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吃不起饭了…英国大学员工被迫求助食物银行


【文/观察者网 刘程辉】

随着英国通胀水平不断飙升,面对持续膨胀的生活账单,最近,英国利兹大学的一些教职工们着实熬不住了。

“又是一个挨饿的早上。”

“我每两周收集一次废品食物篮,只有这样才能维持收支平衡。”

“我买了副手套取暖,开暖气太贵了。”

……

在学校的网络留言板上,受生活成本重压的利兹大学员工纷纷抱怨起来,一些连饭都吃不起的员工还要求学校建立食物银行。这些充满怨气的留言,其实正反映着高通胀环境下英国高校教职工们的生存困境。

《卫报》:吃不起饭的大学员工呼吁建立食物银行

“学校无法涨薪,你们求助食物银行吧”

“食物银行”本是为贫困人群免费提供食物的慈善机构,最近却被越来越多的英国人盯上。据英国《卫报》6月26日报道,在生活成本上涨造成的危机中,英国高校的年轻学者和工作人员“正在挨饿”,对建立食物银行的呼声水涨船高。

英国大学学院联合会(UCU)秘书长乔·格雷迪(Jo Grady)对此感到震惊。他表示,英国大学的低工资正迫使教育行业的员工求助食品银行,“这是不可原谅的”,堪称“对整个教育部门低工资水平的控诉”。

利兹大学性别与文化学教授露丝·霍利迪(Ruth Holliday)同样感到不满:“听闻我们学校的工作人员连饭也吃不起,我感到愤怒和羞愧。这太不公平了,学校需要给员工支付足够的生活费。”

英国食物银行,框内摆放着个人或商家捐赠的食物(英国《都市报》)

霍利迪透露,现在大多数大学一年级本科生的研讨课都是由博士生教授的,博士生们不得不在写论文的同时,应付多个时薪教学合同来勉强维持生计。

在伯明翰大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博士生同时接下了几份教学合同,她解释说:“食品和电费对我来说是一个大问题……(为了省水)我洗澡的速度相当快,周末的时候我就会到学校里工作,因为我害怕用太多的电。”

她补充道:“我的学生们哪里知道,我之所以教他们是因为我入不敷出,这是我挣房租的一场战斗。这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压力,我想要的不仅仅是生存。”

英国大学学院联合会残疾会员全国代表玛利亚·玛雅(Marian Mayer)表示,她和一些学校员工聊过,有些人很羞愧地坦承他们求助了食物银行,人们也知道这是迫于生活成本上涨的压力。

今年3月,牛津郡阿宾顿威特尼学院的人力资源主管给学校员工们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解释说学院无法立即提高员工薪酬,以帮助他们应对不断上涨的生活成本。但学校建议员工可以从校园食物银行“拿走你需要的任何物品”。

学院副院长乔·米尔索姆(Jo Milsom)说:“任何人都不应该为了生存而求助于食物银行,但我们认为,如果有必要,我们有责任支持我们的同事以谨慎的方式这样做,许多工作人员也对此表达了感谢。”

物价飞涨,食物银行自身难保

食物银行的走热,与英国当前的经济形势密切相关。由于食品和能源价格飙涨持续推高生活成本,近来英国通胀水平不断攀升,民众生活压力骤增。

英国国家统计局(ONS)数据显示,英国5月消费者价格指数(CPI)由4月的9%上升至9.1%,创下1982年3月以来的历史新高,且未来通胀前景还可能进一步恶化。英国央行此前预计,该国CPI水平将在10月突破11%。

英国广播公司(BBC)6月27日报道称,截至今年4月的前12个月里,英国市场上意大利面的价格上涨了50%,涨幅最大。面包、碎牛肉、米饭和薯片等一些廉价食品的平均价格也上涨了15%以上。

英国国家统计局首席经济学家格兰特·费兹纳(Grant Fitzner)透露,5月“食品价格普遍上涨”意味着出厂后的货品成本上涨速度达到45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同时原材料价格也刷新历史纪录。

BBC经济事务记者费萨尔·伊斯兰(Faisal Islam)评论称,高通胀对于大多数家庭的私人财务来说也是灾难性的,特别是食品价格上涨。一些英国家庭的应对方式已经不足以用“节俭”来形容了。

BBC的一项调查显示,英国约有一半的家庭被迫调整生活方式以应对不断飙升的物价;三分之一的英国人表示,为应对能源价格上涨,他们使用的热水频次明显减少;另有约11%的英国民众称,由于食品价格上涨,他们选择减少食量来解决问题。其中一位受访者甚至表示,由于买不起食物,他连每天一顿正餐都无法保证。

英国“天空新闻”:由于人们负担不起捐赠,食物银行存货告尽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食物银行成了一些英国民众的“救命稻草”。但实际上,英国一些地方的食物银行已不堪重负,陷入了自身难保的境地。

英国“天空新闻”在6月7日的报道中提到,由于捐赠方自己陷入生存困境,约克郡的一家食物银行难以获得补给,不得不去艰难地寻求更多捐赠食物来源,否则就将面临关闭。

在位于利兹南部的迪斯伯里市,齐吉·拉菲克(Ziggy Rafiq)开了一家街角小店,已经40多年了。他过去经常给食物银行捐赠食品,但如今他再也负担不起了。

“我过去捐了很多杂货,比如很多汽水和薯片之类的东西……但现在我们的预算太紧张了,不得不停止了捐赠。”拉菲克说。

这家食物银行的经理塔尼莎·布拉姆韦尔(Tanisha Bramwell)说:“这非常困难,因为我们的前景不可预测,我们以前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情况。经历了两年的疫情大流行后,许多商家已经没有能力捐赠了,资金来源已经枯竭,尽管人们对食物银行的需求仍然存在,但维持运行的系统已经不存在了。”

她说补充道:“我们这儿的食物完全耗尽了……我一方面感到震惊,另一方面又感觉这是应该预料到的。因为我们已经变得不堪重负,不得不开发更多的食物来源。”

食品银行的志愿者们承认,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迹象,它揭示了在这场生活成本危机中事情变得多么糟糕,甚至连食物银行自己也在苦苦挣扎。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