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瑞·达利欧:为抵抗中国的技术威胁,美国正采取行动


【文/瑞·达利欧】

本文将讨论美国和中国目前的地位及其对中美关系的意义。

事实上,宏观投资者和全球决策者进行的博弈就像多维国际象棋,需要每个玩家考虑许多个位置,以及同样在进行这场博弈的一系列关键玩家(即国家)可能的布子,因为每个玩家都有很多考虑(经济、政治、军事考虑等),它们必须权衡这些因素才能把棋下好。

目前这场多维棋局中的其他相关博弈者包括俄罗斯、日本、印度、其他亚洲国家、澳大利亚和欧洲国家,各国都有许多考虑和因素,这些考虑和因素将决定它们的行动。

从我的棋局,即全球宏观投资来看,只有同时考虑所有相关因素,我才能做出明智决定。我知道这很复杂。我也知道,各国决策者所面临的较之我要更为复杂,而且我得到的信息的质量不像决策者的那么高。所以我不应该傲慢地认为自己比决策者更了解当前局势,能够提供最佳应对方法。

出于这些原因,我将谦逊地分享自己的观点,但不能保证全部正确。我会极其坦诚地解释自己如何看待中美关系以及中美争斗背景下的世界格局。

美国和中国的现状

在我看来,命运和大周期规律将中美两国及其领导人置于目前的境地。在这些力量的作用下,美国经历了多个成功周期相互强化的时期。这些成功周期引发了过度行为,导致一些领域出现疲弱。在同样的力量作用下,中国经历了大衰退周期,陷入困境,这促使中国进行大变革,迎来当前相互强化的上行周期。

因此,基于所有常见的原因,目前似乎美国正在衰落,中国正在崛起。

近距离观察时,许多事件(如华为、美国制裁香港、领事馆关闭、战舰调动、前所未有的货币政策、政治争斗、社会冲突等)回想起来似乎不大,但现在显得大得多。这些事件每天像雪片般飞来,哪怕解析其中的一件事都需要整章篇幅,所以我不会在此赘述,只是简要讨论主要问题。

历史告诉我们有五大类型的战争:(1)贸易/经济战,(2)技术战,(3)地缘政治战,(4)资本战,(5)军事战。我再加上两种,(6)文化战,(7)自我交战的战争。

所有明智的人都希望这些“战争”未曾发生,而是进行合作。但是,我们必须从实际出发,承认其存在,研究历史案例,了解其实际演变过程,以便思考未来最可能发生的情况和妥善的处理方式。

目前,上述战争在不同程度上发生,它们不应被误认为是个别冲突,而应被视为相互关联的冲突,是更大的不断演变的冲突的延伸。

在观察这些冲突的演变过程时,我们需要考察和试图理解各自的战略目标。例如,他们是想要加快冲突(一些美国人认为加快冲突对美国最有利,因为中国的发展速度更快,因而时间越久对中国越有利)还是想要缓和冲突(因为他们认为若没有战争自己会过得更好)?为避免这些冲突升级失控,对两国决策者都很重要的是,需要搞清哪些“红线”和“绊线”是冲突严重性改变的信号。

现在我们从历史教训及其提供的原则的角度,考察一下这些战争。

贸易/经济战

就像所有战争一样,贸易战可以从礼貌的纠纷演变成致命的冲突,这取决于双方想走到何种地步。

迄今为止,中美贸易战尚未发展到极其严重的地步。目前有加征关税、限制进口等典型举措,这是其他类似冲突时期反复出现的情况(如1930年的《斯穆特—霍利关税法》)。双方已经进行了贸易谈判,谈判成果反映在2019年达成的一份非常有限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这份协议得到了初步执行。

我们看到,这场“谈判”是对彼此实力的考验,而不是依靠全球法律和法官(如世界贸易组织)形成公正的解决方案。所有这些战争都将以实力较量的方式展开。大的问题是双方将在多大程度上以何种方式较量实力。

资料图来源:社交媒体

除了贸易争端,美国对中国经济政策有三点经济方面的主要批评。

1.中国政府奉行一系列不断演变的干预主义政策和做法,以限制进口商品、服务和企业的市场准入,通过不公平操作来保护本国产业。

2.中国为本国产业提供大量政府引导、资源和监管支持,最突出的是旨在从外国公司获取先进技术的政策,尤其是在敏感行业。

3.中国窃取知识产权,据认为一些窃取行为是国家资助的,而另一些则不在政府直接管控之下。

总的来说,美国对上述情况的回应是,试图改变中国人的做法(如要求中国向美国人开放市场)和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对中国人关闭美国市场)。

美国人不会承认自己的不良行为(如窃取知识产权),否则,在公共关系方面就需要付出过高代价。在寻求支持者时,所有决策者都想显得像正义之师的领袖,率军打击做坏事的邪恶敌军。因此,双方都指责对方在做坏事,却不披露自己的类似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