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G7峰会开启讨论对俄油实施限价,美媒:天方夜谭


【文/观察者网 鞠峰】

20世纪初,德国著名神学家、哲学家约翰内斯·米勒在风景如画的阿尔卑斯山地区建造了阿尔茂宫,希望“远离任何意识形态”,打造一个“自由的空间”。当地时间2022年6月25日,拜登等国家元首陆续抵达这个德国最高峰楚格峰脚下的度假区,为期3天的“G7”领导人峰会于26日正式召开。

峰会刚刚开始,一些张扬意识形态的消息已经流出。

《卫报》称,在1945年以来最大的地缘政治危机的背景下,未来三天的议程十分紧张。拜登于26日正式宣布,G7国家将禁止从俄罗斯进口黄金。未来两天,他们还将讨论如何进一步制裁俄罗斯原油。如何支援乌克兰、针对俄罗斯,成为峰会头等大事;德媒称“今年议程的几乎所有主题都回到了基辅”。

除了进一步限制俄罗斯资源出口,一个由美方最初提出的制裁方案也成为G7重点议题。欧洲理事会主席在记者会透露,G7领导人正在讨论美国的提议,设定俄油价格上限,以限制俄罗斯能源收入。

然而,彭博社分析员却给热烈讨论的领导人们泼了一盆冷水:“该方案实际可行性极低”。实施限价的最实际办法是从保险入手,让英国和欧盟的保险公司只给以规定价格购买俄油的企业提供保险。然而彭博社指出,俄方已有应对方案,俄罗斯国家再保险公司可以提供替代保险。

正讨论给俄原油限价,美媒:天方夜谭

据《卫报》报道,禁止进口俄罗斯黄金将是支援乌克兰的一项新措施,但在拜登的推进下,限制俄原油价格成为峰会重要话题。同时这也是作为拜登打击通胀的一种手段。然而,如何才能限制俄罗斯原油的价格还不明确,更何况也“不清楚中国和印度等俄罗斯原油的主要买家会不会遵守价格上限”。

欧洲理事会主席查尔斯·米歇尔周日表示,G7成员正在“讨论对石油交易相关服务设定价格上限”的提议,并补充说,任何措施都必须尽量减少对石油贸易的影响。

“如果我们朝着这个方向(限制俄原油价格)前进,我们将需要欧盟成员国的支持,我们希望确保目标是针对俄罗斯,而不是让我们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加困难,”他在G7峰会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我们想要深入细节,我们想要微调……以确保我们清楚地了解直接影响是什么,”米歇尔说。

欧理会主席米歇尔 资料图

美国及大多数欧盟国家已经明确制定针对俄罗斯原油的进口禁令,在本身不购买的情况下,如何影响俄油的售价?其中一个方案是从“保险”入手。

这个想法最初由美国提出。美国财长耶伦6月20日介绍,还不清楚如何“诱使中国、印度和其他俄油主要买家合作”,但是想要控制俄油价格,最直接的抓手就是保险。

据介绍,全球约95%的油轮船队由位于伦敦的国际船东保赔协会集团(IGPIC)和一些位于欧洲大陆的保险公司承保。欧洲国家已经同意终止对俄罗斯石油运输的保险。西方政府可以尝试告诉俄原油买家,如果他们想继续使用保险,则必须同意在一定的价格区间内购买俄原油。这样就能达到设置价格上限的效果。

但据《华盛顿邮报》报道,一些欧洲官员对这个想法持谨慎态度,因为这可能需要欧盟更新制裁的法律文本。方案需要数周时间才能批准,并且必须克服重大障碍,因为制裁需要欧盟27个国家的一致同意才行。

另外,这不能保证俄罗斯会同意以上限价格运输石油,尤其是在上限接近生产成本的情况下。上周,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削减了60%的天然气供应。外媒担忧普京可能会进一步削减天然气供应作为回应。俄方行动已经证明,他们可以削减对一些欧盟国家的天然气供应,如果俄政府认为切断石油供应对欧美经济造成的伤害比对自身的伤害更大,可能同样会削减石油供应。

对于这个热烈讨论的制裁方案,彭博社于6月26日也“泼冷水”道:限价简直是天方夜谭(pure fantasy),实际可行性极低。(It stands very little chance of actually working.)如果这个方法真的好用,美国早就拿这招对付伊朗或者委内瑞拉了。

彭博社报道截图

彭博社指出,欧盟为了达成前几轮的对俄制裁,已经进行过非常激烈的内部争论和妥协。此前的制裁提案中,就曾包含拿保险做文章的措施。

虽说绝大多数油轮公司都在英国、欧盟那里投保,但俄罗斯已经做好了应对准备。“俄罗斯已经开始实施保赔协会的替代方案,通过俄罗斯国家再保险公司(Russian National Reinsurance Company)提供保险。彭博社称,这对于一些印度和中国公司来说已经足够,而中印提供了俄原油的主要市场。

公开资料显示,俄罗斯国家再保险公司(RNRC)于2016年成立,是俄罗斯最大的再保险公司,俄罗斯中央银行100%持股。公司官网称,该公司使命是保护俄罗斯国家、企业和公民的财产利益,保证金融稳定和俄罗斯保险市场有效发展,在全球保险范围内整合。

耶伦的计划将需要欧盟撤销之前刚刚达成一致的制裁。但欧盟已经在之前的制裁上花费了漫长的时间进行谈判,所以这个新方案“并不是一个有吸引力的选择”,无法预计欧洲国家会乐于就新的制裁达成一致。

更直白地说,如果实施限价的话,这种制裁将允许中国和印度公司购买大幅折扣的俄原油,而欧洲企业则被禁止以任何价格购买俄油。

彭博社称,除此之外,限制俄罗斯原油价格的最大障碍,就是普京说“不”。最简单的道理:你如何迫使俄罗斯以外部强加的价格出售其石油?文章总结:别指望普京会因为西方制裁而压低油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