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美参议院时隔30年打破控枪“僵局”,但拜登回不去了…


【文/观察者网 鞠峰】

大规模枪击案件又一次密集地轰炸过各大美国媒体的头条后,美国国会参议院终于在当地时间6月21日晚上通过程序性试投票,以64比34将一个温和的枪支管控法案送上了立法程序的“快车道”。虽然还没有变成法律,但是控枪法案在参议院得以前行这“一小步”,就已是“奇迹”——上一次参议院通过大型控枪法案,还要追溯到近30年前。

各大美媒都以“突破”、“打破僵局”、“第一步”来形容此次参院投票结果,尽管他们也承认,这份法案的提议远远没有达到许多民主党人和活动人士,甚至拜登在一系列大规模枪击事件发生后所呼吁的水平。

《华盛顿邮报》截图

“政客”新闻网截图

国会山报截图

说来也巧,上世纪90年代推动控枪法案在参议院“过关”的,正是时任特拉华州参议员、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拜登。这一“壮举”也成了他议员生涯中的“开创性时刻”。

但短短不到30年,参议院的政治生态已然沧海桑田。拜登当年促成的控枪法案早已经过期了20年,且到现在从来没有成功被更新过。《华盛顿邮报》直言,现在作为总统的拜登,面临着一个和以前运作方式大不相同的国会,和完全不同的政治生态。《今日美国报》也提醒道,参议院的枪支协议尽管算是打破了僵局,但也不太可能结束美国围绕枪支的激烈政治辩论。

30年前的意气风发,成为拜登时常挂在嘴边的功绩。如今已经79岁的他,回不去了……

参议员拜登1993年在国会演讲 截图

打破30年“僵局”

在最近两次大规模枪击案的刺激下,美国长期枪支管控难题又被摆上台面。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国会参议院周二(22日)晚上公布了一份80页的控枪法案,并进行了程序性试投票,结果为64票赞成,34票反对。其中,14名共和党人与50名民主党党团成员一起支持这一程序动议。这意味着该法案可以避免“阻挠议事”程序,走上通过的“快车道”:该法案有望在本周结束前在参议院获得通过,随后在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进行投票,通过后将被送去给拜登签字,这也就意味着,美国30年来首个重要的枪支管控法案预计在本月成为法律

值得注意的是,保守派议员们在法案内容刚发布之后就进行了表态,美国最大的枪支游说团体全国步枪协会(NRA)也公开反对,但参议院少数派领袖麦康内尔依旧投票表示支持该法案。他说:“我支持参议员科宁和我们的同事们提出的法案文本,我们的同事已经制定了一套常识性的、受欢迎的措施,将有助于减少这些恐怖事件的发生,同时全面维护守法公民的第二修正案权利。”

一周多之前,来自两党的20名参议员(每党各10名)签署了一项框架协议,该协议约定了适度的枪支限制,以及约150亿美元的联邦资金,用于心理健康计划和学校的安全升级(上月,得州一所小学发生10年来最严重的大规模校园枪击案)。这份协议转化为了周二公布的法案的部分内容。

这份法案的条款,可以让各州更严格地进行强制管理,避免枪支落入那些被认为“对自己或他人构成威胁”的人手中。法案还修复了所谓的“男友漏洞”,即禁止向被判决暴力对待恋人伴侣的人出售枪支,以减少情杀案件。(注:美国已经有禁止向家暴、虐待亲人的罪犯出售枪支的法律条文,所以这个新条款填补了亲密关系当中的漏洞。)

多家媒体提到,该法案通过后,将是美国国会参议院30年来为防范枪支暴力所做的最重要行动。彭博社称,这份法案“打破30年的僵局”。

参议院公布的80页法案截图

“不完美的法案”

达成协议的跨党派议员群体称,这是“华盛顿打击大规模枪支暴力漫长斗争中的一个分水岭时刻”。

但令人遗憾的是,这份法案远没有达到拜登等民主党人所希望的那种程度——例如民主党和拜登呼吁的对新型杀伤武器和大容量弹匣的限制都没有写入。

民主党参议员克里斯·墨菲称,“这是一个突破,更重要的是,这是两党的突破。一部分人觉得这法案太过火,有一部分人觉得它力度不够。然而,这次我们没有繁文缛节,没有弄虚作假,(而是拿出了)救人性命的东西。”

对于所谓“男友漏洞”的修复也不“完整”。草案里并未写明如何界定“恋爱关系”。侵犯过伴侣的人只要不犯下进一步的暴力轻罪等罪行,将在五年后自动重新获得购买枪支的权利。

该法案也没有将购买自动武器的年龄限制从18岁提高到21岁。要知道,最近在得州和纽约州的发生的大规模枪击案的枪手都是18岁年轻人,他们使用的都是自己购买的突击步枪。

