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瑞·达利欧:若台海爆发战争,美国不出战会被视作“巨大的耻辱”


【文/瑞·达利欧】

地缘政治战

中国最大的问题可能是主权问题,特别是涉及中国台湾、香港、东海和南海的主权问题。除此之外是一些具有战略经济重要性的区域,如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沿线国家。

台湾问题可能是最危险的主权问题。

许多中国人认为,当美国向中国台湾地区出售F16战机和其他武器装备时,美国一点儿也不像是要促进实现中国的和平统一。所以他们认为,只有中国拥有了对抗美国的实力,才能期待美国在面对更强大的中国时能明智地停止干涉中国内政,从而能确保中国的安全和统一。

据我了解,中国已经增强在该地区的军事力量。此外,中国可能会以更快的速度增强军力,但发出“相互保证毁灭”的威慑依然是最可能出现的情况。所以,如果“台海危机”再次出现,那么我会非常担心。

美国会为台湾而出击吗?这一点不能确定。如果美国不出击,那么这对中国来说将是巨大的地缘政治胜利,对美国来说将是巨大的耻辱。这将标志着美国在太平洋及其他地区的势力衰落,就像英国丢失苏伊士运河标志着大英帝国在中东及其他地方的终结一样。其影响将远远超出这些损失。例如在英国的案例中,苏伊士运河事件标志着英镑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终结。美国越表现出支持台湾的姿态,输掉战争或撤退会造成的耻辱就越大。

这令人担忧,因为美国一直在做要支持台湾的大戏,而命运似乎很快就会带来一场直接冲突。如果美国真的出战,那么我相信一场以牺牲美国人生命为代价的战争在美国将是极不受欢迎的,而且美国可能输掉这场战争,因此最大的问题是,这是否会引发更大范围的战争。这让每个人都感到恐惧。希望对战争及其破坏性的恐惧将会阻止战争的发生,就像对相互保证毁灭的恐惧将会阻止战争一样。

同时,经过讨论,我相信中国绝不希望与美国发生热战,也不希望强行控制其他国家(其希望尽其所能保持自己的面貌并影响本地区的国家)。如果可能选择合作关系,他们就会更希望建立合作关系。

至于在全球的影响力,对美国和中国来说,都有一些地区至关重要,这主要基于邻近性(它们最关心距离自己最近的国家和地区)和/或能否获取必需资源(例如,它们最关心能否持续获取重要矿产和关键技术),以及出口市场(相对次要)。

对中国人来说,最重要的区域首先是中国领土内的区域,其次是与中国接壤的区域(如东海和南海)和处于关键供应通道的地区(如“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或关键进口品的供应国,再次是能够成为合作伙伴的、具有经济或战略重要性的其他国家。

近年来,中国明显扩大了在这些具有战略重要性国家的活动,特别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资源丰富的发展中国家,以及一些发达国家。这对地缘政治关系有巨大影响。这些活动具有经济效益,包括对目标国增加投资(例如发放贷款、购买资产、建设道路和体育馆等基础设施),而美国正在减少对这些国家的投入。这场经济全球化的波及面极广,大多数国家不得不认真考虑相关政策。

一般来说,中国人似乎希望与大多数非竞争对手国家建立和平共处关系。为了应对这些不断变化的环境,大多数国家在不同程度上纠结于这样一个问题:是与美国结盟更好,还是向中国靠拢更好?那些与中美距离最近的国家,最需要考虑这个问题。

与世界各地的一些领导人交谈时,我反复听到这样的说法:经济和军事是最重要的考虑因素。他们几乎都表示,如果基于经济做出选择,他们就会选择中国,因为中国对他们的经济(在贸易和资本流动方面)更重要;而如果基于军事支持做出选择,美国就有优势,但最大的问题是,美国是否会在他们需要时提供军事保护。大多数人怀疑美国会这么做,亚太地区的一些领导人则质疑,美国能否打赢。

中国为这些国家提供的经济好处很多。就在不久前,美国还没有强大的竞争对手,所以美国只要表达一下意愿,大多数国家就会奉行;那时,与美国竞争的国家只有苏联(事后看来苏联逊于美国)及其盟国和一些非美国经济对手的发展中国家。过去几年,中国对其他国家的影响力一直在扩大,而美国对其他国家的影响力一直在减弱。

在多边组织中的影响力也是如此,例如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世界贸易组织、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法院。这些组织大多是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开始时由美国建立的。随着美国从这些组织中逐渐退出,这些组织趋弱,而中国目前在其中发挥着更大的作用。

未来5~10年,除了其他领域逐步脱钩,我们还将看到哪些国家与中国结盟,哪些国家与美国结盟。除了财力和军事实力,中国和美国与其他国家的互动方式(即如何利用软实力)也将影响这些联盟的组建。风格和价值观会起作用。这些联盟的未来格局值得关注,因为纵观历史,最强大的国家通常会被自身实力较弱但组成更强大的联盟击垮。

最值得关注的也许是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的有趣关系。自1945年世界新秩序开始以来,在中国、苏联/俄罗斯、美国三国中间,一直是其中的两国结盟,以削弱或压倒另一国。俄罗斯和中国都有很多对方需要的东西(中国从俄罗斯获得自然资源和军事装备,中国为俄罗斯提供融资)。此外,由于俄罗斯的军事力量强大,它会是一个很好的军事盟友。通过观察这些国家在一些问题(如是否允许华为进入美国)上是站在美国还是中国一边,我们可以看到上述国家联盟的格局。

除了国际政治风险和机遇,两国当然还存在巨大的国内政治风险和机遇。比如美国两党在争夺政府控制权,而且不可避免地会出现领导人的变动,这将导致政策变化。这些变化虽然近乎不可预测,但无论谁掌权,都将面临现存的挑战,以及我们一直在讨论的大周期所呈现出来的挑战。

因为所有领导人(以及参与这些演化周期的所有其他人,包括我们所有人)在这些周期的不同阶段上任和卸任,他们(和我们)都会遇到一系列可能发生的情况。由于历史上其他政要在过往周期的相同阶段上任和卸任,因此,研究这些人在类似阶段遇到的情况及其应对方式,并借助逻辑,我们就能大致想象出可能性的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