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拜登对华关税政策雷声大雨点小,专家:纯属象征性,他想在国内找平衡


【文/观察者网 丁悦 编辑/隆洋、郭光昊 】2018年7月6日,美国前总统特朗普首次对价值34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25%关税,正式启动了旨在打压中国的“贸易战”。

四年过去,在40年历史高位的高通胀压力下,美国拜登政府终于松口,承认正在考虑取消部分关税的可能性。但在拜登政府的犹疑、反复之下,关税政策至今仍无定论。

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7月5日披露了可能方案:仅取消约3700亿美元中国商品中,约100亿美元商品的关税;开启新的关税排除程序;同时对包括半导体在内的关键中国产业展开新一轮关税调查。方案一出,再度引发美国内广泛争议。

当地时间7月8日,美国总统拜登与顾问再次举行会议讨论对华关税问题。据路透社报道,拜登当天回应称,他尚未就是否削减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的部分关税做出决定,称政府正在“一项一项”地审查关税政策。

2022年7月8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发表讲话。图自澎湃影像

美媒披露的这个方案无疑依旧是一个无法令各方满意的“折中”方案。微乎其微的关税调降,对缓解美国国内高企的通胀来说只是杯水车薪,也无法解决中美贸易的主要问题。

美媒透露的最新关税政策反映了拜登政府怎样的政治考量?后续关税政策可能将如何发展?又将如何影响中期选举及中美贸易?

观察者网特邀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副会长霍建国进行深度解读。

1、观察者网:据美媒透露,拜登政府计划在取消1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关税的同时,加大对半导体等关键领域的关税审查。美媒称,这一方案是拜登政府内部矛盾的结果。您如何看待这一“折中”方案?反映了拜登政府怎样的政治考量?

霍建国:此消息仍有待于美官方确认。但就目前报道的规模而言,显然这一动作纯属是象征性,不仅同商界的期待差距较大,而且对缓解美国的高通胀也是微不足道的。

拜登作为一个圆滑的政客,总希望在矛盾中以寻求一种平衡。

今日之美国,两党和国会参众两院在反华问题上已形成高度一致,拜登又面临着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大家把免除对华关税视同是对华让利,相当于是对华妥协,所以拜登在做出对华免除部分关税决定的同时,一定要在反华问题上有所动作,所以才会表示将对中国的部分产品发起新的301不公平竞争调查,不排除加征惩罚性关税的可能。

此外,拜登上台后不仅计划扩大对中国出口管制,还称将动员其盟友联合对华采取必要的限制措施。这至少反映了拜登本人对华的强硬态度,其目的就是为了迎合美国的政治舆论,更多是为了选票考虑,至于其想法和意图能否实现,似乎与他关系并不大。

2、在美国大幅通胀的背景下,美财长耶伦6月承认,对华关税“没有战略意义”。为何通胀如此严重,但拜登政府依旧只减免100亿美元商品关税?

霍建国:很显然在对华关税的免除问题上,在美国政府内是存在严重分歧的。

首先,美财长耶伦曾在多个场合表示,大幅度取消特朗普时期加征的301关税有利于缓解美国国内的高通胀压力,但美贸易谈判代表戴琪则坚持保留高关税,称其压力有利于增加美对华谈判的筹码,所以坚持不动或少动。

美财长耶伦6月表态说,特朗普时期的部分对华关税“没有战略意义”。视频截图

但是,按照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12章及有关附件的说明规定,有关301项下加征的关税在4年期满时,应提前60天征求企业的意见,并根据企业提出的要求进行评估和重新审定后,决定取消或延期。

所以如果按2018年7月6日,特朗普首次针对中国输美的340亿美元商品加征25%关税算起的话,7月7日应是法律规定的截止日期。为此可以看出美国针对这一问题是有法律约束的。但美国又不可能主动取消这些已加征的不合理关税,其结果只能是象征性取消一部分,既满足了国内法律的程序要求,又迁就了国内打压通胀的呼声。

3、如果拜登政府取消100亿美元对华关税,将对中期选举产生怎样的影响?是否会因取消关税而遭选民背弃?

霍建国:从目前的情况分析,拜登采取的对华政策是雷声大、雨点小,动作多、效果少,平台多、见效少

总的来看,拜登基本沿袭了特朗普时期的反华政策,只是表现形式不同罢了。拜登执政近两年来,可以说是政绩平平,国内经济处于最糟糕的时刻,通胀高企,股市震荡,经济面临下行压力。

美国通胀率 图自彭博社

对外政策方面似乎有所表现,但在制裁俄罗斯和围堵中国方面均未取得明显效果,而且由于两线作战,已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美国的中期选举历来更注重国内经济表现,更注重百姓的生活质量,从这一点看,影响拜登中期选举的最大因素仍是居高不下的通货膨胀。美联储虽可以加大力度打压通胀,但时间窗口已经错过,使劲过猛,极有可能在中期选举前通胀下不来,反而触发经济衰退,初步判断拜登中期选举大事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