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美前国家安全顾问承认“曾帮助策划外国政变”,外媒:极不寻常


【文/观察者网 周弋博】

美国众议院近日针对“1月6日国会山骚乱”启动的一系列公开听证会,使前总统特朗普陷入“未遂政变”的指控。

当地时间7月12日,曾在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执政时担任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的约翰·博尔顿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称,特朗普在国会山事件中并未策划政变,因为发动一场政变需要巧妙而周密的计划,但特朗普的做事方式更多是“想一出是一出”,缺乏这样的能力。

为了证明该说法的可靠性,博尔顿自曝曾在国外帮助策划过政变,当时所谋划的内容和特朗普在国会山事件中的表现完全不同。

在被问及他口中的“策划政变”指什么后,博尔顿提到了2019年委内瑞拉爆发的一场针对该国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一场“未遂政变”,但坚称美国政府与此事“没有多大的关系”。

路透社分析称,美国官员公开承认他们参与煽动外国动乱是“极不寻常”的。

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左)接受CNN主持人杰克·塔珀采访 图源:CNN

公开资料显示,博尔顿是共和党总统的“四朝元老”,在里根、老布什、小布什和特朗普政府中担任过多个职位。

一直以来,博尔顿被外界认为是外交鹰派人士,倡导美国在伊朗、叙利亚、利比亚、委内瑞拉、古巴、也门和朝鲜采取军事行动以实现政权更迭。

2018年4月至2019年9月,博尔顿担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一职,他与前国务卿蓬佩奥的组合,使特朗普政府被美媒评价为拥有“现代记忆中最激进的外交政策团队”。

综合美国《国会山报》、CNN消息,7月12日,博尔顿接受CNN主持人杰克·塔珀采访,双方就特朗普在“国会山骚乱”的行为是否属于“未遂政变”展开辩论。

博尔顿称,特朗普试图推翻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结果的主张是站不住脚的,但这位前总统最多只是“制造了一场骚乱”,并未破坏“(美国的)民主制度”。

2021年1月6日,美国华盛顿,示威者进入美国国会区域,并攻破了国会大厦 图源:澎湃影像

6月9日,美国众议院“1月6日国会山骚乱调查”特别委员会(以下简称“1月6日特别委员会”)召开听证会,宣布“国会山骚乱”属于一场“未遂政变”,使特朗普深陷舆论漩涡,并面临刑事指控的风险。

对此,博尔顿坚决否认,并认为这种指控在前提上就不成立——发动一场政变需要巧妙而周密的计划,而特朗普没有谋划这种事的能力。

“唐纳德·特朗普不是这样做事的。”博尔顿说,“(特朗普)在一个想法上半途而废后,又跳到另一个想法,一个计划失败后,另一个(计划)就蹦出来了,这就是他的做事方式。”

“就像我说的那样,(特朗普的计划)没有一个是站得住脚的,你必须了解唐纳德·特朗普这个人的本质问题。”

不过,作为主持人兼采访者的塔珀并不同意这个说法,并称“一个人不需要很聪明就能发动政变”,但这反而导致博尔顿决定分享自己作为“过来人”的经历,来证明前述说法的可靠性。

“作为一个帮助策划过政变的人——当然不是在这里,而是在其他地方——这(策划政变)需要大量的准备工作,但他(特朗普)当时并没有这么做,他只是在一个想法和另一个想法之间来回摇摆。”

博尔顿承认,特朗普确实在国会大厦“释放了一批暴徒”,但这位前总统这么做的目的不是为了推翻美国宪法,而是试图为自己争取更多时间来让各州重新考虑大选结果。

“如果你不相信这个说法,那你就有些反应过度了。”

博尔顿在采访中承认自己曾策划过发生在其他国家的政变 视频截图

听到博尔顿如此爽快地承认参与过外国政变,塔珀先是一愣,随后将话题转到博尔顿身上,“当我们在谈论策划一场政变需要怎样的能力时,你提到了你在这方面的经验……”

“我不想谈及这些事的细节。”博尔顿立即打断塔珀,并称自己在此前写的一本书中介绍过委内瑞拉爆发的一场“未成功的政变”。

《国会山报》指出,博尔顿所指的是2019年委内瑞拉爆发的一场针对该国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一场“未遂政变”。

