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日本修宪势力在参议院大胜,美媒:离安倍“梦想”又近一步


(观察者网讯)在前首相安倍晋三遇刺事件的阴霾笼罩下,7月10日,日本迎来了第26届国会参议院选举。不仅日本自民党和公明党的执政联盟继续掌控多数席位,支持将有关自卫队的内容写入日本宪法的“修宪势力”也取得“关键突破”。

据日本共同通信社7月11日报道,当天公布的日本国会参议院选举显示,支持修宪的势力赢得125个改选席位中的95个,共获得179个参议员席位,超过总席位(245席)的三分之二。由于修宪势力在众议院也拥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席位,因此日本国会将可以启动修改宪法的程序。

共同社报道截图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此前曾多次表示,他有意推动自民党的四项修宪内容获得通过,其中包括在宪法第九条中明确写入有关自卫队的内容。7月10日,岸田文雄出席电视节目时还宣称,他将尽快推动修宪动议并将其付诸公投。

一些西方媒体也宣称,岸田文雄将有机会实现安倍晋三的“遗愿”,执政联盟和修宪势力在竞选中的胜利也将为日本提高防务预算至GDP的2%铺平道路,这是执政党自民党的主要竞选承诺之一。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上海图书馆历史文献中心副主任沙青青表示,目前日本国内政治日趋右倾,自民党一党独大、在野党尤其是中左翼势力式微的基本格局在中短期内难有改变。这种状态带来的后果之一就是,国会重要议题会被右翼政党所裹挟。

他还指出,安倍晋三可以说是自民党内右翼保守势力的“共主”,安倍遇刺事件可能将引发自民党内的权力纷争或是各大派阀的分配割据。从客观上来说,事件对于岸田文雄的长期执政及其党内地位是有利的,但安倍的突然离世无疑会给自民党留下一个权力真空,这个真空如何填补是未来一段时间内值得关注的事件。

“修宪势力”获得超三分之二席位

日本广播协会(NHK)11日报道称,执政党自民党在选举中表现强劲,共拿下125个改选席位中的63个,其盟友公明党也赢得13个席位,因此两党的执政联盟将继续保持参议院席位超过半数的优势。最大在野党立宪民主党则遭遇挫折,仅赢得17个席位。

但此次选举带来的最大变化在于,日本支持修宪的势力取得了“重大胜利”。除自民党和公明党外,同样支持修宪的日本维新会赢得12席,国民民主党则赢得5席。共同社称,还有两名支持修宪的无党派人士当选参议员,因此修宪势力获得的改选席位总数达到95席。

据共同社统计,加上原本控制的84个非改选议席,修宪势力在日本国会参议院共拥有179个席位,超过了参议院总席位(245席)的三分之二。由于支持修宪的四党在众议院控制的议席数量也达到346席,超过总席位(465席)的三分之二,因此日本国会将可以启动修改宪法的程序。

7月10日,日本迎来第26届国会参议院选举的投票日 图自澎湃影像

共同社称,本次参议院选举的投票率达到52.05%,较2019年的48.8%上涨了3.25%,避免了连续两届选举投票率低于50%的局面。英国路透社援引政治分析人士、前自民党幕僚田村重信的话称,投票率的增加可能与安倍遇刺事件有关,它为自民党在一些竞争激烈选区赢得了更多支持。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曾多次表示,他有意推动自民党的四项修宪内容获得通过,其中包括在宪法第九条中明确写入有关自卫队的内容。日本经济新闻称,自民党还把增加防务开支写入了竞选纲领,鼓吹将防务开支提高到日本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以上。

现行《日本国宪法》于1947年实施以来,最为核心的内容是宪法第九条,该条款明确:日本国民真诚地希望以正义和秩序为基础的国际和平,永远放弃以国家主权发动的战争和以武力威胁或行使武力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为达到前项目的,不保留陆海空军及其他战斗力。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

这一条款也让1947年《日本国宪法》获得“和平宪法”的称谓。但日本右翼势力将其视为美国强加的耻辱,希望以在日本宪法第九条中写入自卫队有关内容等方式将日本改造为可以发动战争的“正常国家”。

7月10日,在参议院选举结果正式公布之前,岸田文雄在出席NHK电视节目时宣称,他领导的日本政府将尽快发起修宪动议并将其付诸公投。

不过共同社和NHK均指出,执政联盟的自民、公明两党虽然同为修宪势力,他们却在修宪具体内容上存在分歧。自民党和维新会的主要目标是将有关自卫队的内容写入宪法第九条,但公明党对此持谨慎态度。因此NHK预计,日本各党派围绕修宪的讨论将更加活跃,但短期内能否提出议案仍是未知数。

