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史蒂芬·沃尔特:为什么人们都不喜欢现实主义?


【文/斯蒂芬·沃尔特】

政治学家罗伯特·吉尔平(Robert Gilpin)曾写道:“没有人喜欢政治现实主义者。”他的哀叹在今天看来尤其贴切,因为乌克兰持续不断的悲剧引发了对现实主义的抨击。一些小的例子:《大西洋月刊》的安妮·阿普尔鲍姆( Anne Applebaum)和汤姆·尼科尔斯(Tom Nichols),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和《外交政策》专栏作家、《新政治家》的亚当·图兹( Adam Tooze),多伦多大学教授塞瓦·古尼茨基,以及兰德公司的迈克尔·马扎尔等人都在批评现实主义,就连《金融时报》的爱德华·卢斯(Edward Luce)——他一直是美国和全球政策方面最有见地的观察家之一——最近也认为,“外交政策的‘现实主义’学派……最近在媒体上的表现很糟糕,大部分都是活该。”

这些愤怒大部分是针对我的同事、偶尔跟我一起合著的约翰·米尔斯海默(John J. Mearsheimer)的,部分原因是他对西方在俄罗斯-乌克兰危机中扮演的角色的看法莫名其妙地让他“支持普京”,部分原因是对他提出的进攻性现实主义理论的严重误读。

另一个明显的目标是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基辛格最近敦促与莫斯科进行和平谈判、在乌克兰领土问题上达成妥协、以及需要避免与俄罗斯永久决裂的言论被视为现实主义道德破产的一个明显例证。正如我下面解释的那样,基辛格是现实主义传统中的一个异类,但他仍然是批评人士的一个方便的陪衬。

斯蒂芬·沃尔特:“为什么人们这么讨厌现实主义?” 截图来自《外交政策》

这其中的讽刺意味是不容忽视的。各种各样的现实主义者反复警告说,西方对俄罗斯和乌克兰的政策会导致严重的麻烦,而那些声称北约的开放政策会给欧洲带来持久和平的人却漫不经心地忽视了这些警告。既然战争已经爆发,生命正在丧失,乌克兰正在被摧毁,你可能会认为,北约无限制扩大的支持者们会抛开他们的理想主义幻想,以一种务实的、现实主义的方式来思考这些问题。然而,相反的情况发生了:那些判断正确的人被单独挑出来攻击,而那些认为扩大北约将在欧洲创造一个巨大的和平区的人则坚持认为,战争将继续下去,直到俄罗斯被彻底击败并被大大削弱。

这种现象并不奇怪,因为现实主义从未在美国流行过。它被公认为国际关系研究的一个重要传统,但它也是相当多敌意的对象。例如,2010年,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教授大卫·雷克(David Lake)在国际研究协会(International Studies Association)的主席演讲中批评现实主义和其他范式是“教派”和“病态”,分散了人们对“研究重要事物”的注意力。早在20世纪90年代,当许多人认为自由主义价值观正在全世界传播时,政治学家约翰·瓦斯克斯(John Vasquez)在《美国政治科学评论》(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上发表了一篇长篇文章,声称现实主义是一个“退化”的研究项目,应该被抛弃。

那么,为什么这么多人如此强烈地不喜欢现实主义呢?在这个问题上,我可能不是最客观的判断者,但我认为是这样的。

首先,现实主义是对政治的一种相当悲观的看法,即使是在其更为温和的版本中。它假定人有无可救药的缺陷,没有办法消除个人或他们所组成的社会群体之间的所有利益冲突。此外,所有版本的现实主义都凸显出,缺乏一个能够执行协议、防止各国相互攻击的全球权威所导致的不安全。当暴力成为可能时,各种各样的人类群体——部落、城邦、街头帮派、民兵、民族、国家等等——都会想方设法让自己更安全,这意味着他们会强烈地倾向于争夺权力。

与一些批评家所主张的相反,现实主义者并不认为这些特征是决定一个国家可能采取的每一个行动的铁律。他们也不相信合作是不可能的,也不相信国际机构毫无价值,他们当然也不认为人类在努力保护自己的利益时缺乏做出不同选择的能力或能力。现实主义者只是认为,国际无政府状态(即缺乏一个支配一切的中央权威)为国家之间的对抗和竞争创造了强大的动机——这些动机很难管理或克服。

不难理解为什么许多人不愿意接受这种对人类状况的悲观看法,尤其是当它似乎无法提供明确的逃避办法时。但真正的问题是:这是对国际政治的准确看法吗?当你考虑到人类历史上一直发生并延续至今的冲突和冲突,以及各国担心自身安全的倾向时,现实主义的说服力是强大的。

其次,现实主义对强权政治的强调使许多人认为它的支持者过于专注于军事力量,倾向于支持鹰派的解决方案。但这种观点是错误的:除了基辛格(他在越南战争期间是鹰派人物,并支持美国2003年入侵伊拉克),最著名的现实主义者普遍倾向于鸽派。乔治·凯南、莱因霍尔德·尼布尔、沃尔特·李普曼、汉斯·摩根索和肯尼斯·沃尔兹都是美国卷入越南战争的早期批评者,他们的学术继承者也是反对布什政府在2003年发动伊拉克战争的更为突出的声音之一。

第三,现实主义也被视为对伦理或道德考虑的冷漠甚至敌视。这种指责有一点道理,因为现实主义的理论框架没有以任何明确的方式包含价值或理想。顾名思义,现实主义试图以“真实的样子”来接触世界,而不是我们所希望的样子。然而,正如迈克尔·德施(Michael Desch)等人所指出的那样,大多数现实主义者也受到深刻的道德承诺的指导,他们既意识到国际政治的悲剧性,也意识到尽管压力迫使他们采取其他行动,但试图按道德行事的重要性。对于现实主义者来说,如果最终的选择导致更大的不安全感或人类痛苦,那么崇高的目标和良好的意图是不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