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日媒:年轻人收入涨不动影响人生规划,少子化或将加快


(观察者网 讯)“工资涨幅收窄、社会保障负担加重、日本年轻人的腰包越来越干瘪,不能按理想状态生育的越来越多……”

据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网6月30日报道,日本应届大学生毕业后10年内的工资涨幅相比1990年收窄1成多,随着自由支配的钱变少,他们的结婚及生育等未来人生规划被蒙上阴影。报道认为,如果不尽快提高经济增长来消除年轻人对生活的不安,日本的少子化步伐可能会进一步加快。

报道先基于日本厚生劳动省的工资结构基本统计进行了分析。若将20~24岁人群的工资水平视为100,则1990年30~34岁人群的工资水平为151.0,2020年30~34岁人群只有129.4。这一涨幅在30年里收窄14%。到50~59岁期间的上涨也十分缓慢。

图片来源:日经中文网 下同

与此同时,社会保障负担的加重进一步削减了年轻人的可支配收入。日本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的星野卓也的推算结果显示,2020年20~29岁单身男性的平均实际可支配收入为271.6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3.4万元),比1990年(318.7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5.7万元)减少15%。这期间,社会保险费的负担金额由29.4万日元增加到49.8万日元,对可支配收入的减少带来很大影响。以1990年为例,当时的奖金还无需缴纳保险费。

星野卓也表示,“员工宿舍等(福利)也在减少,可自由支配的钱与以前的差距可能更大”。

即便放到国际上横向比较,日本年轻人的经济实力也属于比较弱的。按照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数据计算,日本26~40岁人群的可支配收入为2.6万美元,不到美国(5万美元)的6成,也低于欧洲的主要国家。

越来越多的日本年轻人开始无法积极规划人生(结婚、生育等事项)。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2015年的调查显示,在18~34岁的日本人中,有4成以上认为“结婚资金”是“1年内结婚的障碍”。另据厚生劳动省统计,日本的结婚对数2019年因“令和婚”(因更改年号而产生的结婚潮)临时增加后,重新转为减少。2021年只有50万对夫妇结婚,刷新二战后最低纪录。

当打之年住在父母家的也越来越多。与父母同住的35~44岁未婚者所占的比例2016年占16.3%,是1980年的7倍以上。很多年轻人选择不独立、经济负担轻的生活。

在非婚生子较少的日本,结婚对数减少将直接导致少子化。2021年,日本的总和生育率(代表一位女性一生生育孩子数量)为1.30,连续6年下降,出生人数为81万1604人,创历史新低。经济从新冠疫情中恢复缓慢也可能影响结婚,加剧负循环。

与此同时,经济恢复快的美欧部分国家出生人数趋于恢复。美国2021年的出生人数大约为366万人,时隔7年恢复增长。总和生育率也由上年的1.64上升到1.66。预计德国2021年的出生人数也将增加。

日本人并非缺乏生育意愿。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2015年的调查结果表明,每对夫妇的理想子女人数平均为2.32人,而实际准备生育的人数为2.01人。调查时的实际生育子女人数为1.68人,这体现出理想与现实之间有很大差距。

关于不能按理想状态生育的理由,回答“因为太费钱”的人在30岁以下群体中占77%,在30岁到34岁群体中占81%,比例最高。

报道指出,日本的少子化对策以儿童津贴、保育免费及促进休育儿假等生育扶持为主。日本综合研究所的高级主任研究员藤波匠认为“首先要通过提高工资等,改善经济环境”,呼吁改变思维。

虽然因为人手紧缺等原因,日本应届毕业生初薪也趋于上涨,但这能否实现中长期稳定的收入增长还存疑。日本综研的藤波匠表示:“现在的年轻一代做一般的工作容易陷入低工资,收入也就比上代人低”。如果不能改善环境,整个国家都会衰弱。

日本参议院选举7月10日将迎来投计票,应对眼下物价上涨的举措将成为一大焦点,尚未广泛讨论中长期发展战略。

报道认为,日本不仅要解决眼下的难题,还要讨论提高经济的核心政策。日本的社会保障制度容易给年轻人造成过重负担,增强社会保障制度可持续性的改革也刻不容缓。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