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薛凯桓:111比8,民主党如何阻止特朗普?把他和普京绑定能行?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薛凯桓】

今年美国中期选举已经拉开帷幕,到6月中,特朗普背书支持了119名共和党党内初选的竞选人,其中111人获胜,显示了在共和党选民中压倒性的影响力。

民主党当然更早就从自己胜选的美梦里醒过来,试图清算特朗普。美国国会众议院调查“国会山骚乱”事件特别委员会(下简称“特别委员会”)到6月21日,已经召开了第四场听证会,此前还有成员声称“有足够的证据,起诉特朗普”。

除了“国会山骚乱”这个抓手,还有条路就是将特朗普与普京“绑定”在一起。

2024年总统大选的获胜者将再次是弗拉基米尔·普京。不,不是在俄罗斯——而是在美国。要做到这一点,你甚至不需要改变美国的法律——只需要选举唐纳德·特朗普为总统就足够了。

类似这样的言论,可以说是玩笑,可以说是“预测”,也可以说是美国内部的宣传。

没有办法的办法

很多美国人越来越担心“特朗普归来”,实在也是因为民主党政府“扶不上墙”。

如果说特朗普的失败是他担任总统多年以来的“积怨”的话(所有美国媒体都对他不利,加之2020年的抗疫不力等),那么拜登现在的处境显然就没有“甩锅”的理由了:他的支持率已降至冰点——和特朗普在任时的最低值相当。

“我有一种国家正在从我们脚下离开的感觉,它现在被一个只有能力经营快餐店的主体控制。”前特朗普雇员克里夫辛普斯优雅地描述了此刻的美国人民对美国总统拜登及领导层的态度。

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即使在通胀刚刚抬头、俄乌冲突远未发生之时,Politico去年底调查的美国选民中,有53%表示乔·拜登无法履行职责。48%的人认为他为此处于“精神过于缺乏”的状态。换言之,认为总统身体健康、精力充沛、“能够明确表达自己的想法”的美国公民绝对是少数。

但在一年多前,拜登却是特朗普下台后美国“拨乱反正”的象征:民主党政要们全力支持拜登推翻特朗普的“胡闹”——然而这完全无法挽回拜登暴跌的支持率。副总统卡马拉·哈里斯的支持率也使得情况更糟——比拜登支持率还要低的她,却计划在下一次选举中成为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民主党在去年11月弗吉尼亚州州长选举中的失败,已经敲响了警钟:一年后他们将失去对国会的控制权,而特朗普将在2024年重新夺回白宫。但警钟过去半年,民主党的处境更为糟糕。

你是否赞成乔·拜登处理总统职务的方式?来源:Quinnipiac University poll

请注意,批评拜登的美国人民不可能都是所谓的“人民的敌人”——也就是特朗普主义者。Politico去年的这项调查并没有将受访者的选举偏好考虑在内,表明大多数美国选民都质疑总统的心理健康,无论他们支持民主党还是共和党。

美国总统已经到了该辞职的时候了——这不是笔者的观点,而是美国人民的观点,甚至是美军的观点——阿富汗的撤军灾难表明了这一切,拜登总统的支持率也说明了这一点。在支持率下滑这一点上,拜登是“坠落速度”的绝对记录保持者。

该怎么办?美式选举的“祖宗之法”不可变的情况下,抨击普京成了民主党为数不多的选择,因为除了可以削弱俄罗斯这个老对手的声望,也意味着能顺便打压特朗普,前提是民主党继续把他包装成“俄罗斯影响力代理人”。利用“通俄门”来影响特朗普的形象一直是一个民主党自认“不错”的方法——不要惊讶,民主党一直在做这些,“通俄门”的炒作又有谁敢保证与拜登的幕后团队毫无关系?

但现在的情况表明这一切都很荒谬,尤其是随着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民主党伪造了特朗普与俄罗斯所谓特殊关系的“证据”。去年在美国被捕的伊戈尔丹·琴科是英国情报人员克里斯托弗·斯蒂尔准备的“特朗普档案”的合著者之一,这可能只是发现的第一个民主党总部“迫害”特朗普的信号,但恐怕不会是最后一个。

毕竟大家都明白:民主党总部故意伪造反特朗普的“证据”,然后美国特工部门的“办事人员”就找上了对特朗普及其支持者。也就是说,这是真正针对特朗普的阴谋——如果对他的溯源调查真正结束,整个民主党高层和拜登政府都将受到“无理针对”特朗普的指责。如果特朗普赢得2024年大选,他将不惜一切代价证明“迫害自己”的阴谋真实存在。

俄罗斯与特朗普及其团队的所谓“关系”。来源:swalwell house

所以事实证明,民主党(或者更确切地说,“deep state”)根本就没有出路:他们需要不惜一切代价阻止特朗普的新任期,即使特朗普本人不上台,也要阻止他的“门徒”上台。虽然民主党政府继续坚持特朗普“与俄罗斯有特殊关系”不仅可笑,而且从长远看无利可图——毕竟,作为回应,特朗普在“归来”后一定会提醒民主党自己会“记仇”,并会让民主党为“诬陷”他负责——但民主党根本没有其他选择。

显然,民主党没有也不会出现他们自己的有力候选人,一个能够煽动群众并成为反特朗普“专业户”的政治家。因此,2024年的竞选活动必须以2020年的模式为蓝本——妖魔化特朗普,用这个“恶魔”吓唬选民(但窃以为,民主党像上次一样,又选错了方向)。而俄罗斯的主题在这里也无法回避——不过,这次民主党将重点关注的不是特朗普与俄罗斯的关系,而是着重于他对俄罗斯有何利处的“事实”——渲染“他的胜利实际上是普京的胜利”这种论调显然会事倍功半。当然,如果能证明特朗普“和普京一样”,都抹黑成所谓“恶贯满盈”的“独裁者”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