“我们都知道没有完美的法案,我们都是不完美的人,”参议员约翰·科宁在参议院表示,“但我们必须尝试,我相信这项法案就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

《今日美国报》则指出,尽管参议院这次打破了僵局,但参议院的枪支协议不太可能结束围绕枪支的激烈政治辩论。一边是民主党人正在推动更多的枪支限制,担心大规模枪击事件将继续困扰美国;另一边,共和党则将枪支权利作为赢得国会控制权的中期竞选的关键部分。

得州瓦尔德县罗布小学枪击案现场

“参议员拜登”和30年前的控枪法案

这样一份“不完美”的80页控枪法案,已经是民主党所能争取到的最实际的选项了。多年下来,两党间在一些敏感议题上的对立已经如同水火。这种政治生态也蔓延到参议院,极大改变了议事风气

上一次参议院通过控枪法案,要追溯到近30年前。当时正是刚过50的特拉华州参议员拜登经过几个月的努力,让草案成为现实。

拜登在1993年11月的一个晚上在参议院雄辩道:“我们可以投票决定让这些致命武器留在街头,但我们知道,这些武器有且只有一个目的——杀人!或者,我们可以投票,让这些致命的东西远离民众,选择就是这么简单、就是这么明显。”

拜登在参议院发言,竭力让杀伤性武器管控纳入犯罪法案

历史仿佛在周而复始——1989年,一名手持AK-47 的枪手在加利福尼亚州的一所小学杀死5名小学生、打伤30多人,震惊美国。随后两名民主党参议员草拟了第一份管控军用来复枪的草案,但最终流产。

1993年7月1日,一名商场失意的企业家拿着一把半自动TEC-9进入一家法律事务所,杀死8人,射伤7人,然后自杀。

同年,参议院司法委员会(SJC)主席拜登积极帮助刚上台的克林顿制定犯罪法案,他和同为民主党的议员黛安·范斯坦希望将禁止杀伤性武器加入法案中。“参议院的辩论一时非常激烈,但最终变得友好。”

最终,共和党选择不启动“阻挠议事”程序,控枪修正案最终加入了犯罪法案中,并以56比43通过。

这令拜登很骄傲。拜登曾表示,这个禁令,是他成功达成的最艰难的协议。而如今作为总统,他几乎每个月都提出重新制定该协议的想法。

“这是拜登漫长议员生涯的一个开创性时刻。”《华盛顿邮报》称。

沧海桑田。该报这么形容现在的参议院:今天在参议院,启动“阻挠议事”变得更加寻常,从前禁止杀伤性武器的法案修正程序如今闻所未闻。由于议员动不动以“阻挠”相威胁、修正投票,如果真的有法案通过,也是在党派领导人之间经过精心谈判的。

近30年过去了,拜登推动的法案已经过期了20年,且到现在从来没有被更新过。该报称,现在作为总统的拜登,面临着一个和以前运作方式大不相同的国会,以及一种几乎不可能实现控枪目标的政治生态。

当年与拜登一起努力将控枪禁令纳入1994年全面犯罪法案的参议员黛安·范斯坦现在也放弃了恢复那个法案。她妥协性地呼吁一项新法案,将购买攻击性武器和大容量弹匣的最低年龄从18岁提高到21岁。

如今,作为总统的拜登仍在为控枪大声疾呼,尽管外部环境变得更加艰难。据《华盛顿邮报》6月初报道,得州大规模枪击案发生后不久,拜登又发表了一番慷慨的演讲:“允许购买可以发射300发子弹的东西,是没有意义的。对于这些大口径武器,所谓的自我保护、狩猎根本就是借口。”他强调,如果国会不完全禁止这些武器,它至少应该采取更循序渐进的步骤。

他还引用了从90年代推动控枪时就不断说的一句话,“树林中奔跑的鹿,根本不会穿防弹衣。”

6月2日晚,拜登就美国枪支问题发表讲话 图源:视觉中国

“当下的时代,不是关系政治的时代。我们正处于一个夸夸其谈和政治极化的时代,”曾任黛安·范斯坦助手的艾斯格劳说。

共和党在拥枪立场上也越走越远。《华盛顿邮报》称,持枪权已经成为右派的“文化试金石”。6月3日,布法罗地区的共和党国会议员克里斯·雅各布斯(Chris Jacobs)在宣布他将违背党派意愿,投票支持枪支管控措施,仅一周后,他在共和党内就迅速失去许多支持,被迫放弃竞选连任。

甚至一些白宫官员也承认,禁止杀伤性武器的可能性,比“红旗法”和加强背景调查等其他措施都要希望渺茫(注:“红旗法”允许民众寻求法院命令进行干预,暂时阻止有可疑意图的人获得枪支)。但在中期选举之前大力倡导一下,可能会成为一个强有力的口号。

《华盛顿邮报》这样写道:“联盟已经瓦解,至少现在荡然无存。”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