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接受变性手术后美国17岁女孩后悔了:被社交媒体影响了,不明白变性的后果


(观察者网讯)据美媒福克斯新闻网当地时间7月10日报道,美国加州一名名叫克洛伊·科尔(Chloe Cole)的17岁前跨性别者近日出席一场公开听证会,表态支持佛罗里达州一项医疗规定,该规定禁止医疗补助基金为性别焦虑症的医疗干预买单。

科尔自12岁起认定自己是一名跨性别者,但在接受了跨性别手术后,她才意识到自己并非是真正的跨性别者,而是被社交媒体上的LGBT言论影响了。科尔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公众,未成年人并不知道跨性别意味着什么,“不要让你的孩子变性”。

报道截图

“我当时真的不明白我所做的任何医疗决定所造成的所有后果。”科尔说道,她12岁时认定自己是跨性别者;13岁向父母出柜,同年开始服用青春期阻滞剂和睾丸激素;15岁时,她接受了乳房切除手术;不到一年后,她后悔了,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重大错误。

“我在不知不觉中把真实的自我和身体隔绝了,这是不可逆的,是痛苦的。”科尔说道。

科尔在接受《纽约邮报》采访时直言:“我被系统打败了(I was failed by the system),我真的失去了我的器官。”

科尔说她在11岁时注册加入了社交媒体Instagram,在上面接触了很多关于LGBT的内容和跨性别激进主义言论。“我看到网上的跨性别者获得了压倒性的支持,他们得到了很多赞美,而当时的我并没有很多朋友。”

跨性别时期的科尔(左),现在的科尔(右) 图源:《纽约邮报》

在8日进行的一场和佛罗里达州卫生局局长约瑟夫·拉达波(Joseph Ladapo)的单独私人会议上,科尔谈及了自己接受跨性别手术后的糟糕后果,“我不知道我是否还能怀孕,而且我患某些癌症的风险可能会增加,主要是宫颈癌。我没有乳房,我无法母乳喂养我的孩子。”

“事实上,正是这种认识让我意识到这(跨性别)不是我应该选择的道路。”科尔补充道,“任何孩子都不应该经历我所经历的一切。”

当被问及会对公众说什么时,科尔回答道:“不要让你的孩子变性。”她还对那些患有性别焦虑症的儿童和青少年劝告道:“如果你正在考虑变性,请等到你是一个完全发育成熟的成年人之后(再做决定)。”“变性会以我们完全无法理解的方式损害你的身心。”

佛州卫生局局长拉达波警告道:“对患有性别焦虑症的未成年人进行医学治疗,可能会推动参与治疗的医生的政治观点,但数据显示,这对儿童的实际好处非常少。”“这些未成年人需要有同情心的照顾,照顾他们的情绪和精神健康,而不是卷入性或者性别的政治观点。”

科尔在与佛州卫生局局长拉达波的会议上发表讲话  视频截图

科尔在意识到自己并非跨性别者后,加入了一个名为“去变性者(detransitioners)”的群体。

“去变性者”指的是那些试图扭转跨性别取向的人。他们通常在接受跨性别医疗干预后,才意识到自己确实认同自身的生理性别。但可悲的是,他们中的许多人余生都在和跨性别手术所导致的不可逆转的医疗后果作斗争,这一切仅仅是源于他们未成年时所做的一个决定。

“我不能保持缄默,我需要为此做点什么,分享我自己的故事警示大家。”科尔说道。正是出于这一目的,她才出席8日的公开听证会,表态支持佛罗里达州禁止医疗补助基金支付性别认同障碍医疗干预费用的规定。

美国卫生保健管理局(AHCA)此前曾推出规定,限制向跨性别药物和手术提供医疗补助资金。依据这一规定,佛罗里达州的医疗补助计划将不涵盖青春期阻断剂、激素和激素拮抗剂、变性手术等治疗性别焦虑症的事项。

科尔所支持的这项政策,遭到了跨性别活动家团体、医学协会和美国儿科学会(AAP)的谴责,他们的立场是支持对患有性别焦虑症的儿童进行医疗干预。

“美国儿科学会建议,被认定为跨性别的青少年能够在一个安全和包容的临床空间中,获得全面的、性别肯定的和适合发育的医疗保健。”在去年3月的一份声明中,美国儿科学会谴责了禁止对儿童进行跨性别医疗干预的法律。

《纽约邮报》报道称,近年来,西方国家患有性别焦虑症的儿童数量正在激增。在2009年至2019年间,英国接受跨性别治疗的男性儿童数量增加了10倍,接受跨性别治疗的女性儿童则增加了44倍;此外,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一份新报告显示,2017年以来,美国自称为跨性别者的年轻人数量几乎翻了一番。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