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美国参议院少数党领袖:今天美国“堕胎权”被推翻,和我有关


【文/观察者网 齐倩】据彭博社报道,当地时间6月29日,美国国会参议院少数党(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承认自己当年阻止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大法官提名,最终导致如今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推翻确立堕胎权的判例。他在其家乡肯塔基州举行的商会午餐会上说,“罗诉韦德案”判决“在宪法中没有任何依据”,并表示,最高法院上周做出的决定“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大步”。

麦康奈尔还说,阻止前总统奥巴马提名大法官替补,“是我在公共职业生涯中做出的最重要的决定”。

彭博社报道截图

早于2019年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节目采访时,麦康奈尔就承认了这一点。

麦康奈尔表示,他在奥巴马政府执政后两年阻止了奥巴马的大法官提名。这为特朗普上台后任命保守派大法官成为替补铺平了道路,而特朗普随后又接连提名了两名保守派大法官,最终最高法院保持在6:3的保守派与自由派比例。

主持人当时说道:“我很震惊奥巴马留下了这么多(司法)空缺,且没有试图填补这些职位。”

“我会告诉你为什么。我对我们(共和党人)在奥巴马政府最后两年所做的事情负责。”话毕,麦康奈尔笑了起来。很多美国网友形容麦康奈尔笑容“十分诡异”,“令人毛骨悚然”。

麦康奈尔2019年在采访中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视频截图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为9人规模,任期为终生制,其中1位为首席大法官。

2016年2月,美国保守派大法官安东尼·斯卡利亚离世,随后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名大法官候补人选,但因共和党的反对以失败告终。2017年1月,上任不久后特朗普提名尼尔·戈萨奇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该提名于同年4月在参议院获准通过。

据上文所述,麦康奈尔将之归为自己的功劳。麦康奈尔2018年就曾承认,因为他的阻止,奥巴马的大法官提名才没有成功。

2018年10月,美国国会参议院以50票支持、48票反对的结果,再次通过特朗普又一个大法官提名,布雷特·卡瓦诺宣誓就职。自此,8名大法官保守派与自由派的比例是4:4,现任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名义上是保守派,但经常支持自由派议题,因此结构保持一种“微妙的平衡”。

2020年9月,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因病去世,两党围绕着大法官任命的新一轮政治大戏开场。特朗普和共和党人瞅准机会,力推保守派大法官艾米·康尼·巴雷特填补空缺。在距离美国大选投票日仅剩8天时,同年10月26日,艾米·康尼·巴雷特正式获得任命。

美媒当时评价称,共和党以“闪电速度”在参议院通过提名,在选前为特朗普送去胜利,也预示着联邦最高法院未来许多年内将持续“右转”。当前联邦最高法院9个法官席位中,共和党提名、持保守立场的法官占了6位(包括1名首席大法官),自由派仅剩3位法官。

如今看来,美媒可谓是“一语成谶”。当地时间6月24日,美国最高法院以5票支持、4票反对的结果推翻了“罗诉韦德案”的历史性判决,自此正式取缔对女性堕胎权的宪法保障,交由各州的法律自行决定。

在投票中,5名表态支持推翻判决的大法官均为保守派,其中3名在特朗普担任总统时被任命,包括布雷特·卡瓦诺、尼尔·戈萨奇和艾米·康尼·巴雷特。特朗普则将之称为“一代人中最伟大的生命胜利”(the biggest WIN for LIFE in a generation),“之所以成为可能,是因为我兑现了所有承诺”。

五名支持推翻“罗诉韦德案”判决的大法官均为保守派,图自CNN

决定甫一公布,立刻引发了堕胎支持者的强烈不满,大规模抗议活动席卷美国。CNN评价称,这是最高法院几十年来最重要的决定,将改变美国女性生育健康的格局。目前,美国有22个州已经制定了不同程度的反堕胎法律;另有13个州提前埋置了“触发法”(trigger laws),即一旦“罗案”被推翻,将禁止堕胎权。

然而,保守派大法官的布局不止于此。

保守派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在6月24日发布的意见书中进一步设想了未来:最高法院应该重新考虑过去关于避孕、同性恋和同性婚姻权利的重大裁决;又在27日呼吁重新审查1964年“《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的判例,此案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新闻自由”判例,为美国新闻自由确立了“实际恶意”原则,提高了起诉新闻机构诽谤的标准。

托马斯的言论为进一步推翻避孕及性少数群体权利的可能性敲响了警钟。一些法律专家指也提醒,“罗诉韦德案”被推翻后,一定会出现连锁反应。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