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李宗伦:俄罗斯负责“破坏旧的”,中国负责“重建新的”?


【文/李宗伦】

五月底的莫斯科,仍然是寒风瑟瑟,时不时还飘来几片“五月雪”,这使许多人至今还没有脱下羽绒服。尽管莫斯科每天还有数千的“新冠病毒”感染者,但是人们却是毫不在意,政府也没有任何行政命令,“病毒”已被俄罗斯人蔑视和遗忘。没有人戴口罩,各种的近距离的聚集活动毫无顾忌,餐厅,剧院人满为患。“五月的鲜花”还是在月底的最后几天开放了,人们在尽情的享受着今年这个“凉爽”的夏天。

对于发生在身边的战争,人们一如既往的保持着“俄罗斯式的沉默”,官方媒体也只是很有限的报道,这就是西方媒体所说的:“俄罗斯人的‘光做不说’是最可怕的”。

面对西方的网络媒体大肆的炒作,诸如“普京将要在3个月内被推翻”,“美国的‘海马’导弹将进入乌克兰,配合7月份乌克兰的大反攻,战争将要打到俄罗斯本土”,“芬兰,瑞典要加入北约,俄罗斯已被团团包围”,甚至“俄罗斯会面临二次解体”等等骇人听闻的消息,俄罗斯人表现的异常坦然。当我和俄罗斯朋友谈及战况的发展时,作为交战国一方的俄罗斯人笑着说:“放心吧,我们一定会胜利!”。这就是莫斯科人现在的心态。政府至今也没有进行“全民战争动员”,老百姓的生活与战前几乎没有明显的变化。

俄罗斯是一个很能适应恶劣的环境,又能够忍耐巨大苦难的民族。重要的是,这个民族在对外战争往往表现出一种空前的团结和坚韧的忍耐力,这可能就是普京能把战争打下去的底气!

那么,“光做不说”的俄罗斯在“做”什么呢?请看我们的观察,让我们共同思考。

观察一:俄罗斯人正在准备迎接一场决定俄罗斯未来命运的战争

我们观察到,近来,俄罗斯境内的“反战派”似乎销声匿迹,代之而起的是一片“主战派”的声音。俄罗斯政府已经放弃了战争初期“速战速决”局部战争的幻想,正在做着“长期战争”的准备。在没有“全民总动员”的表象中,俄罗斯各党派,各团体,各民族,各教派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在理论上,精神上,组织上准备迎接一场决定俄罗斯未来命运的战争。大多数俄罗斯民众相信,俄罗斯会赢得这场战争。

1. 时刻准备着!

5月19日的莫斯科红场,仿佛又穿越到了“苏联时代”。

5000多名来自全俄各地的青少年,在红场举行了一次集体入队仪式。鲜艳的红领巾,红色的船形帽,现场苏联国旗,卫国战争胜利旗,俄共党旗,列宁共青团团旗,列宁少先队队旗,加上久加诺夫等俄共领导人穿的红色上装,把红场染得更“红”了。退伍老兵,俄罗斯共产党,列宁共青团的代表,给青少年系上红领巾。“列宁少年先锋队”的队员们高喊着“时刻准备着!”列队前进。今年是苏联列宁少年先锋队成立100周年。1922 年 5 月 19 日根据俄罗斯联邦第二次全俄会议决定成立的青少年先锋组织。起初的名称是“斯巴达克少儿先锋队”。1924 年,列宁逝世以后,改名为“列宁少年先锋队”。这个组织的活动由苏联列宁共青团中央管理。

苏联的少先队和共青团

1991年,随着苏联共产党和列宁共青团的解散,列宁少先队也不复存在了。苏共解体后,俄罗斯共产党于1993年在苏共俄罗斯联邦委员会的基础上正式“恢复”。2011年1月5日,在列宁的侄女奥列加·乌里扬诺娃的同意下,“列宁共产主义青年团”也正式“恢复”,现在又重新恢复了“列宁少年先锋队”。至此,在共产主义思想指导下的“三级组织”都重新建立起来了。

