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国内智库人大重阳发布《金砖:全球发展的新未来》报告:破除对金砖国家十大误解


引言

反复的新冠疫情冲击着世界经济复苏进程,地缘政治风险及制裁进一步加剧了世界分化,世界经济面临高通胀和低增长。而美联储实施快速大幅加息使并未从根本上走出金融危机阴霾的世界经济承压。逆全球化、贸易保护主义有增无减,世界治理赤字、信任赤字、和平赤字、发展赤字依然存在。全球治理的缺位和世界经济复苏的动力正在期待金砖国家的响应。

作为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合作新平台,金砖国家快速成长为新力量。政治安全、经贸财金、人文交流成为金砖国家合作的“三驾马车”。金砖国家政治互信不断增强,务实合作不断深化,人文交流日益密切,成为世界经济增长新引擎,推动全球治理体系变革的新动力。

尽管金砖国家取得了系列创新的合作成果,但是“金砖褪色论”“金砖崩溃论”“金砖颠覆论”等论调仍然不绝于耳。金砖国家始终秉持开放包容、合作共赢的金砖精神,顺应世界多极化和经济全球化趋势,推进国际秩序朝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金砖合作得到越来越多国家的支持,成为对冲经济下行、推进公平正义的积极、稳定、建设性力量。成立16年来,金砖国家为世界经济和金融稳定贡献金砖力量,擦亮金砖“金字”招牌,彰显金砖底色。

金砖国家不仅做好自己,而且团结各方力量,对冲经济下行压力,贡献金砖力量。金砖国家正在通过金砖合作推进新型国际关系的构建;通过加强金砖合作和“金砖+”机制建设推进经济全球化,贡献金砖方案;正在为完善全球治理,贡献金砖智慧;正在与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一道,发出金砖声音,发挥金砖作用,发展金砖机制。金砖国家正以全球发展的新理念,构建务实合作的新平台,并成为推进经济全球化的新势力,经济快速发展的新引擎,供应链修复的新基石。金砖国家以全球治理新范式、金融稳定新力量、可持续发展新动力,致力于成为人文交流合作的新表率、国际合作的新典范。

一、对金砖国家的十大误解

(一)“金砖褪色论”

2020年爆发的新冠疫情给金砖国家合作带来了巨大挑战。起初印度、巴西、俄罗斯和南非普遍出现货币表现不佳、股市低迷、资金外逃之势,特别是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各国经济复苏相当不确定,可持续发展面临巨大挑战。金砖国家高债务、高赤字、高失业的“三高”局面尤为突出。于是,越来越多的人认为金砖国家正在“褪色”,西方国家更是大肆宣扬“金砖不纯”、“金砖失色”论。

实际上,2021年金砖国家实际GDP合计22.1万亿美元,同比增长7.6%,高于5.5%的全球平均增速,为世界经济复苏贡献了重要力量。其中,中印两国增速最高,均为8.1%,对金砖五国GDP体量的拉动贡献最大,实现了同步领跑。印度GDP总量还突破了3万亿美元大关,排名全球第六。俄罗斯、巴西、南非GDP分别增长4.7%、4.6%、4.9%,均实现了正增长下的经济复苏。

图1:2021年金砖五国GDP及实际增速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人大重阳制图

今年以来,虽然金砖各国均面临应对疫情和经济困难的双重挑战,但在金砖机制合作上仍然取得了重要成果。比如在今年6月举行的金砖国家第十二次经贸部长会议上,五国就经贸合作达成一系列成果:《金砖国家加强多边贸易体制和世贸组织改革声明》,《金砖国家数字经济伙伴关系框架》、《金砖国家贸易投资与可持续发展倡议》、《金砖国家加强供应链合作倡议》。可以说,金砖并未“褪色”。

(二)“金砖崩溃论”

近年来,受结构性因素、周期性因素和突发性因素的叠加影响,金砖国家的总体经济增速出现持续放缓,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面临诸多挑战。在此背景下,国际社会对金砖国家的增长模式和发展潜力出现质疑,并在“金砖国家褪色论”的基础上炮制出“金砖国家崩溃论” 。

实际上,这种说法根本站不住脚。IMF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2022年春季)报告显示,2022年和2023年中国经济增长预期为4.4%、5.1%,印度为8.2%、6.9%,均大幅高于发达国家3.3%、2.4%的预期经济增长率。尽管俄罗斯为-8.5、-2.3%,但是巴西为0.8%、1.4%,南非为1.9%、1.4%。除俄罗斯受地缘冲突及制裁影响经济出现衰退以外,其余四国预期均为正增长。


数据来源:IMF《世界经济展望》,2022年4月。

金砖国家相互之间的贸易和投资不断加强,推动了金砖国家的经济复苏。“金砖+”机制在不断完善,金砖国家的影响力稳步增强,不仅不会崩溃,而且会越来越彰显金砖本色。值得强调的是,金砖国家具有强大的结构调整能力与适应能力。中国具有世界上体量最大的工业和制造业,经济韧性强、潜力足、回旋余地广、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印度经济已经从疫情中恢复过来,2021年、2022年(预测)经济增长率全球第一,也成为世界经济的亮点;俄罗斯财政受益于能源价格上涨,在采矿、消费、物流等领域仍有经济潜力可挖;南非则具有资源禀赋优势,且作为南部非洲第一大经济体,具有辐射非洲、带动非洲的能力;巴西工业体系完备,自然资源丰富,经济潜力巨大。

