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北约为“续命”瞄准中国,我们该如何反击?


【文/观察者网 王慧 编辑/冯雪】北约峰会日前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落下帷幕。时隔12年,北约推出新“战略概念”,首次提到中国。

文件用“挑战着我们的利益、安全和价值观”、“对欧洲-大西洋构成系统性挑战”、“用恶意网络行动、对抗性言论和虚假信息针对联盟并损害联盟安全”、“中俄合作破坏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等描述中国。

“战略概念”是概述北约未来10年优先事项的文件,2010年发布的版本中并未提及中国。

诞生于冷战的北约,为什么会在今天将自己针对的目标里加上中国?未来十年,中国将面临北约的哪些挑战?中国可以如何反击?

除了首次阐明对华立场之外,这次远在西班牙办会的北约也把手伸到了亚太地区。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这四个亚太国家领导人首次受邀赴会。

北约的这一操作传递出什么信号?美国主导的北约会否按美国推动的“印太战略”的需要,将战略重心转向亚太?在“印太战略”中,美国一直意图构建美日印澳为主轴的“围堵中国”的战线,但为什么这次印度又没有参会?

针对上述问题,观察者网特邀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进行深度解读。

新战略文件封面

观察者网:诞生于冷战时期的北约,在冷战结束那么多年之后的今天,突然在自己的针对目标里加上中国,说明了什么?您如何看待这份文件中涉及中国的内容和措辞?

李海东:北约新“战略概念”直接聚焦中国的是第13段和第14段,除了这两段之外,第18段提到中国快速扩大核武库和运载工具的内容,其他段落中还有不少含蓄间接提到中国的表述。比如说,文件中谈到的“战略竞争者”和“威权行为体”等,事实上,在北约尤其是美国脑海里,这些标签主要指的是中国。

至于诞生于冷战时期的北约,为什么这时候瞄准中国,这里面既有纵向的历史逻辑,也有横向的当代现实逻辑。

我们先从纵向的历史逻辑看:

北约为冷战而生,对于这个组织而言,没有明确敌人就不可能产生。但是,北约想在其自身演变历史中始终保持所谓“强大活力”,仅仅有敌人是不够的;还需要这个敌人是足以和美国或者北约相匹敌的存在,所以冷战期间,瞄准的是苏联。

虽然北约自诩为一个防务性联盟,但产生的过程中带有非常强的进攻特色。这种明确的进攻性尤其表现在冷战期间北约诱导苏联集团内部逐渐分化,以及苏联自身崩溃的过程中。

随着1991年华约解散和苏联解体,冷战终于结束。当时的国际关系学者与政策领域专家学者普遍认为,北约也该在完成其使命后寿终正寝,逐渐衰退并最终瓦解。

这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或国际关系史上军事联盟的宿命,几乎没有例外。

所以,在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头10年,我们看到北约在保持自身存在的过程中很挣扎。那时候,北约失去了强大的、足以与其匹敌的对手或敌人,使命不明确,想要存在下去并且强大起来很困难。

但是,在冷战结束后的这头20年,北约功能定位摇摆过程中,有一支明确执着于要制造新的对手或敌人的力量,始终不断地为北约“输气”打鸡血。这股力量主要就是美国:一直致力于在欧洲选择明确对手或敌人,并很巧妙地推动这个进程。

20世纪90年代,美国推动北约第一轮扩员时,就为北约重新焕发活力埋下了种子。这个种子就是大国对抗,美国始终通过制造对手或敌人的方式来使北约存在和强大起来。

冷战结束以来,北约已经完成了5轮东扩,现在正处于第6轮扩员进程之中。这是一个以明确界定的对手或敌人来为北约“续命”的过程。毫无疑问,这个对手或敌人就是俄罗斯。

但是,在冷战结束后头20年中,美国始终不明确表态称俄罗斯就是敌人或竞争对手,而是称俄罗斯为所谓的伙伴:以伙伴之名,实施将俄罗斯塑造为对手或敌人的行动。

美国政治精英很清楚,如果90年代就把俄罗斯界定为对手或敌人的话,欧洲国家不会跟美国走的。北约内部欧洲国家占多数,其中相当数量的欧洲成员国深知欧洲安全离开与俄罗斯的合作就根本无法保证。

因此,美国转变北约的过程始终是紧锣密鼓的,甚至可以说非常狡诈的,试图在没有对手或敌人的环境下塑造一个与北约相提并论的对手或敌人。

21世纪的第二个10年,我们就看得很清楚了。2013年乌克兰危机出现,在这之前的北约2008年布加勒斯特峰会上,美国推动北约明确了扩张的对象瞄向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的立场,这使得俄罗斯没有其他的选择,只能承担起美国强加的角色,即成为北约的对手或敌人,一个让北约不仅存在下去,还要强大起来的对手或敌人。所以说,冷战后30年,欧洲目前的大分裂局面可以说是北约为了“续命”而被硬生生制造出来的。

以上是纵向的历史逻辑,接下来我们再来看横向的当代现实逻辑:

北约是美国全球战略的一个最重要的工具。过去,北约主要聚焦于欧洲以及欧洲周边的安全事务,将俄罗斯作为对手或敌人正是出于强化北约在欧洲安全功能的需要。但如今,随着美国对华战略竞争定位的落地,美国正不断推动北约承担全球安全功能。

俄罗斯不足以让北约的制度范围和活动范围在全球延伸,所以要强化北约的全球安全功能,必须在全球范围内框定一个能与美国及北约相匹敌的对手或敌人。

很明显,美国现在将这个全球对手或敌人的角色扣到了中国头上,这对各方而言都是一个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