五千名儿童在红场庄严宣誓:“热爱祖国,保卫祖国,为祖国服务,时刻准备着!”看到这个场面,我不禁想起了我们的少年时代。老师说:“红领巾是红旗的一角,是先烈的鲜血染成的”。我不知道,现在的俄罗斯共产党如何给红领巾定义,但我们观察到,在俄乌战争进行的关键时刻,俄共领导在红场举行的5000名儿童“入队”的大型活动,具有极大的“象征意义”。

俄罗斯共产党主席久加诺夫给青少年系上红领巾

联想起俄共在俄乌战争中举行的几次大型活动(3月5日纪念斯大林逝世,4月22日列宁诞辰152周年,5月1日纪念五一劳动节),都是在加速俄罗斯意识形态等领域全面实现“苏联化”。因为俄共和许多俄罗斯政治家认为,这次俄乌战争,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继续,是俄罗斯第二次“卫国战争”。只有恢复“苏联”,才能承担终结美国“世界霸权”的历史使命。

当然,普京和“统俄党”(俄罗斯实际的执政党)不会完全认同“俄共”的观点,因为“统俄党”已经放弃了“马列主义”的信仰而笃信“东正教”。

但是我们观察到,在这次俄乌战争中,“统俄党”和“共产党”的观点高度一致,两党关系空前紧密,在对民众的宣传上也是配合的相得益彰,“苏联元素”近期被大量呈现在俄罗斯的舞台上。我们拭目以待,在这次俄乌战争中,“东正教”和“马克思主义”,“俄罗斯”和“苏联”在意识形态上是如何完美的结合吧。

俄罗斯共产党与列宁少先队

2. 顿河的哥萨克在行动

我工作的俄罗斯国家社会政治历史档案馆,最近举办了一个展览,名为“1812年卫国战争中的哥萨克”。在俄乌战争激烈进行的关键时刻,举办这个展览具有特别的的意义。在俄罗斯的历史上,哥萨克是一个真正的“战斗族群”。

1812年的抗法卫国战争和1941年的抗德卫国战争,是俄罗斯在欧洲战场上值得炫耀的伟大胜利,而“哥萨克”人在这两场战争中都是骁勇善战的劲旅。每年在莫斯科附近的“波罗金诺”地区,都要进行“情景再现”式的大型实地战争场面演出,纪念1812年打败法军的胜利。这场让俄罗斯人感到无比骄傲和自豪的战争,使大文豪列夫·托尔斯泰写出他的鸿篇巨著“战争与和平”。

哥萨克是俄罗斯历史上的“战争专业户”,也是俄法战争中的一支彪悍的力量。大家熟悉的“静静地顿河”里的格里高利,就是典型的哥萨克。在伟大的卫国战争中,也离不开哥萨克骑兵的身影。5月9日“胜利日”,还有11月7日“祖国保卫者日”的大阅兵,都少不了头戴羊羔皮帽子,红色军装上一排排的子弹袋,穿着高筒皮靴,披着黑色羊皮斗篷哥萨克队伍的方阵。

顿河的哥萨克

在展览会上,我与一位留着“格里高利”胡须的哥萨克交谈了几句,他说:“我们荣幸的参加了‘特别军事行动’,这是我们哥萨克的荣誉。但我们已经不是骑着马,拿着刀,在敌营中冲锋陷阵的形象了,我们也跟上了时代,武器,装备,军服一切都改变了,但是我们哥萨克为国家献身,骁勇善战的精神永远不会改变。”

“现在媒体上,更多的是报道车臣的部队,实际上,已经有超过 4,000 名哥萨克人正在顿巴斯地区参加对乌“特别的军事行动”。俄罗斯的哥萨克坚信乌克兰的“去纳粹化和非军事化”是必要的。我们在为国家,为哥萨克的荣誉而战。”

哥萨克在红场接受检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