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美知名作家迈克尔·刘易斯:比起特朗普,美国的制度体系更应为疫情负责


【文/观察者网 齐倩】作为美国最知名财经作家之一,迈克尔·刘易斯擅长将生动的人物描写和情节安排融入现实世界,创作出包括《大空头》、《点球成金》、《将世界甩在身后》等多部畅销全球的作品。去年5月,刘易斯新作《预感:一个瘟疫故事》(The Premonition: A Pandemic Story)出版。这一次,故事发生在特朗普时期新冠疫情肆虐的美国。

《预感》以三个人——一位生物化学家、一位公共卫生人员、一位联邦政府公务员的故事为线索,勾勒出了美国疫情画卷。故事如现实一样残酷,尽管主角们奋力疾呼,但美国政府还是错过了最佳防疫时机。截至目前,美国累计感染病例达8824万例,累计死亡病例超101万例。

事已至此,究竟谁应该为疫情负责?争论至今,美国社会仍未取得共识: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互相指责、特朗普政府试图甩锅给中国……

刘易斯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他认为,这本新书中没有“超级反派”,有的只是美国乏力且功能失调的制度体系,其中最应被指责的是美国疾控中心(CDC),而非总统特朗普。7月4日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刘易斯遗憾地表示,这些问题至今未能得到解决,拜登政府“对改革CDC没有任何兴趣”。

迈克尔·刘易斯及其新书《预感》

刘易斯新作《预感:一个瘟疫故事》在出版之初,便引发众多媒体关注,美国《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时代周刊》和英国《卫报》均发布深度评论文章。

一直以来,特朗普是美国各大媒体的指责对象,许多主流媒体人认为疫情灾难的根源在于特朗普无视专家警告,公开淡化新冠病毒的危险。对此,刘易斯有着不同论点。

尽管新书《预感》的故事设定在特朗普政府抗疫不力的背景下,但刘易斯对疫情暴发之前便存在的美国政治状况更感兴趣。他认为,特朗普只能是一种“伴发症”(comorbidity),真正的罪魁祸首是已经深入美国公共卫生系统的腐败、乏力且功能失调的制度体系,尤其是被广泛认为是美国政府“皇冠上明珠”的疾控中心(CDC)。

“如果这是一个关于超级英雄的故事,那同时也是一个没有超级反派的故事——相反,故事中的邪恶力量是美国制度的萎靡乏力(institutional malaise)。”《卫报》在书评中如此总结道。

《预感》出版后引发外媒热议

不过,刘易斯论点不同于西方传统的“大政府无用论”,后者将集权视为所有社会邪恶的根源。相反,他在书中描绘了一个在美国扎根已久的“即庞大又不够集中的”制度系统,而CDC则是这个系统中的典型代表。

在《预感》中,CDC并没有承担预防传染病流行的作用,而是一个在制度上“极度谨慎到不顾一切”的角色。在那里,没有人愿意冒着因采取错误行动而被解雇的风险,该组织的负责人同样如此。最终,CDC变成了政府的“应声虫”。

谈及CDC主任雷德菲尔德和美国顶级流行病学家福奇的区别时,刘易斯这么写道:

“如果特朗普站起来说,‘福奇,你被解雇了’,其实什么都不会发生,这可能就是他从未这样做过的原因……对总统来说,解雇一个(像福奇一样)称职的公务员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但解雇一位称职的总统任命人员(指CDC主任)就像发推特一样容易。”

刘易斯认为,特朗普的错误在于监管不力,只是一个“被操纵系统”的既得利益者。他解释道,因为特朗普“不想解决任何问题,是所有赚钱的人的朋友,而且他认为存在令人难以置信的不公平并没有错”。

《金融时报》专访刘易斯

在接受美国《时代周刊》和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刘易斯反复强调,对美国政府来说,现在至关重要的是“亡羊补牢”,从历史中吸取教训。他建议,美国政府中应该减少政治任命的职位,增加公务员职位,“这样就会有更多的经验之人和更少的取悦者”。

“但似乎没有人认真对待这一点”,刘易斯告诉《金融时报》,拜登政府似乎“对改革疾控中心没有任何兴趣”,反而国会增加了数十亿美元的政府预算,“我的书不是这么建议的”。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