绍俄罗斯当前的应对,以及下一步如何在复杂多变的局势下谋划长远发展。

一年半以前,我在达沃斯论坛上再次重申,单边秩序的时代已经终结,尽管各方想尽办法、不择手段地试图抓住单边主义。我今天的发言就从单边主义开始。

变化是历史的自然进程,文明多样性、文化丰富性与僵化的政治、经济和其他定式难以相容,由一个中心粗暴、不容置疑地强加各种范式,这行不通。

这个理念有天然的缺陷。这种理念认为,某一个国家,某个大国,纠集为数不多的亲近国家,或者由该大国选定的获其首肯的国家,在该大国有需要的情况下,按照该大国的利益解释国际贸易和国际关系的全部规则,也就是所谓的“单向运作”,球都朝一个门里射。基于这种教条的世界肯定是不稳定的。

美国宣布在冷战中获胜之后,便以上帝在人间的大使自居,大使不承担任何义务,大使只有利益,这些利益被宣称为神圣的。他们仿佛没有看到,过去几十年来,世界上出现了新的力量中心,这些中心的实力日益强大。每个新兴经济体独立建设本国的政治体制和公共机构,选择符合本国国情的经济增长模式,当然也有权保护本国制度,维护国家主权。

我谈的都是客观进程,是地缘政治、全球经济、技术领域、整个国际关系体系中真正革命性的、构造性的变化,充满活力、前途光明的国家和地区发挥的作用正在显著增强,这些国家的利益不容继续忽视。

我重申,这些变化是根本性的、转折性的和不可阻挡的。以为风起云涌的大变局熬一熬就能挺过去,仿佛一切都会回归常态,一切都会回到从前,此类认知是错误的,绝不可能这样。

然而,部分西方国家的执政精英貌似还抱有这样的幻想,固执地对明显的东西视而不见,顽固地缩在旧时光的阴影里。例如,他们认为,西方在全球政治和经济中的主导地位是永恒不变的常量。不,任何东西都不是永恒的。

而且,我们的同事不只是否认现实,他们正试图对抗历史进程,依然用上个世纪的思维思考问题。他们固守对非“黄金十亿”[1]国家的错误认知,认为发达国家以外的世界都是边缘,不过是自家的后院,依旧是发达国家的殖民地。他们秉持自身“例外论”,在他们眼里,殖民地人民只能是二等公民,既然他们是上等人,那么其他人只能是次等人。

这导致了一种不可遏制的欲望,惩罚、并从经济上打垮那些不守规矩、不愿盲从的人的欲望。不仅如此,他们还粗暴无礼地将自己的道德观、文化观和历史观强加于人,时时质疑他国的主权和完整,威胁他国的生死存亡,想一想南斯拉夫、叙利亚、利比亚和伊拉克的命运就够了。

如果某个反叛者未被引诱或制服,他们就百般孤立他,用他们的话说叫做“取消他”,没有一个领域能够幸免,包括体育、奥林匹克运动、文艺杰作——仅仅因为其作者“错误的”出身。

这就是当下西方“恐俄症”,疯狂制裁俄罗斯的实质。这一切岂止疯狂,根本就是草率!制裁的力度、涉及的领域和扩大速度都是空前的。

他们的小九九很清楚:快速打垮俄罗斯经济,摧毁商业链,迫使西方公司退出俄罗斯市场,冻结俄国资产,打击俄国工业、金融和人民生活水平。

然而,他们的如意算盘落空了。很明显,没有成功,上述情况并没发生。俄罗斯实业界与政府精诚团结、专业协作,公民表现出强大的凝聚力和责任感。我们一步步稳住了经济:先稳定了金融市场、银行系统和交易网络;然后向经济注入流动资金和周转资金,保持企业和商业的可持续发展,稳住就业和工作岗位。

初春时节关于俄罗斯经济前景的悲观预测并没有成为现实。如今,这些预测的险恶用心昭然若揭,鼓吹这些论调的人别有用心,那些关于所谓“1美元兑200卢布”的预测,关于俄罗斯经济彻底崩溃的种种诅咒,凡此种种,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只不过是信息战的工具,是一种对俄罗斯社会、实业界施加心理压力的战术。

顺便插一句,有些俄罗斯专家已经屈服于这种外部压力,他们的预测也基于俄罗斯经济必然崩溃、俄罗斯卢布汇率必然大跌。

事实打破了此前的预测。然而,我必须强调,为了继续取得成功,我们必须极其坦诚和务实地对形势做出评估,独立地得出结论,当然还要相信自身的力量——这一点非常重要。我们强大,我们能承受住任何挑战,就像我们的祖先一样:我们一定能解决所有问题,我国千年历史反复证明了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