(三)“金砖清谈论”

常有西方媒体评价金砖国家概念不务实、合作成效甚微,讽刺金砖国家是“空谈俱乐部”。这一论调明显忽视了金砖合作机制近16年来创造的一系列成果。正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7年金砖国家工商论坛上所说:金砖国家不是碌碌无为的清谈馆,而是知行合一的行动队。

自2006年金砖国家外长会议至今,金砖国家合作从零起步,已由起初的投资概念发展成为全球治理的重要力量。不得不提的是,金砖国家的合作不仅限于政治安全和经贸财金领域,而是逐步形成了涵盖人文交流、公共卫生、高新技术等全方位宽领域的立体式合作体系。在人文交流层面,金砖国家教育联盟、文化节、电影节、文学博览会等组织和活动成功举办,深化包容互鉴;公共卫生层面,五国在今年3月启动了金砖国家疫苗研发中心,将在疫苗联合研发试验、建厂生产、标准互认等方面推进合作,并提出将疫苗作为全球公共产品,保证疫苗的公平合理分配;高新技术层面,五国在今年5月正式成立金砖国家航天合作联委会,引导金砖遥感卫星星座合作服务金砖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在环保、防灾等领域展开高水平合作。

作为2022年金砖国家主席国,中国将持续推动构建务实的金砖伙伴关系,引领金砖合作走向开放创新,未来的合作空间将更加广阔。

(四)“机制无效论”

与其他组织类型相比,金砖国家目前采用一种软机制模式。但是,有质疑声音认为金砖国家是“三无组织”,即“无明确宗旨”“无章程”“无常设秘书处”,“机制无效论”由此产生。这一评论是以固化思维和眼光审视金砖国家机制,势必会存在偏颇。

十六年的金砖机制是递进式发展的,逐步夯实。越是危机越能彰显出金砖国家紧密团结和金砖底色。从对话机制来看,2006年,巴、俄、印、中四国外长首次会晤,开启了金砖国家合作的序幕;2009年,四国领导人在俄罗斯叶卡捷琳堡第一次召开会议;2010年中国作为轮值主席国邀请南非成为成员国;2017年,中国提出“金砖+”合作模式,并于厦门举办金砖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对话会;2021年,为应对新冠疫情的持续挑战,五国就《金砖国家主管部门关于医疗产品监管合作的谅解备忘录》进行讨论;2022年,中国接任金砖国家主席国,主办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四次会晤。从联合声明来看,2009年,金砖国家领导人在叶卡捷琳堡会晤后的联合声明仅有15条,中文约1500字。到2021年新德里会晤时,声明多达74条,中文近1.2万字。这是一个清晰的指标,显示金砖机制下的内容不断丰富,为构建全球发展伙伴关系提供坚实基础。

金砖国家合作机制成立以来,基础日益垒实,已经形成以领导人会晤为引领,以安全事务高级代表会议、以外长会晤等为支撑的多层次交流架构。同时,金砖国家建立了多种务实合作机制,形成以经贸财金、政治安全和人文交流为三大核心支柱的合作模式,在数十个领域开展务实合作,坚持求同存异,构建紧密、全面、牢固的战略伙伴关系。尤其是新开发银行和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安排的建立,为包容性的国际发展合作提供动力,使金砖合作机制走实走深。

目前,每年与金砖有关的会议和活动机制已超过150个。从领导人会晤、部长级会议,到相关工作组和各领域的会议机制,再到具体的项目和活动,金砖机制不断发展完善,展现出极强的生命力。

图2:金砖国家国土面积在全球的占比情况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国家统计局、人大重阳制图

(五)“金砖无芯论”

金砖五国意识形态、政治制度、历史传统等都有很大差异,因此,有些人诟病金砖合作缺乏明确的价值观,即“金砖无芯论”。不过,这些人没有看到,金砖国家的价值观是站在全人类的角度,以全球最大多数人共同利益为出发点所形成的思想层面的共识。当前,全球格局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国际形势的波动引发不安全因素与制约发展的因素日益增多。目前,金砖国家的价值观将以安全与发展为主旋律。安全,是指除了维护地区和平安全以外,更要直面生态安全、网络安全、数据安全、经济安全、粮食安全、能源安全等一系列全球挑战,构建全人类安全共同体。发展,就是要促进发展中国家的发展议程,建立可持续的发展路径,让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均衡的方向发展。总体来看,安全为发展提供保障,发展是安全的动力源泉。

金砖机制开创了人类历史上的“两个第一”:首先,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由非西方国家、非发达国家领衔和参与的大国多边机制;第二,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大国集体性崛起旨在寻求和平、合作的大国目标。人类历史上,曾先后有荷兰、葡萄牙、西班牙、英国等大国崛起,每一个大国崛起寻求的都是争霸和战争,只有金砖的崛起是在纲领中明确说是寻求和平与合作,这是对国际关系进程和人类发展最大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