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欧洲反堕胎活动人士受美国推翻“罗诉韦德案”启发:我们也可以


(观察者网 讯)近期,美国最高法院取消堕胎权的裁决,在国内引起巨大争议,而在大洋彼岸的欧洲,也引起不小震动。

据美国“政客”(Politico)网站6月28日报道,欧洲的反堕胎人士看到美国的裁决后发现,自己也可以按照相似的路径,在欧洲推动反堕胎运动。虽然在世界范围内,欧洲是合法堕胎支持率最高的地区之一,但仍有一批反堕胎人士在积极推动相关运动。

而欧洲近年不断走上主流政治舞台的右翼政党,为他们提供了土壤。美国的反堕胎组织则通过提供资金和分享策略的方式,试图在欧洲推进反堕胎运动。

“政客”:颠覆欧洲堕胎权利的计划

“我们只是处于比美国更早的阶段”

加拿大魁北克出生的格雷格·帕平克(Grégor Puppinck)是全欧洲最有名的反堕胎人士之一。作为人权组织“欧洲法律与正义中心”的主任,他常年以来在欧洲人权法院中对宗教自由、协助自杀以及堕胎问题作出保守解释。

同时,他还出席了今年5月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举行的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CPAC)。这是美国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的欧洲版,包括美国福克斯新闻主持人塔克·卡尔森在内,许多美国保守派人士同样参加了此次机会。

帕平克 资料图

帕平克称,美国最高法院关于堕胎的裁决“非常积极”,其他地区的法官也会考虑相关观点。“我认为很明显,罗诉韦德案50年后,堕胎权仍是一个问题,并将永远是个问题。正常化是不可能的。”

“政客”网站认为,帕平克所在的组织,是美国向大西洋彼岸输出反堕胎行动的一部分。长期以来,美国宗教人士一直在通过发起运动和成立政治组织等方式,将堕胎问题转化成基本的保守派立场问题。如今,由于选举上的成功,司法部门的影响力,以及前总统特朗普的大法官任命等一系列因素的影响下,他们取得了“半个世纪以来的最大胜利”。

虽然欧洲多数国家近年来在堕胎和性少数群体问题上的态度相当激进,但欧洲在反堕胎问题上有深厚的土壤。天主教会对堕胎的谴责, 可以追溯到几百年前。与此同时,东正教和其他保守派的新教群体,也采取了类似的立场。

迄今为止,欧洲的活动人士还没有复制美国的成功,但美国的相关组织正在介入,与欧洲的“盟友”分享策略和资金。

欧洲议会性与生殖权利论坛(EPF)出具的一份报告显示,在2009年至2018年期间,来自美国捐赠者的资金总额为8130万美元,用于资助反对堕胎和其他保守事业的活动。而这一组织的执行主任尼尔·达塔(Neil Datta)说,美国最高法院的裁决是基督教保守派几十年来试图影响美国司法系统的结果,现在欧洲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

“我们只是处于比美国更早的阶段。”达塔如此评价。

美国反堕胎组织如何介入欧洲?

根据达塔在报告中概述的资助模式,有影响力的超级捐赠者往往会建立“慈善基金会”,来支持美国行动组织。同时,这些基金会又会通过提供资金和建立分支的方式,来推进欧洲的相关运动。

例如,帕平克所在的“欧洲法律与正义中心”是美国保守派组织“美国法律与正义中心”的分支。美国电视传教人帕特·罗伯逊(Pat Robertson)成立了“美国法律与正义中心”。当前,这一组织由杰伊·塞库洛(Jay Sekulow)领导,他是特朗普第一次弹劾审判的代理律师之一。税务文件显示,“美国法律与正义中心”在2019年3月至2020年3月期间,为欧洲同行提供了140万美元的资金。

与此同时,美国自由派捐赠者也支持支持堕胎权利的团体。报告显示,乔治·索罗斯的开放社会基金会(OSF)和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同样是背后的支持者。欧洲法院自己也发表了一份报告,追踪开放社会基金会,与在欧洲人权法院任职法官之间的联系。

今年3月,意大利举行的“为生命游行”活动

国际捍卫自由联盟(ADF),也是另一个在欧洲设有支部的美国保守组织分支。

纳税申报表显示,在2020年6月至2021年6月期间,美国的国际捍卫自由联盟,向比利时、法国、瑞士、德国和英国的支部捐赠了270万美元。而黑水公司创始人埃里克·普林斯(Erik Prince)担任董事的普林斯基金会,也捐赠了欧洲的国际捍卫自由联盟10万美元。

国际捍卫自由联盟为敏感案件中的被告提供法律服务。例如,曾有一名助产科学生称因为自己反堕胎的观点,被大学停学。而国际捍卫自由联盟介入后,帮助她赢得了赔偿。

此外,这一组织在欧洲政治组织中也很活跃,与各种欧洲中右翼政党联络。

“与时俱进”的反堕胎宣传

23岁的埃斯皮厄(Aliette Espieux)是法国反堕胎组织“生命游行”的发言人。她提到,要为现代读者更新运动的主题,把对女性困境的同情,放在反堕胎运动的最中心。上个月,“政客”网站泄露反堕胎惨案后,埃斯皮厄认为,这一消息相当“鼓舞人心”。

埃斯皮厄 资料图

去年,波兰保守派智库Ordo Iuris在华沙成立了一所大学。“政客”认为,这一组织的目的是推动保守派事业,培养一批毕业生为组织工作,并为法院和其他政府机构提供候选人。

这所名叫海间联邦学院(Collegium Intermarium)的大学内,学生可以学习五年的法律课程,以及“非政府组织管理”或“人权与国际争端解决”的研究生课程,其中就包括帕平克教授的课程。

波兰是欧洲堕胎问题上的“逆行者”之一。2020年,波兰颁布了一项近乎全面的禁令,即便胎儿有缺陷,也不得终止妊娠。而只有强奸、乱伦和女性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才能终止妊娠。

“政客”称,Ordo Iuris正是这一切背后的推动者。

其他国家,支持堕胎禁令的政党仍不少。意大利极右翼政党“联盟党”(League party)的西蒙·皮隆(Simone Pillon)在推特上庆祝美国法院的决定,称这是一场“伟大的胜利”。相比之下,意大利另一个主要极右翼政党“意大利兄弟党”(Brothers of Italy)的领袖乔尔贾·梅洛尼(Giorgia Meloni)则在判决后称,美国和意大利的法律体系截然不同,无法进行比较。

在西班牙,极右翼的声音党(Vox)根源于“反堕胎”运动,政党领导人在美国裁决的消息传出后不久后,就参加了马德里的反堕胎游行,当时大约有2万人一同参与集会。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