2019年1月10日,马杜罗宣誓就职委内瑞拉总统。23日,时任委内瑞拉国民议会主席的胡安·瓜伊多在一场反对党支持者的集会活动中自封为“临时总统”,要求重新举行总统大选,完成政府权力过渡。

同年4月,瓜伊多在美国支持下发起军事政变,但未成功,随后他呼吁美国对委内瑞拉实施军事干预。由于“兵变”失败后支持者锐减,为提振反对派士气,瓜伊多在5月11日的反对派集会演讲中声称自己正在寻求与美国军方建立“直接关系”。

截至目前,美国将马杜罗形容为“独裁者”,拒绝承认其为委内瑞拉总统,而是认可瓜伊多“临时总统”的身份。

胡安·瓜伊多(左)与尼古拉斯·马杜罗

尽管博尔顿提到了委内瑞拉的政变,但他坚称美国政府与此事“没有多大的关系”。

“这不是说我们与此事有多大的关系,但我看到了反对派试图推翻‘非法选举的总统’需要付出的代价,他们失败了。”博尔顿说,“认为唐纳德·特朗普的能力只有委内瑞拉反对派一半的说法是可笑的。”

对于这番说法,塔珀表示,“我觉得你还有别的事情瞒着我。”

“确实有。”博尔顿笑着回复道,并将话题重新转回了国会山事件。

路透社报道称,多年来美国一直在被许多外交政策专家批评称在“干涉他国内政”,关于美国政府扶植政治势力推翻外国既有政权的指控也从未断绝。从1953年伊朗首相穆罕默德·摩萨台被推翻、越南战争到21世纪的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但即便如此,美国官员公开承认在“引发外国骚乱”中发挥作用的情况,也是“极不寻常”的。

值得一提的是,博尔顿自曝“曾参与谋划外国政变”的同时不忘讽刺特朗普的行事风格,两人之间的矛盾此前就已引发过风波。

2019年9月,博尔顿主动辞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不久后,博尔顿撰写了一本名为《事发之室:白宫回忆录》的回忆录,描述了他在任特朗普国家安全顾问一职17个月的经历,囊括了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全球多国政策的外交机密,并披露了有关特朗普的诸多无知行径。

据该书描述,特朗普曾试图谋求连任超过两届、误以为芬兰属于俄罗斯、甚至不知道英国是个拥核国家。博尔顿还在书中指控特朗普干预美国执法,并将“妨碍司法公正作为一种生活方式”。

据博尔顿披露,特朗普在对委内瑞拉的态度上表现得“非常古怪”,既认为瓜伊多在“粗鲁的”马杜罗面前“像个小孩”,又声称委内瑞拉“确实是美国的一部分”,“美国入侵委内瑞拉是合法的”,入侵委内瑞拉会“很酷”。

在书中,博尔顿举出特朗普与俄罗斯总统2019年5月的谈话作为例子。书中指出,当时普京“出色地进行了苏联风格的宣传”,这场谈话“在很大程度上说服了特朗普”,促使其随后决定缓和对委内瑞拉新制裁问题的立场。

该书出版后不久,特朗普在推特上大骂博尔顿“是一个心怀不满、无聊的傻瓜”,并称这本书是“一本充满谎言和胡编乱造的合集”。

特朗普(左)与博尔顿

针对“1月6日特别委员会”启动的一系列调查和听证会,特朗普在6月13日发布了一份长达12页的声明,怒斥这是所谓的“私设公堂”(Kangaroo Court,意为不公正的非法法庭),目的是在于转移美国民众对于民主党“灾难级领导治理”的注意力,并为其在2024年再度竞选总统设置障碍。

7月3日,“1月6日特别委员会”副主席、怀俄明州共和党众议员莉兹·切尼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该委员会可能会把对特朗普的调查移交司法机关以追究刑事责任。

切尼表示,比起特朗普是否参加2024年的总统大选,她更担心那些对去年1月6日国会大厦骚乱事件负有责任的人可能不会被追究责任。

她认为,如果一位总统可以从事这类活动,而总统所在政党的大多数人对此视而不见,就代表着人们将“不会认真履行宪法义务”,这对美国来说将是一个严重的威胁。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