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德国重启西德时期政策召开“协同行动”会议应对通胀,朔尔茨:我们正面临历史性挑战


(观察者网讯)与美英等西方国家一样,德国也饱受通货膨胀高企的困扰,民众生活成本不断上涨。面对日益恶化的危机,德国总理朔尔茨决定学习五十多年前西德政府的经验。

据德国电视一台7月4日报道,朔尔茨4日召集德国企业和工会的高级代表,在总理府举行了首次“协同行动”(Konzertierte Aktion)会议以应对通货膨胀。朔尔茨称,危机在未来几个月内不会好转,德国正面临一次“历史性的挑战”。

德国电视一台《今日新闻》:朔尔茨让民众准备面对长期的危机

朔尔茨将危机归咎于疫情造成的供应链中断和俄乌冲突,称这两大因素造成了普遍的不确定性。他表示,为了应对日益严峻的通胀问题,他正在重新使用1967年西德政府的“协同行动”措施,该行动将邀请德国企业、工会专业机构和银行的高级代表举行多轮会谈。

他还警告说,当前的情况不会在几个月内好转,因此德国民众也需要为长期的物价飙升危机做好准备。

“危机在短期可预见的未来不会改变,换句话说,我们正面临一次历史性的挑战。”朔尔茨在会议结束后告诉德媒,“作为一个国家,只有我们在解决方案上达成一致,我们才可能度过这场危机。”

他表示,德国政府的社会伙伴们在4日的会议上达成了共识,未来几周还将再次召开会议,设计应对德国民众生活成本飙升的“工具”。

报道称,德国经济部长罗伯特·哈贝克、财政部长克里斯蒂安·林德纳和劳工部长胡贝图斯·海尔将共同制定应对物价上涨的联合措施,但最终结果可能要到秋季才会公布。

德国总理朔尔茨 图自澎湃影像

早在6月1日举行的联邦议院一般性辩论中,朔尔茨就已经提出过重返“协同行动”的设想。他当时表示,德国政府希望与社会伙伴一同讨论应对物价飙升的方案,“这可能会是一次‘协同行动’。”

1967年,时任联邦德国经济部长卡尔·席勒(Karl Schiller)首次提出了“协同行动”的设想,作为对抗经济衰退的对策。他召集西德政界、雇主、工会和银行进行对话,寻求协同应对通货膨胀和失业率的措施。

德国电视一台指出,当时的西德和现在的德国都面临工资-价格螺旋形上升的风险,即物价上涨导致工会要求大幅涨薪,而公司又试图抬高物价将成本转嫁给客户。席勒试图通过“协同行动”来协调工会与雇主之间的薪资问题,避免陷入这样的“恶性循环”。

尽管行动取得初步成功,但由于各方力量都有自己的“小心思”,合作在此后十年间仍逐渐瓦解。报道称,雇主和工会害怕集体谈判权遭到政客的干涉,央行则不希望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受到影响,因此随着时间的推移,制定共同方针的难度也越来越大。最终“协同行动”在1978年彻底结束。

与朔尔茨的乐观态度相比,与会德国各界人士仍抱有不同的看法。德国工会联合会主席雅斯门·法希米(Yasmin Fahimi)在4日的会议后表示,该机构想要先弄清楚导致危机的因素是什么,各方还需要讨论德国家庭和公司如何应对不断上涨的能源成本。

法希米坚持认为,德国并不存在工资-价格螺旋形上升的风险,提高工资不会加剧通货膨胀。

德国雇主协会联合会主席莱纳·杜尔格尔(Rainer Dulger)则提到,德国正面临“两德统一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和社会政治危机”,“公司及其员工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杜尔格尔强调,工资增长只能通过集体谈判的方式协商,“这件事不会发生在总理府”。他认为,德国政府可以通过减少税收等措施来提供帮助。

7月4日,法希米、朔尔茨和杜尔格尔在“协同行动”会议后举行联合新闻发布会 图自澎湃影像

德国电视一台也指出,“协同行动”的根本举措是各方自愿对利益做出协调,但这终究是有限度的。如果雇主协会和工会的利益差距越大,他们之间达成妥协的难度也就越大。

德国当前也面临严重的通货膨胀压力。德国统计局6月29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德国6月通胀率同比涨幅8.2%,较5月份的8.7%有所下降。能源依然是造成通胀的关键因素,6月德国能源价格较去年同期上涨38%。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