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马克龙G7峰会提出一个稳油价新方案,美国懵了


【文/观察者网 熊超然】当地时间6月26日至28日,七国集团(G7)领导人峰会在德国举行,会上讨论的一大重点议题就是“限制俄罗斯石油价格”。

当地时间6月27日,“政客新闻网”欧洲版(politico.eu)援引两名观察谈判过程的官员称,法国总统马克龙在G7峰会上否决了一项限制俄罗斯石油价格的提议,转而提出了“全球限价”。也就是说,法国希望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产油国,都进行价格管制。

虽然这一方案在技术层面似乎很容易实现,但将着实打击到美国和沙特阿拉伯为首的石油产出国的利益。媒体就形容道,这是堪称一个“令人晕头转向”(head-spinning)的替代方案,更让目前全球最大产油国美国“措手不及”(was blindsided)。

此外,许多经济学专家也不看好法国提出的这一全球性方案,认为会“注定失败”,并与G7提出的气候目标相矛盾。有专家更是指出,在G7峰会发布公报前一天以及众领导人将飞赴马德里赶场北约峰会前,马克龙此时提出这种方案,时机上也是不合理的。

不过最终,马克龙的大胆提议没有在G7通过。最新消息称,在当地时间6月28日上午,G7领导人达成了一项广泛协议,以寻求限制俄罗斯石油价格的方法,否决了法国的全球价格管制计划。

“政客新闻网”欧洲版报道截图

G7讨论限俄油价,法国“横插一杠”让美国措手不及

据报道,法国总统府爱丽舍宫方面证实,马克龙正在推动一项全球性禁令,这将使得G7与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OPEC)中的沙特阿拉伯等国等同于“摊牌”。

当被问及法国是否提议在全球范围内为油价设定上限时,一名爱丽舍宫的官员表示:“是的,不仅是针对俄罗斯的石油,这必须考虑到所有的市场参与者。”

据英国《卫报》此前报道,在美国总统拜登的推进下,限制俄石油价格成为本次G7峰会的重要议题,同时这也是作为拜登打击通胀的一种手段。这一想法最初由美国财政部长耶伦提出,然而如何才能限制俄罗斯原油的价格还不明确,更何况也“不清楚中国和印度等俄罗斯原油的主要买家会不会遵守价格上限”。

针对这一对俄油限价的制裁方案,彭博社6月26日也“泼冷水”道:限价简直是天方夜谭(pure fantasy),实际可行性极低。(It stands very little chance of actually working.)如果这个方法真的好用,美国早就拿这招对付伊朗或者委内瑞拉了。

此后,法国则提出了“更具雄心”的替代方案——限制全球所有石油价格,这一目标似乎将从惩罚俄罗斯扩大到遏制能源成本飙升,而正是能源成本飙升推动了当前的全球通胀压力。

当地时间6月26日,为期三天的七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在德国巴伐利亚州的埃尔茂举行,图为马克龙和拜登。图自澎湃影像

从技术层面来看,法国的方案可能更容易实现,但如此影响深远的价格控制措施正面临美国等主要产油国的反对。目前,尚不清楚法国计划如何说服包括欧佩克成员国在内的其他大型石油生产国限制油价。

这名爱丽舍宫的官员说:“法方认为,整个国际社会、买家和生产商都必须采取行动,确保向市场投放必要的油量,以缓解紧张局势,并压低价格。我们认为,考虑到利害关系,所有的选项都值得探讨,但这些都需要与我们的合作伙伴进行对话。”

当地时间6月28日,“政客新闻网”欧洲版又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形容马克龙将原本限制俄石油价格的方案转为全球性限制油价方案,堪称一个“令人晕头转向”的替代方案,更让目前全球最大产油国美国“措手不及”。

报道称,有参加G7峰会的美国官员就对马克龙提出的计划虽然不感到意外,但很愤怒。他们说,相信马克龙最终会改变主意,但这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加以讨论并达成协议。

据报道,有欧盟官员透露,布鲁塞尔方面一直愿意考虑爱丽舍宫提出的想法;G7中另两个国家也证实了马克龙提出的这一计划,但未就此发表意见;德国则对法国的提议持怀疑态度。

据“政客新闻网”欧洲版当地时间6月28日援引两名官员的消息称,正是由于美国以及德国的反对,法国作出了让步,其提出的方案被否决,G7从而达成了对俄罗斯石油实施价格限制的总体性共识。此后,G7将就如何实施这一方案做进一步工作。

专家唱衰:时机不对、危险先例、注定失败……

针对马克龙的提议,一些经济学家已对此提出了警告,认为操纵市场可能会适得其反,并引发灾难性后果。

“政客新闻网”欧洲版评论文章截图

“这将会失败。”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所长亚当·波森(Adam Posen)在一份声明中直截了当地说道。

比利时布鲁盖尔研究所(Bruegel)能源分析师西蒙娜·塔利亚皮耶特拉(Simone Tagliapietra)则表示:“我看不出这怎么能行得通,因为这将是一种对抗性的举动,生产商可能会通过减产来作出反应,我们不能看到这样一场能源战争的发生。”

德国工业联合会(BDI)前对外贸易政策部门负责人、德国阿斯彭研究所所长斯托米-安妮卡·米尔德纳(Stormy-Annika Mildner)则重复了此前的一种观点,如果中印等世界市场上一些最大的需求国不合作,G7强加的价格上限将不会奏效。

米尔德纳还认为,油价下降和G7关于气候变化的信息之间存有矛盾,她敦促谨慎行事,因为市场干预可能会产生不可预测的结果。

G7研究小组负责人、多伦多大学政治学教授约翰·科顿(John Kirton)说,有一种情况会增加价格限制所起到作用的可能性:如果G7领导人在限价的同时释放出大量战略储备,随后以更低的价格出售新的石油供应。然而,这种策略也有潜在政治代价,因为它会破坏领导人们对抗气候变化的目标。

科顿还表示,马克龙的提议,其最大缺陷可能就是时机不对。在G7领导人将发表最后公报的前一天,在这些领导人面临飞往马德里参加北约峰会的压力之时,马克龙却抛出了他针对油价的全球价格控制计划。

当地时间6月26日,为期三天的七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在德国巴伐利亚州的埃尔茂举行。图自澎湃影像

“这可能会给马克龙带来一个头条新闻,但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已经时机成熟的大胆想法。”科顿补充称,在所有行业的通胀都在飙升之际,对石油的价格控制将树立一个潜在危险先例。“一个很明显的问题,如果你做这个是为了石油,那下一个是什么?下一个大事情是食物,为了面包?天哪,这一切要到哪里结束?”

“政客新闻网”欧洲版则点出了目前的一个重要疑问,目前尚不清楚法国主导的这场谈判,将如何说服原油行业的主要人物打开“龙头”。“问题在于,欧佩克+已同意在7月和8月日产量增加近65万桶,但这并没有缓解市场对能源引发通胀失控的担忧。”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