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保罗·皮拉尔:美俄新冷战将会永无了局


【文/保罗·皮拉尔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做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反应。几乎可以肯定,这超出了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预料。但这种反应很快就超出了乌克兰军事对抗的范畴,转变成西方与俄罗斯在更多领域的持续冲突。

美国宣布的目标尤其深刻地体现了这种冲突蔓延的趋势——美国不仅要结束俄罗斯对乌克兰的侵略,还要在更广泛意义上“削弱”俄罗斯。这种目标声明大概反映出一个深思熟虑的外交政策决定,而不仅仅是乔·拜登总统之类人的失言。拜登总统曾即兴评论说,不能允许普京继续掌权。

直接宣布美国的目标是削弱俄罗斯产生了两大问题。一是有助于普京的宣传,即西方的所作所为不仅仅是在应对乌克兰战争,更是在威胁俄罗斯。其次是使俄乌两方更难达成停战协议。因为不难理解,这项声明使得俄罗斯开始怀疑,无论它怎么做西方都不会大幅放松对它的制裁和排斥。

拜登称普京不能继续掌权

美国实际上是在宣布与俄罗斯进行一场新冷战。指出这一点并不是要以某种方式追究东西两方的责任。但就目前这场俄乌战争而言,美国还有另一政策选项,那就是用谨慎克制的字眼来表达它对这场残酷战争的关切,并将其目标限定在结束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所作所为。

就近期目标而言,结束乌克兰战争必须是当务之急。即使谨言慎行,要完成这一任务也很难。想找到一个让冲突双方都基本满意的方案并不容易。如果找不到这样一个方案,除了乌克兰人民要承受更长时间的痛苦,还会进一步激化出一场新冷战,俄罗斯会在未来几年成为国际关系舞台上的主角。如果现在的乌克兰冲突继续下去,或者因俄乌双方无法解决俄占领土问题而使战争陷入僵局,那这种情况就会成真。

人们不禁要问,对于新冷战的走向和结果,官方究竟思考了多少。有些人可能愿意没完没了地发起此类冲突,就像在上次冷战初起时某些人所做的那样。在过去的罗纳德·里根政府中就有泾渭分明的两种人,里根试图尽快结束第一次冷战,而他政府中的某些官员却想永远扮演冷战斗士的角色。

与俄罗斯打一场新冷战不符合美国的利益,也不利于全世界的安全稳定。它将导致军事预算飙升,任何危机都有可能升级成热战,以及阻碍解决威胁到全人类的全球性问题。

有必要回顾一下上次冷战开始时“遏制战略”大师乔治·凯南的想法。凯南鼓吹在打冷战时要有耐心,但他肯定预见到了冷战的结果。在他1947年的“X文章”中,他提到以十到十五年的时间跨度来结束冷战,而最终却是用了四十年的时间。但冷战结局证明了凯南的分析是正确的,即苏联共产主义本身就带有自我毁灭的种子,这个体制最终会因其内部缺陷而崩溃。

对当前问题的乐观看法是,今天的俄罗斯有时会被贬称为拥有核武器的加油站,它也有严重的内部缺陷,其中一些与苏联的缺陷类似。但上一次冷战已有了明确的结果,而新冷战的结果不能也不会复制上次那个结果。上一次冷战以意识形态崩溃、东欧共产主义体制崩溃以及最终苏联本身的崩溃而告终。是俄罗斯联邦总统鲍里斯·叶利钦最终结束了上次冷战。

现在,叶利钦曾经的信徒、现任俄罗斯联邦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成了主要问题,但即使替换掉普京也不能保证俄罗斯会出现一个更好的政权。斯大林在1953年去世,但这并没有结束第一次冷战。

普京接替叶利钦担任俄罗斯总统

凯南曾明确地将他所关注的苏联政权与“像拿破仑和希特勒这样侵略性强的领导人”区分开来。他认为敌人不同时,己方拥有的优势和劣势也不同。他写道,个别侵略性强的领导人比苏联体制更难对付,因为这种领导人往往“对反对力量不太敏感”,当反对力量“被认为过于强大”时,这种领导人也不太可能在外交上屈服,而且“对力量的逻辑和表述不太理性”。

在某种程度上,这一分析是有效的,也适用于现在。这种分析使我们无法乐观,在乌克兰出现的反对力量不太可能改变普京的乌克兰政策或对他的国内统治产生什么影响。

与上一次冷战相比,新冷战还有另一个不同之处,这个不同之处并不利于西方“赢得”新冷战。这个不同之处与中国有关。至少在今年之前,中国通常被称为新冷战的头号敌人。在美苏冷战的大部分时段,中国是苏联的共产主义穷亲戚,它与苏联的关系曾恶化到边境战争的程度。而现在,中国已成为一个经济超级大国,而且其军事实力也变得越来越强大,这就为普京领导的俄罗斯提供了战略纵深。

凯南曾给出确保美国和西方赢得冷战的一个关键要素,那就是美国要处理好本国的内政。凯南写道,“美国必须给全世界人民这样一种印象:美国的目标明确;美国有能力处理好本国的问题,也能承担起一个世界强国的责任;美国的精神力量强大,足以应对各种强大的意识形态潮流而初心不改。”一旦“这个国家内部展现出任何优柔寡断、勾心斗角和四分五裂的迹象”,都是对其共产主义对手的极大助力。

而今日美国已与凯南那时的美国有了天壤之别。美国的党同伐异已经主导了包括外交政策在内的很多美国政策。美国的民主制度正处于崩溃的边缘。美国见证了本国总统在其任期四年内不停向普京献媚。而现任总统在那时却试图挖出这个政治对手的黑料,因而阻止美国向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

与俄罗斯打一场新冷战不会取得上一次冷战那样的胜利。它不会以“单极”胜利告终。它可能根本就永无了局。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美国“国家利益”网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