西方媒体:岸田文雄或将实现安倍“遗愿”

早在2007年,第一次安倍内阁为推动修宪迈出了第一步,参议院投票通过了规定修改宪法程序的国民投票法。2012年,安倍晋三第二次执政前夕又提出修宪的计划,但直到他2020年辞去首相一职,都没有完成这个目标。

2020年9月,安倍的继任者菅义伟在当选自民党总裁后也表示有意修宪。

据共同社统计,在2021年的日本众议院第49届总选举中,支持修宪的自民党、公明党、维新会和国民民主党共获得346个席位,超过众议院465个席位的三分之二。因此随着修宪势力也在今年的参议院选举中达到门槛,现任的岸田内阁将可以推动议员发起修宪动议。

由于修宪议题与安倍晋三有着密切的联系,一些西方媒体也将修宪势力在参议院的胜利描述为对安倍晋三“政治遗产”的继承。如美国彭博社10日就发文宣称,岸田政府将有机会实现安倍的所谓“伟大的未竟梦想”。

彭博社试图以俄乌冲突为例替日本修宪辩护,声称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让人们意识到武力冲突的威胁,因此日本需要通过宪法改革来“减少危机时刻的混乱”。报道称,身为继任者的岸田文雄将需要利用参议院的胜利,来推动“安倍终其一生也未能完成的修宪目标”。

7月9日,岸田文雄在日本山梨县发表助选演讲 图自澎湃影像

美国《华尔街日报》则直言,自民党在参议院选举取得胜利后,离安倍修宪目标又近了一步。同时,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马修·波廷杰10日还在《华尔街日报》发文吹捧安倍晋三,将其奉为所谓“印太”概念的“发明者”,把他的政治主张与美国的战略联系了起来。

波廷杰宣称,安倍在2007年的一次讲话中首次将“亚太”与“印度洋”这两个概念联系到了一起,并在2016年提出“重视自由、法治和市场经济,不受武力胁迫且繁荣”的所谓“地区理念”。这些说法最终被特朗普政府转化为了美国的“印太战略”。

路透社则援引英国智库国际战略研究所专家罗伯特·沃德(Robert Ward)的话称,岸田文雄在修宪问题上可能会谨慎行事,但这次参议院选举的胜利似乎将为增加国防开支的目标铺平道路,这是自民党在选举中做出的一个关键承诺。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上海图书馆历史文献中心副主任沙青青表示,目前日本国内政治日趋右倾,自民党一党独大、在野党尤其是中左翼势力式微的基本格局在中短期内难有改变。这种状态带来的后果之一就是,国会重要议题会被右翼政党所裹挟。

不过沙青青也提到,尽管“修宪”是决定国家走向的中高度那抉择,但对绝大部分日本普通选民来说,可能更关心眼下飞涨的物价和经济民生。稍早前,针对日文推特的分析显示,热搜第一名的话题是“消费税”,第二名是“涨价、涨薪”,第三位则是宏观意义上的“经济”,有关“新冠疫情”的内容在参议院选举的相关推特热搜中仅排第四位。相较之下,在2021年的众议院选举中“新冠疫情”则是排名第一的。根据《日本经济新闻》的选前调查,受访选民最关心的议题依次为:景气恢复;年金、医疗、照护;安全保障及外交等。

他还指出,安倍遇刺事件可能引发自民党内的权力之争,“可以说,现在自民党内右翼保守势力的共主是安倍,而不是现任首相岸田文雄。谁来当这个共主,无疑会引发自民党内部的权力纷争,或是各大派阀的分配割据。而权力结构一旦进入重新调整期,又会打乱此前自民党党内已经形成的一些共识——目前党内主要是两位大佬,安倍和岸田,但未来这个共识会打乱,至于新一轮谁会起来谁又会下去,结果或好或坏,现在仍很难说。”

沙青青认为,从客观上来说,事件对于岸田文雄的长期执政及其在党内的地位是有利的,但突如其来的刺杀事件、安倍的突然离世——尚未来得及做任何政治安排、也没有培养起明确的政治接班人,无疑会在自民党内留下一个权力真空。这个真空如何填补、如何被消化,是未来一段时间内值得关注的事件。

对于日本修宪,中国外交部曾于2018年3月表示,由于历史的原因,日本修改和平宪法问题一直受到二战受害国的高度关注。我们希望日方深刻汲取历史教训,倾听日本国内外爱好和平的民意呼声,继续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以实际行动取信于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